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牢内外的边缘人
2010年06月12日 05:28新京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记者手记

曾祥宝,39岁,居住于武汉市青山区北湖农场胜英村,武钢的一名叉车工。

5月14日,警察从曾祥宝家里地窖中“挖”出两名被囚年轻女子。其中周姓女子是曾家邻居,两家相距不足200米,被囚近一年。她对家人反映遭受强奸、饿饭等虐待。

之前,5月初,曾祥宝已因涉嫌强奸案被抓。警方认为他还涉嫌多起强奸、抢劫案件。

我和两个同行奔忙求告了5天,也没有找到一张曾祥宝的照片。这个39岁的叉车工,至今于我,还是一个剪影。有人说他帅;也有人说他留着胡须,邋邋遢遢,还没要饭的有精神。

我们找到了他的前岳母和哥哥,所获不多。前岳母声色俱厉,拒绝接受采访。他的哥哥则不耐烦地说,从1996年起,他们就不再是兄弟了。

两个前亲属的撇清,与曾祥宝的地牢似乎不无关系。5月14日,武汉警方在曾家的地窖内,救出两名镣铐加身的裸体少女。据称,这两名分别为19岁和16岁的少女被关了至少10个月,其间多次遭到曾的强暴,不从者马上招致殴打和断食。

在村民们看来,曾祥宝内向沉默,话不多,没爱好,很不合群,但还算和善。他虽然在家里打老婆打老妈,但在外边,没听说跟人发生过什么冲突,又如何做出此等事来?

“性变态”成为解释这个反差的最简洁的理由。可他,又是如何变态的呢?

在具体案情尚未披露的情况下,国内顶尖犯罪心理学专家也坦承无法回答。专家只能给出一个笼统的原因:刺激或压抑。

作为记者,我只能试图还原他的家庭,他的工作,尤其那段失败的婚姻。曾祥宝的父亲系入赘,母亲据说很偏执,很喜欢骂人,家庭成员间的亲情颇为凉薄;他的前妻工资不高,却很强势,支配了曾的工资。她痴迷于麻将,一坐到牌桌前就很难离开。两人离婚前,经常打骂,闹得四邻难安。

我又去寻访他工作的单位———武钢———这个世界第七、中国第三的钢铁企业。我走错了入口,在厂区步行一个半小时,才找到他的车间。一路上,浑身蒙尘的重卡和大巴不时驶过身边,卷起大片的尘灰,与厂区弥漫的刺鼻气体裹挟在一起,让人难于呼吸。厂区超过20平方公里的武钢,就像一头巨大的钢铁多足怪兽,盘踞在武汉的东郊,在大气层中,被它自己排出的各种气体罩着,终日轰鸣。

不知道曾祥宝会不会像我一样,感到压抑。在他的车间,电视台的记者拍好的采访,拿回去却无法使用:噪音太大了,听不清楚记者和采访对象究竟在说什么。

曾祥宝的工作,就是用一辆仅容一人的铲车,在百米内的距离往返,为炉窑运送料块,在水泥地面上留下一道道轮胎痕迹。

在车间的办公室内,挂着很多工装,曾祥宝的最为邋遢。一个同行将他的工装搭在车间旁边的铁路栏杆上拍照。当时是5月21日傍晚,无声的照片上,曾祥宝像是用自己的两件旧衣,与这个工作了22年的地方告别。

救治两名被囚少女的精神科医生说,受害人没有对曾祥宝产生所谓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因为那需要囚禁者对被囚者施以善意和关怀,即使只有一丁点,即使很虚假,但曾祥宝,“都没有”。

他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老实说,还是一个谜。

□孙旭阳(本报深度报道记者)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孙旭阳 编辑:何帅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