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伟:减少死刑判决和实际执行才是目标
2010年08月26日 07:19东方早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正在审议中的《刑法修正案(八)草案》拟取消非暴力型的13个破坏市场经济秩序犯罪和侵犯财产犯罪的死刑设置。其中,像票据诈骗、信用证诈骗、虚开增税专用发票等罪的死刑,还是前些年刑法典修订时新增加的,它们的死刑立法和适用,至今也不过才十来年。

这次提交讨论准备压缩的死刑量,占到我国当前刑法规定的死刑总量的近20%,力度之大,前所未有。由于之前的草案起草工作处于严格“保密”状态,没有向社会释放过太多的“风声”,因此,此消息一出,便引发国内甚至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议论。

又由于我国目前并不实行定期的全国法院死刑判决数据公告制度,因此,对于拟废死刑的几类犯罪的以往处刑情况,人们并不知晓,也没有统计分析的概念,更无法进行纵向发展上的“比较”研究。不过,根据笔者在司法机关工作多年的经验,这次提出考虑废除死刑的经济、财产等犯罪,在过去的司法实践中,其实本身就较少使用死刑。比如传授犯罪方法罪,自1982年规定最高刑为死刑以来,就从来没有判过。盗窃罪,在1997年刑法典修订之时就进行了“技术性”修改,将可以适用死刑的范围限定在“盗窃金融机构”财物和“盗窃珍贵文物”两种情况。当时这样立法处理的目的,就是想通过严格限制盗窃罪的死刑适用,为如今取消它的死刑设置创造“实证”条件。多年来的实践证明,在全国范围内,盗窃罪几乎已经没有了死刑判决,而对它的死刑限制,也并未导致一些人想象中的盗窃犯罪率的攀升。这或许说明,死刑可以有效震慑、遏制犯罪的“普遍认识”并不可靠。在我国,一些非暴力性犯罪逐步取消死刑,已具备了条件。

当然,严格控制死刑适用、减少死刑实际判决,应该是我们死刑的基本政策,也符合世界刑罚发展总体趋于轻缓的方向。就此而言,限制死刑的立法努力应当更有针对性,要以切实降低死刑实际判决数量和减少死刑执行人数为目标。从这个意义上讲,就应当考虑选择目前死刑适用较多的罪名(比如抢劫罪等),进行科学分析,看它们在司法运用中是不是存在构成要件不严、情节把握不当等问题,在立法层面上做出更为严格的死刑条件限制(比如可以考虑只有对抢劫过程中致人死亡或者出现特别严重的伤残结果的,才可适用死刑);同时,应当进行犯罪社会危害量的“类比”研究,建立较为科学、合理的保留死刑设置的统一立法标准,使我国刑法中的死刑罪名获得较为平衡的削减;而在依然保留死刑的罪名中,又都能像盗窃罪那样,设立更为严格、具体的死刑适用条件及情节要求,从而指导未来司法中的死刑判决更趋理性、统一和慎重,真正减少死刑立即执行的判决数量和实际执行人数。(作者系上海法律学者)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游伟 编辑:霍默静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