总理“下团”重庆广东有啥深意?

作者:斯远
2016.03.10

我们有理由认为,透过一个“增速王”、一个“领头羊”的个案剖析,总理正在形成破解困局、提振经济的“克强路径”。

两会渐至佳境,亮点次第出现,议题也涉及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而无论意见如何纷纭,中国经济的前景与路径,即“怎么看”、“怎么办”,依然是有关各方在表达与博弈中挥之不去的底色。

一个基本的判断是,经济增长的势头及体量毋庸置疑。去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67.7万亿元人民币,增长6.9%,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位居前列。用李克强总理的话说,“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仍是25%以上。”

而与此同时,另一个判断则是,中国经济遭遇多重困难与严峻挑战,经济下行压力巨大,且还在持续,并没有真正探底,民众生活已经或正在受到程度不同的影响。如何破茧而出,涉险过关,总理为此忧心如焚。这也是一直以来总理“上下求索”的真意所在。

本次两会,李克强总理在全国人大重庆代表团、广东代表团的表现,或可为解读宏观经济提供了一些不可忽视的注脚。我们有理由认为,透过一个“增速王”、一个“领头羊”的个案剖析,总理正在形成破解困局、提振经济的“克强路径”。

先说“怎么看”。总理当然明了目前中国经济面临的压力,但他同时也认为,从经济国情出发,中国经济具有巨大的回旋余地。东部之与西部、城市之与乡村、新经济之于旧产能等等,既是这种回旋余地的体现,也是中国经济免于整体性崩塌的减震设置。如果运行得当,完全可以经由这种转圜而实现重生。

特别是,鉴于此前30多年改革遗留下来的未尽事宜,以及嗣后不断滋生的新问题、新阻力,也为接下来的发展提供了绝佳的突破口。发展的后劲和动力,固然来自持续的发展,但也来自于更彻底、更坚决、更符合这个社会公共利益的持续改革。可以说,惟有改革,才能突破固有的认识局限与利益藩篱,实现经济的跨越式发展,给国民一个美好的未来。

再说“怎么办”。找准了脉象与路径,剩下来的当然是坚定不移的发力与推动。

在重庆团,总理说:“我在《政府工作报告》里面讲到,现在经济情况出现了地区和行业走势分化,通俗地讲,就是‘冰火两重天’。重庆是属于‘火’那一端,就像重庆火锅一样。”总理当然不只是来点赞重庆,而是旨在强调重庆在带动中西部发展上要有所作为。

这种作为体现在城乡的协调发展上,也体现在新经济对旧产能的转化提振上,更体现在政府的改革创新上。即如总理所言,重庆在改革开放方面,已经创造了一些经验。希望今后在中西部占领改革高地,竖起一面旗帜,成为中西部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可以说,重庆从改革创新中获得动力,为其他广袤的内陆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样本。

事实上,作为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以来,第一位到访重庆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去年4月,李克强总理在重庆一再提及改革创新。他抚着“棒棒”老何的腰说,“你们很了不起!每一分钱都是流汗挣来的,是中国人民勤劳的象征。”他说,中国发展有潜力,有韧性,最重要的是人民勤劳。推动中国发展需要负重前行、爬坡越坎、敢于担当、不负重托的“棒棒精神”。

某种意义上讲,重庆其实就是中国经济的“腰部”,有韧性、有担当、有力量。

同样,总理对中国经济“领头羊”的广东也寄予厚望。他在广东团谈得最多的,依然是改革,“敢为人先”、“无中生有”。他殷殷嘱托,广东经济体量大、带动力强,要为国家做更多贡献。广东要在改革开放中当好排头兵,勇挑重担,为顶住经济下行压力提供有力支撑,发挥更大作用带动全国。

值得注意的是,自从去年考察广东给行政审批“万里长征图”打叉后,李克强9日参加广东代表团审议时,再次提及这张长4米、走完流程需799天的审批图。有代表说,通过简政放权,“万里”如今已变“千里”。总理说,改革还有很大空间,将来要进一步减至“百里”,甚至更短。

多年来,中国经济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越来越受制与权力与利益的制约,若不搬去那些妨碍发展的石头,必然会严重窒息发展,甚至可能导致改革被反噬。总理两会上的话语,既是对广东、重庆的期待,也是对全国人民的庄严承诺。

相信在接下来的改革与发展中,会有更大的力度。毕竟,中国经济面临的压力已经不容地方政府、利益群体再行阻滞了,简政放权、约束权力,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主要作用,已经刻不容缓。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