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期待政治家的正确选择
2009年12月30日 16:50经济观察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今天,来自全球44个国家的56份报纸前所未有地站在一起,通过发布共同的社论来表达一个强烈的声音。我们如此行为,是因为人类世界正面临着一项巨大而急迫的挑战。

我们必须立即携手采取果断措施,否则,气候变化将会肆虐我们的星球,并威胁到这个人类共同家园的繁荣与安全。在过去的一代人时间中,这种危险已经变得清晰可见,事实已经开口说话:过去14年的11年中,地球的气温屡创新高,北极冰层开始消融,而去年高涨的油价与粮价已经描绘出未来经济世界的可怕图景。在科学期刊中,人类是否为气候变化的元凶已经无须讨论,学者们更关注的是我们还剩多少时间来阻止这场浩劫的降临。然而,直到今日,全球各国对于气候变化的应对措施仍是无力且半心半意的。

气候变化的产生根源可以回溯数个世纪,而其影响后果则将延续永远。我们能否驯服这只气候变化怪兽,未来的14天至关重要。我们呼吁聚首哥本哈根的192个国家的代表们不再犹豫,不再陷入争论,不再彼此指责,而应抓住机遇解决这个现代政治中的极大缺憾。这不应是一场富裕国家与贫穷国家之间、或是东方与西方之间的争吵,气候变化的影响波及所有人,因而也需要所有人共同携手解决。

科学是复杂的,但事实却是明晰的。全球必须采取措施,让全球温度上升的幅度不高于2摄氏度。这个目标要求全球排放达到峰值,并在未来5-10年间逐步下降。而3-4摄氏度的气温上升幅度——如果我们无所作为,这是谨慎预测的最小上升幅度——则将令大陆干旱,农地变为荒漠,半数以上的生命物种可能消亡,遑论数以百万计的人口将被迫迁徙,许多国家的领土被淹没于海平面下。

多数人对哥本哈根能够产生一份完整且内容翔实的公约抱有怀疑。只有在美国总统奥巴马给予全力支持、美国政府改变多年来的不合作态度后,实质性的进展才可能发生。直至今日,美国国内政界的决策仍对全球影响巨大,因为美国总统只有在国会通过后才可能全力执行气候变化承诺。

但是,聚首于哥本哈根的政治家们能够、也应该在公平、实效的基础上就一些基本议题达成一致,更重要的是应发表一个时间表,将这些共识转变成具有强制约束力的公约。这样的公约应能在明年6月在波恩举行的下届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上正式发布。如同一位气候变化谈判者所言:“我们可以让谈判时间延长,但我们不能容忍从现有成就的基础上后退。”

全球气候变化公约的核心应是,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以下两点达成共识:如何分担应对气候变化的义务,以及如何分配新近产生的珍贵的资源——在气温上升至危险水平前我们还能排放约1万亿吨碳。

发达国家惯常于运用数字说明,如果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不共同采取激进措施,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仍是空谈。但发达国家是大部分现存于大气层中的碳的始作俑者——自1850年以来75%的二氧化碳是发达国家排放的。这样的历史事实应得到正视,每个发达国家必须承诺在未来十年间进行大幅减排,使其碳排放量远低于1990年时的水平。

发展中国家可以指出,历史问题并非由其造成,且贫困地区将成为气候变化的最大受害者。但如果无所作为,他们将成为新的碳排放源。因此,发展中国家也必须承诺采取有效且可量化的减排措施。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国——美国和中国新近发布了减排目标(尽管距离预期尚有差距),这是向正确方向迈出的重要步伐。

社会公义也要求发达国家拿出更多的资金,向贫穷国家转让清洁技术,帮助他们发展低碳经济,应对气候变化。此时,未来气候变化合约的架构已经明晰——建立强制的多边监测机制,对森林保护给予合理的回报,对“出口碳排放”进行可信的甄别以使应对气候变化的责任在产品生产国与消费国之间得到合理的分担。而且,单个发达国家所应承担的责任也须与其承担能力相对应;例如新加入欧盟的国家通常较“老欧盟国家”贫穷,他们的负担就不应高于“老欧盟国家”。

毫无疑问,向低碳社会的转型耗资巨大,但比起拯救全球金融危机的花销却低了数倍——当然,如果无所作为,未来我们付出的代价将更为惨痛。我们中的许多人,尤其是生活在发达国家的人们,将被迫改变生活方式。以往那种飞机票甚至比去机场的的士票便宜的时光已经不再。我们在购物、饮食、旅行前需要更加明智地抉择。我们将需要为能源消费付更多的钱,同时也更少地消费能源。

实际上,向低碳社会转型会让我们拥有更多。已经有一些国家意识到,这种转型可以带来经济增长、就业以及更高的生活质量。资本的流向已经说明了这点:去年,投资于可再生能源的资金首次高于投资于用化石燃料发电的资金。

若要在短短十余年间改变人们旧有的高碳生活方式,我们需要在技术和创新上取得历史未有的突破性成就。相比起登月计划与核导弹研发这类冲突与竞争的产物,未来的低碳竞赛更应是一场全球携手的努力,并令全人类共同受益。

因此,在哥本哈根会议上,全球各国就气候变化取得的突破性进展,将是一场乐观对悲观的胜利,一场远见对短视的胜利,一场美国前总统亚伯拉罕·林肯所言的 “人性中善良天使”的胜利。正是这种精神,让全球56份报纸站到了一起,发表这份共同的社论。如果我们这些具有不同国家与政治立场的媒体都能就我们所当为之事取得一致,我们相信我们的政治领袖们也将能取得一致。

在哥本哈根聚首的全球政治家们正影响着历史对我们这代人的评语:这一代人看见挑战并勇敢地应对;或者是,那一代人如此愚蠢,看着灾难步步临近却束手待毙。

我们期待他们做出正确的选择!

以下为发表共同社论的媒体名单:

《经济观察报》,中国(Economic Observer)

《南方都市报》,中国(Southern Metropolitan Daily)

《天下杂志》,中国台湾(CommonWealth Magazine)

《越南青年报》,越南(Tuoi tre)

《文莱时报》,文莱(Brunei Times)

《雅加达环球报》,印尼 (Jakarta Globe)

《柬埔寨日报》,柬埔寨 (Cambodia Daily)

《印度斯坦时报》,印度(The Hindu Times)

《每日星报》,孟加拉国(The Daily Star)

《新闻报》,巴基斯坦(The News)

《每日时报》,巴基斯坦(The Daily Times)

《海湾新闻》,迪拜(Gulf News)

《日报》黎巴嫩,(An Nahar)

《海湾时报》,卡塔尔(Gulf Times)

《晚祷报》,以色列(Maariv)

《星报》,肯尼亚(The Star)

《箴言报》,乌干达(Daily Monitor)

《新景报》,乌干达(The New Vision)

《津巴布韦独立报》, 津巴布韦(Zimbabwe Independent)

《新时代》,卢旺达(The New Times)

《公民报》, 坦桑尼亚 (The Citizen)

《Al Shorouk》,埃及

《博茨瓦纳卫报》,博茨瓦纳 (Botswana Guardian)

《邮政卫报》,南非 (Mail &Guardian)

《商报》,南非 (Business Day)

《开普艾格斯报》,南非 (Cape Argus)

《多伦多星报》,加拿大 (Toronto Star)

《迈阿密先驱报》,美国 (Miami Herald)

《新先驱报》,美国 (El Nuevo Herald)

《牙买加观察报》,牙买加 (Jamaica Observer)

《La Brujula》, 尼加拉瓜

《宇宙报》,墨西哥 (El Universal)

《零点报》,巴西 (Zero Hora)

《卡塔琳娜日报》,巴西 (Diario Catarinense)

《号角报》,阿根廷 (Diaro Clarin )

《南德意志报》,德国 (Süddeutsche Zeitung)

《选举日报》,波兰 (Gazeta Wyborcza )

《标准报》,奥地利 (Der Standard)

《劳动报》,斯洛文尼亚 (Delo)

《晚报》,斯洛文尼亚 (Vecer)

《信息日报》,丹麦 (Dagbladet Information)

《政治报》,丹麦 (Politiken )

《挪威日报》,挪威 (Dagbladet)

《卫报》 ,英国(The Guardian)

《卫报周报》,英国 (Guardian weekly)

《世界报》,法国 (Le Monde)

《解放报》,法国 (Liberation)

《共和国报》,意大利 (La Reppublica )

《国家报》,西班牙 (El Pais)

《世界报》,西班牙 (El Mundo)

《De Volkstant》, 荷兰

《每日新闻》,希腊 (Kathimerini)

《公报》,葡萄牙 (Publico)

《自由报》,土耳其 (Hurriyet)

《新报》,俄罗斯(Novaya Gazeta )

《爱尔兰时报》,爱尔兰(Irish Times)

《时报》,瑞士(Le Temps)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