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新疆:保守思潮的危险信号


来源:凤凰周刊

人参与 评论

《凤凰周刊》最新一期刊出文章《新疆:保守思潮的危险信号》。而更多诞生于中东的伊斯兰新教派,也与瓦哈比教派几乎同时进入新疆,其中影响较大的就是“伊扎布特”,“伊扎布特”更常见的称呼是“伊斯兰解放党”。

极端主义风向

在吐尔文江看来,宗教极端主义在新疆崛起的最重要原因,在于地区经济衰落,社会矛盾丛生。“近年来维吾尔社会遭遇到严重挫折,就业率大幅下滑,整个社会贫困面大幅度提高。维吾尔人在中国市场化大潮中被严重边缘化。”“如果维吾尔社会是欣欣向荣的,什么极端主义来了都没用”。但现在,诸如“岗位都被汉族人抢走了,我们的资源一车一车都被拉走了,工厂里都是汉族人”等言论,成为极端主义者煽动信众的最好说辞。

2009年“七五”事件发生后,伴随日益加剧的维汉矛盾,维吾尔社会愈加趋于保守。这种趋势先是反映在服饰上出现的长袍面纱。多有维吾尔族妇女迫于社会压力重新蒙上面纱,蒙面的方式也由传统的白色、棕色的长幅蒙面巾变化为中东国家传入的黑色面巾和黑色长袍。一位在乌鲁木齐定居的女士回和田老家参加婚礼,惊讶地发现以前的女伴不但全部蒙面,连短袖的衣服都不敢穿,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如不这样做,这些女子在村子和社区里就会遭到斥责和排斥。在和田地区和田县罕艾日克镇的一个乡村,《凤凰周刊》记者甚至看到一位幼小女童亦被包裹黑巾。

一位在霍尔果斯口岸工作的维吾尔人士披露,他见到由境外进口到新疆的“吉里巴甫”(具有穆斯林原教旨色彩的黑色长袍面罩,是女性服装)一个批次就有5万件。这些黑色罩袍用料考究,做工精湛,价格不菲。在乌鲁木齐的高阶人士中,偶尔能看到穿着这种衣服的年轻维吾尔女性,只露出两只眼睛,黑色罩袍的丝绸面料闪耀着光泽,脸上蒙的黑色面纱甚至与名牌手包一样成为时尚的象征。

维吾尔男性服装上的变化不太明显,但不喝酒、不抽烟的人比例大幅增加。不仅餐厅、商店禁止顾客抽烟喝酒,一些售卖烟酒的小商店会在晚上被人砸坏。男性做礼拜的姿势也由新疆传统的双手相握自然下垂改为交叉抱肩。他们还被说服让妻子辞掉外边的工作,重新蒙上面纱并穿上代表纯洁、坚贞的黑罩袍。根据一位在乌鲁木齐工作的和田维吾尔族青年观察,在这种观念影响下,颇有一些口碑不太好的年轻女性为了把自己嫁出去而重新蒙面。

除了服饰,保守甚至趋于极端的观念慢慢渗透至日常社会生活的细枝末节。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强化“阿拉力”(清真)和“阿热木”(不清真)的区别:如内地食品、汉族人种的蔬菜、政府发的结婚证、送给贫困户的电视机、盖的抗震安居房等等都是“不清真”,而与政府对抗就是“清真”。在南疆和田乡村,目前维吾尔族人的很多婚礼已经禁绝音乐与舞蹈,葬礼则不再有哭声,也不再给去世的亲人上坟。

喀什也流传着一些连能够背诵《古兰经》全本的宗教人士也没有听说过的新观点。比如“女人出去工作、做生意赚的钱是不干净的”。这个观点的盛行,导致很多原本在外工作的维吾尔族女性被迫回家,失去经济来源,而因经济不再独立遭遇“合法”家暴的维吾尔女性日益增多。

年轻人在社交媒体上上传照片即会遭到辱骂,许多身着及膝连衣裙的维吾尔女孩,遭遇莫名其妙的辱骂和殴打,有的还在婚礼现场被扔西瓜皮。保守势力称类似的行为是“维吾尔净化运动”划分“真正的穆斯林”和“异教徒”,并用暴力排除异己。今年8月,吐鲁番市亚尔乡一位伊玛目(伊斯兰教教职称谓)3名来自和田的极端主义者杀害。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副院长阿里木·热合满认为,运用这些极端手段是为了逐渐地侵蚀和消弭维吾尔民族传统宗教文化,重塑地方政治和社会意识形态。

尤其需要警惕的是,一些充斥着暴力思维的极端思想也经由现代传播技术进入新疆。在很多南疆青少年的房间里,都挂着塔利班战士的照片,一手拿着枪,一手拿着《古兰经》。这被一些青少年奉为偶像和崇拜的英雄。从他们的智能手机里,能找到很多这样的视频:一个人在用维吾尔语宣讲,天下穆斯林都是一家,而他的背后,是一排排拿着枪的阿拉伯兄弟。

民心争夺战

新疆地方政府的许多汉族官员认为,目前出现的保守宗教势力兴起除了源于境外势力影响,亦因为中共曾放松新疆宗教政策,但维吾尔族官员则认为其中关键在于如何赢得民心。一位和田县维吾尔族官员称,这里99.98%都是信教群众,宗教极端思想又在渗透,要想赢得支持,需要更细致的工作,“那些宗教人士的‘群众路线’走得比我们都好”。

一位曾长期在南疆任职的维吾尔族高级官员证实,为了传播自己的宗教主张,一些宗教人士常帮助村民解决实际困难,他们扶危济困,借贷也不需要偿还。相比之下,南疆一些县的财政转移支付资金,一个村一年只有几万元,基层政府连过节慰问贫困户都成问题。这导致一些宗教人士在当地乡村的声望,远超基层官员。

而存在于乡村的腐败问题以及一些官员的粗暴做法,更激化了矛盾。新疆农业大学一位大学生,毕业后在南疆做种子培育实验时遇到大旱,但所在村庄始终不予供水,直到这名学生塞给村支书3000元人民币的“红包”,才得以取得水源。

许多维吾尔族官员支持目前新疆发展经济的民生政策,认为这样的政策能更有效地压缩极端势力生存空间,为新疆政府争取民心(详见《凤凰周刊》2013年第15期,总第472期报道)。此外,新疆当地学者认为,目前新疆政府所提倡的“现代文化”(现代科学技术、现代生产方式、现代生活方式、现代艺术方式等等)亦旨在增加维吾尔社会中的世俗化因素。但如何使“现代文化”发挥社会影响力,放眼世界,新疆也找不到学习的榜样。

[责任编辑:孔德继]

标签:新疆日报 1950年 新疆政府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评论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