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颖:那些渴望从高考“解放”的身影
2010年06月12日 08:50新京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本周人物·高考考生

6月8日下午,在全国各地的高考考点外,上演着一幕幕场面热烈的庆祝场面。襄樊四中考生撕碎复习资料,抛撒到空中,“欢送”高考;重庆,巴蜀中学的考生们把老师抛向空中庆祝;在石家庄市第24中学参加高考的学生走出校门时举起象征“胜利”的手势;

在许多学校,从楼上到楼下,铺天盖地地下起由课本和资料碎片形成的一场大雪。

有媒体以《我们‘解放’了”!》为标题发布了以上图片。这个标题,似乎喊出了高考考生们积闷在胸中许久的心声。这声音应该说是凄楚而令人伤感的———要在什么样的状态下,人才会想到“解放”这个词啊?而事实上,这个让他们渴望“解放”的,不过就是一场决定他们继续接受再教育权的考试。而在高校越来越普及,高考考生逐年减少,大学入学率越来越高的当下,这种考试,事实上已简单化至“只是决定他们去哪里上大学的一场考试”。但即便如此,许多人仍将此看作决定未来人生道路走向的重要决定因素。用某些父母在考前几年就开始的战前动员上的发言所讲的那样———成龙成蛇,上天入地,都在此一遭了!

今年参加高考的这批考生的父母,大多是60年代末70年代初出生的一代,与上一代高考恢复时期那些人相比,他们的生存条件和人生际遇,都相对更平和一些,但是,由于教育条件的历史性限制,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是领教过高考,以及由它带来的幸福或伤痛的人生转折,许多人至今还在品尝着这些人生后果。正因为如此,他们对高考,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情结,这种情结,通过日常言谈和行为,投射在儿女们的身上,给他们形成无形的压力。使高考在他们心目中,失去平凡的意义,而被强加了许多令人敬畏甚至压抑的色彩,进而,成为一种需要“解放”的威压。

这种威压,是日积月累不舍昼夜的读书学习;是父母将家庭荣辱生死祸福大任降于孩子们年轻肩膀上的凝重表情;是考前几年就开始的政策盘算———迁移户口改民族找关系办理可以加分的任何手段……这些因素,与6月沉闷而烦燥的气候相结合,形成一股令人窒息和压抑必欲“解放”的氛围,那漫天飘撒课本和复习资料的狂欢,那场铺天盖地地由课本碎片形成的雪里,有好多令人心惊又感叹的东西啊。

就目前中国的教育条件而言,我们短时期内还不能像澳大利亚或北欧一些国家那样,实行高中毕业证就是大学录取通知书的理想化状态。素质教育最困惑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保证升学机会的公平。而高考,无疑是相对公平的一种选择方式。它比起看出身、看手上茧看三好证书或国家二级运动员之类的选择条件,相对还是要公正些。虽然这种公正,灵活性不够,存在教育指向方面的问题,执行中还有一些被利用的空子。它可能不是一场完全公正的比赛,但比起完全无规则或无比赛,还是一种进步。

这只是过程,不是终点,需要修正和完善的东西还很多。但愿到他们的下一代不再被这种困扰他们的高考困扰,梦想他们所梦想的“解放”,从容淡定地将升学过程常态化和普通化,并且不再仇恨课本和书……

□曾颖(作家)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曾颖 编辑:霍默静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