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海建:经济数据泄密不能仅到“谴责”为止
2010年06月12日 07:46燕赵都市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国家统计局11日上午10时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5月份国民经济主要指标数据。发言人在回答有关数据泄密提问时表示,“国家统计局非常谴责这种提前泄露还在保密期的数据的行为。国家统计局也正在按照相关的规定和程序进一步了解和处理这件事情。”(新华网6月11日)

CPI等重要宏观经济数据不仅是经济政策调整的关联信号,也是事关国民投资消费动向的重要参考。尽管有关部门三令五申要求防止宏观经济数据泄露,但今日公布的“5月CPI同比增长3.1%,创19个月新高,并为今年内首次突破政府设定的3%目标”,显然与此前境内外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不谋而合。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不是重大宏观经济数据提前早产的“先例”。早在去年7月16日,统计局公布上半年各项主要经济指标时,有关经济数据是否提前泄密的争论就成为热议话题——当日早上,统计局还没有正式公布数据,但分析师已经注意到在诸多网站和报纸新闻中几乎无一例外的报道称“GDP较上年同期增长7.1%,二季度GDP同比增长7.9%”等核心数据内容。此般神秘的“未卜先知”的力量,更在2008年一石激起千层浪,坊间要求严肃查处、司法介入的呼声此起彼伏,奈何最后仍是不了了之。

核心经济数据泄密,很容易引发类似于股市中的“内幕交易”,当属亟待司法规制的大是大非的严肃问题。今天,统计部门对泄密的说法是,“正在按照相关的规定和程序进一步了解和处理这件事情”——这不禁令人想起去年年中数据泄密时的回应,“将会按有关的规定和程序进行查处”,遗憾的是,时隔一年,谁也不知道“查处”到了何种地步——那么,仅仅停留在“非常谴责”的地步,又有多大的意义呢?相关发言人强调,“我希望我们大家都要按照法律法规来办事,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这话显然过于强化了道德色彩,屡“责”不止的数据泄密,靠道德整饬显得无力而天真。

无论数据泄密背后对应着怎样的失范或交易,后果是可以预见的:某些市场交易方既然可以提前获取宏观数据,必然会早先于其他竞争者一步,分析对策、揣摩意图,提前采取市场行动,或者规避风险,或者入市牟利,甚至直接套利;与之对应的,是公平博弈的秩序被打破,市场配置资源的规律失守,普通投资者血本无归,政府部门的公信力边际递减……这在国际资本市场背景下,尤其增大了外资机构据此做多做空的“超能力”,威胁经济主权安全。

当提前泄密的数据,成为信息不对称背景下少数人投机获利的支点,核心数据泄密恐怕就不单单是“一时口快”的行为。可以想见,能泄密的主体显然不是一般的外围人员。《统计法实施细则》第二十条规定:国家统计机构调查取得的数据,由国家统计机构公布;国家有关部门统计调查的数据,由国家有关部门公布。参与测算核心数据的,以及要求严守保密法要求的,是可以排查的既定群体,只要细究下去,取证未必有多难。诡异的是,迄今尚未出现因数据泄密遭追究的案例。

经济数据泄密不能仅到“谴责”为止。我们应当还记得彼时中钢协铁矿石谈判的“间谍门”,正因个别钢企高管将核心数据透露给国外矿石供货商,便导致中钢协的谈判底牌尽失,陷入被动僵局。宏观数据屡屡“早产”、且还是“出口转内销”,这已经不是一个道德问题,无论是投资者还是公民,公众都有权追问其间的真相。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邓海建 编辑:霍默静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