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两会自由谈:个性化表达能否摆脱官话时代?

2013年03月11日 17:35
作者:凤凰网评论

下一个十年:个性化表达是开启讨论的起点

彭晓芸:在未来可能长达我们这一届政府长达十年的这个未来的时间里面,我不知道就是我们应该就是说两位老师像这样的一个现象是乐观的还是说比较观望的?就这种个性化的话语,他到底是我们的两会里边的一个花絮而已呢?还是说他真的能够对政治的生态产生影响?

张颐武:那总得来说我觉得很积极,就现在这个大家越来越重视这个政府的公共关系,这个会让官员然后这个一般的人大代表委员也都更重视自己的公共形象,这个对他提升其实就是很好的,就是重视到了公共形象就是一个提升的起点,然后你更人性化的,更生动的去说就会觉得大家会更接受你,这样的一个反应就会产生一个良性的互动。

乔木:我觉得这个是一个暂时性的变化,社会是一个永久的现在不好说。

彭晓芸:所以这个就涉及一个议题就是说这种政治话语的风格,话语体系的一个调整,他如何从这些微观层面的一些细节的这些调整,过渡到相对来讲我们讲制度层面的东西,他成为制度层面的时候,那有时候可能这个领导他严肃一点,那个领导他个性化一点,可能民意也能接受,因为这个社会就是多元的,如果他能够更加制度化的话,可能官员他这个风格如何可能相对就是民意可能也会比较多元和宽松,他不一定那么在乎了。

张颐武:新增的这一块就是说比如说大家面对新媒体,你比如说平安北京他的微博就和北京市公安局的这个文件他就是很不一样的,所以新增的这一块他就会很活跃,所以慢慢看的话你就会发现这个是这样,就是我们重要社会一般来说他是采取一种双轨的平行的运作。

彭晓芸:可能很长时间这两种话语体系可能会同时存在。

张颐武:很多地方政府都是局级的,比如局委办局都要上微博,都要有直接的在微博里面专人要管,然后微博他有一些指南,他都有严格的指南。

彭晓芸:这个可能是一个比较粗浅的训练,比如你先从上微博开始,你先开始跟网民有一个互动,然后慢慢的可能才能够。

乔木:但那个是个形式,我要了解一个政府机关的微博,他那个审批整个发布跟传统的发文件是一样的流程,就是他的更新包括回复跟网友都是很慢的。

彭晓芸:这个可能不同的微博表现不一样的,我观察了一些这样的有一些微博。像广东政法什么的,他这些都还是做的。

张颐武:有些公安局现在这个微博搞的不太好,为什么他经常有案子要公布?然后要发布一些信息,这些信息都很实用,然后很实用的信息他有服务的平台,这个所以叫平安北京也是非常受欢迎,有一些其实有的时候网民,他对于这个你要太放下架子,他其实网民也不一定接受,比如你亲亲的老叫,他有时候反而会反感,你不靠谱。

彭晓芸:你也不要刻意讨好,实际刻意讨好也很别扭。

彭晓芸:咱们今天聊的很多关于这个话语风格,话语体系,其实就是这十年来可能真的是我们整个的政治生态受互联网的影响蛮大的,我们的政治的话语体系,话语生态,那其实现在最大的鸿沟可能就在于说有体制内他本身,他自身他可能有两套话语体系,他微博上讲一种,可能就像人民日报,他报纸的版面上讲一种,可是人民日报的微博很受欢迎,所以体制内他有两套体系。

那么到我们的整个公共生活里面,可能体制内和体制外他又有两种体系,甚至体制外的民众他自己之间就像张老师您讲的,我们公众之间也有两种极端的体系,所以可以相见未来十年我们的整个政治生活里面,关于话语体系这一块的这种风格上的一个变化,或者说一个多元化的趋势,可能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一个趋势,当然我们也讲,不希望它停留在花絮的层面上,我们更希望说下一步的话咱们坐下来谈这个关于比方说环保的问题,空气的问题的时候,我们也有这样一个比较开放的,敞开的,放得下的一个心态来讨论这些议题,因为这些议题本身他就像您刚刚讲的,本身他就非常复杂,他要操作起来,他在操作层面是有难度的,所以你肯定必须是互相之间是一个有诚意的讨论态度,否则的话你很难对话。

张颐武:现在反正有一个好处,就是中国现在逐渐的开始习惯不同的意见发生大家都是视为比较正常了,我觉得一个是对不同意见有了适应,就是公众也习惯了,然后各个不同的政府部门也习惯,原来说你一句没那么大不了,没那么着急的。

彭晓芸:官员也要习惯网民对他的一个调侃、讽刺。

张颐武:习惯,习惯最重要的,第二个还是就是说要有更充分的讨论,就中国的公共政策,中国的整个社会的发展进程他需要更多人参与,这个政治参与,社会参与扩大,然后让大家在舆论有更多的渠道,更多的空间。

彭晓芸:就从说话的方式改变开始。

[责任编辑:魏巍] 标签:乔木 官话 微博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