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国安委开会未公布全部内容?

国安委开会未公布全部内容?

习近平讲话现微妙变化直指命门,会场画面反常未公布,为何故作神秘?

马尔克斯:终生为被压迫者写作

石一枫悼念马尔克斯:反抗文学;可读性强;在中国文坛下崽儿最多。

公益先锋

饮痛:中国水危机震撼纪实

中国一半城市地下水污染严重,每年仅洗衣机消耗300个杭州西湖。

徐静蕾:窦文涛描述的“换妻”场景很感人

2011年11月29日 09:47
来源:凤凰卫视 作者:锵锵三人行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正在加载中...'

核心提示:本期节目徐静蕾做客《锵锵》,与主持人窦文涛和嘉宾梁文道一起,不仅聊拍摄时的趣闻,更由电影里的职场爱情主题展开,畅谈各种社会辛辣话题,面对“换妻俱乐部”等重口味内容也毫不“嘴软”。

凤凰卫视11月28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徐静蕾:法国“换妻”场景听起来很感人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我跟文道心情都很激动,因为一百年不遇的人都来了。
   
    梁文道:自然灾害。
   
    窦文涛:百年一遇的洪水猛兽一般来了,她要不是宣传她的商战爱情大片,不是,这个我得说公道话,人家徐静蕾一项对咱们还是青眼有加,过去请都说想来,但就是因为你老不来,所以我现在给你们配个对,才凑齐,是个缘分,所以咱们再谈一集,你怎么眉梢显出一点喜意呢?
   
    徐静蕾:没有,我就突然想起我特别喜欢梁老师,其实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有一天看过你写的一篇文章,你说女厕所比男厕所坑少,这个不公平。
   
    梁文道:对。
   
    窦文涛:我当时就觉得这个人是真正的,不仅是其他的东西,我就对您肃然起敬,而且是那种很感动的,因为这个是一个问题,好像没有人在看到这个问题。梁老师作为一个关心很多很大的事儿的人,同时也关心这样的事儿。
   
    窦文涛:梁老师,真是地上的事情全关心,天上的事情也关心。
   
    梁文道: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徐静蕾:那个文章让我一看真的很感动。
   
    窦文涛: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啊。
   
    梁文道:这好像是用来说余秋雨老师的。
   
    窦文涛:我觉得我是要学习的,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土人,一个土老冒,后来接触了很多人,比如说有一些西方教育背景的人,或者甚至有一些海归一些老师,我就发现,我在他们身上能学到很多。老实讲中国过去,男人对女人是有点不管不顾的,你知道吗,我现在有时候做,但是经常做的不太好,一不留神就忘了开车门,自个就钻进去了,你知道吗,我又去了一趟英国,严格要求自己。
   
    梁文道:要当绅士。
   
    窦文涛:一定要开门,其实有的时候给双方找来了更大的麻烦。
   
    徐静蕾:人家没想到你会给人家开门,撞上了是吗?
   
    窦文涛:不是,我那天还跟一个女的说,其实咱真没必要这样,我很尊敬你,但是男的开车门,我认为给女的增加了不方便,你穿着短裙像狗一样的爬进去,其实我觉得我先进去,你方便,对不对,所以有些规矩也弄的我们很累。
   
    徐静蕾:你说这个特别对,如果你是开车门那个人,我们女的进去的时候反而麻烦,因为有的时候穿裙子,你要动一个位子,反而是如果你先进去,我们做在靠门的那个位置,其实更方便。
   
    窦文涛:这你就看到我的好了。
   
    徐静蕾:非常好。
   
    梁文道:还是有一个办法,比如说她穿的裙子短,你开了车门请她坐,你不要挪,我自己走到路边那一头再上车也行,我常常是这样。
   
    窦文涛:我这儿想起来,徐静蕾你生活中见到教养特别好的,绅士的那种男人,你会觉得特别舒服,是不是?
   
    徐静蕾:不一定,我觉得要看他这个动作做的舒服不舒服,如果他很刻意的,好像让我觉得他有一种,你看我是绅士,我帮你开门,我会不舒服,因为我们做演员的人,其实对人的行动是非常敏感的。就像有的人一副你看我多帅的那个样子,其实一样的道理,我就觉得这个人特讨厌,如果他那种绅士是那种很自然的,一点都不刻意的,我就会觉得非常舒服,但很多人是在演绎绅士,知道一些规矩,但是并不是他骨子里真正有的,那个是能感觉到的。
   
    窦文涛:没错。
   
    徐静蕾:那个反而更讨厌。
   
    窦文涛:她简直把我劝说女同志的话都说出来,我曾经跟一女同志说,我说他们那些个人都是套活,跟谁都一样,我在香港见到很多这样的人,他们说是港英余孽什么的,所谓在英国受教育长大的,我不是说他们不好。但是我必须说一点,有时候我也很敏锐的感觉到,其实对于他来讲,他并不是说对这个女的有心,他只是觉得这一套,对他说是那一套,跟哪个女的都是这一套。
   
    徐静蕾:我听到过好像是北欧那边女权的说法,你要给我开车门,你就瞧不起我,我用得着你给我开车门吗,我自己完全可以开车门,我用得着你帮我拿东西吗,除非我让你帮我拿东西。
   
    窦文涛:你说到很深的心理问题。
   
    梁文道:我通常是这样,我很识时务的,我知道跟一些女权分子,我有很多这种朋友,运动分子,跟她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不干这些事儿,免的遭人唾骂。
   
    窦文涛:你看他们给你找的黑材料,我先给你插一个,我有时候喜欢研究这些媒体的采访,有时候我就发现,真是叫做步步为营,左撩右拨的,实际第一时间你就看出他什么意思了。比如头一个片子里跟黄立行合作了,下一个片子跟黄立行合作,这是为了什么呢?前半截还是挺正经的,到后来越说越直奔主题,有人传说你们爱情发展的还不够,借下一部拍电影继续有个结果是吗。
   
    徐静蕾:说的特别对,我们经常采访,前面先说了一些,但是你觉得他问的时候,其实就是有一搭没一搭随便瞎问问,咱们别闲在这儿总得说点话,然后就开始问到感情问题。旁边就会有人制止了,咱们今天谈主题的问题,好,下面一片寂静,一个问题都没有了。
   
    梁文道:我觉得特别烦,有时候我看杂志看到这些访问,为什么所有的女星、导演,都必须要问感情问题,就好像这是必要的。
   
    徐静蕾:因为他们认为观众最关心的是你的感情问题。
   
    梁文道:而且是很深的男女问题,男性演员当然也会问,但是比较不会觉得这是必然要问的一件事。
   
    窦文涛:这是你们香港来的。
   
    梁文道:是这样吗?
   
    窦文涛:最早港台的八卦狗仔队。
   
    徐静蕾:英国来的。
   
    窦文涛:你怎么知道?
   
    徐静蕾:英国狗仔是全世界最厉害的。
   
    窦文涛:我跟你说,我才明白原来香港报纸那一套是英国的,因为这次我坐飞机回来的时候,我在飞机上拿着一个报纸,我的英文不咋的,什么《每日镜报》大概是。
   
    梁文道:那是很有名的。
   
    窦文涛:我一看做法跟香港的报纸完全一样,什么设计对白,嘴边飘出云彩,然后我就看英国小报说话可真尖刻。
   
    徐静蕾:还有偷听,偷听你的私人(电话),其实都是从英国过来的。
   
    窦文涛:真尖刻,当时说的是什么,好像说的是麦当娜,八卦一个麦当娜那个周末,带着她女儿去了纽约的一个夜总会玩,然后他就拍一个照片,她女儿托者腮帮子挺冷落,这就设计对白,就帮她女儿编这个话。就说我妈身边的全是特酷的靓仔,可惜啊中间是我妈,我妈那么大岁数了,打扮的就穿一丁字裤出来了吧。想她妈说,我妈得有几百万岁了吧,我看英文几百万岁,她都开始舔了。
   
    徐静蕾:什么,开始什么?
   
    窦文涛:SVCK是什么?
   
    徐静蕾:为什么说是舔?
   
    窦文涛:就觉得她妈跟一帮黑人特酷的小伙子在一起跳舞,她女儿有点看不下去了,说我老妈都开始舔了。
   
    徐静蕾:其实你不觉得是作者在丢他自己的人吗,因为他想像的东西全是他想的。
   
    窦文涛:对,就这么聊。
   
    徐静蕾:不会因此觉得麦当娜怎么样,她女儿怎么样,你会觉得这些心理全都是那个作者的心理。
   
    窦文涛:没错。
   
    梁文道:英国很怪的地方就在这儿,报纸最畅销的这种小报,很下作、很低级、很无聊,英国有很绅士,有些人模人样的装的很像,我觉得英国的文化是截然两流的,很多人一天是看两份报纸,一边大报还是要看,《泰晤士报》或者是《卫报》,这种大报正正经经的做的非常好,小报黄赌毒俱全,三毒俱全的,他们并行不悖的放在一起看。
   
    徐静蕾:其实日本人也会有这种感觉,一方面工作的时候你看什么,在看大街上随地大小便的那些也都是穿着西装那种。
   
    梁文道:没错。
   
    徐静蕾:我觉得是一种平衡,人可能都需要平衡,没有一个人是在一条线上能一直那样的
   
    窦文涛:越道貌岸然的地方,他越有另一面,而且那一面更是无所不用其极。
   
    徐静蕾:而且有些我不懂,是不是变成一种文化,就像巴黎有很多换妻俱乐部,它是合法的。
   
    梁文道:没错很流行。
   
    徐静蕾:在一个银行的街上,实际上就是换妻的,就是在那个地方当时发生关系的,我觉得每个地方都有这种,中国人也一样。
   
    窦文涛:你说这个,可能是共同一个人跟咱们聊的,有一个中国男人去看了一圈就傻了。
   
    梁文道:看什么?
   
    窦文涛:法国的那种换妻俱乐部,因为你不带着,他是有当地的朋友带着去看。
   
    徐静蕾:只要是规定必须是一男一女就可以去,不管你是什么关系。
   
    梁文道:你要带人去。
   
    徐静蕾:但你可以不做任何事。
   
    窦文涛:咱那个中国游客就是光棍一条去的,就是去看的,朋友带着去,你没带女的,人家就说去看一下。他就觉得,对中国人来讲,我听好几个中国男人说过,对中国男人心理上是个很大的打击。
   
    徐静蕾:为什么?
   
    窦文涛:因为看傻了,你知道吗,他说你想想那里边的男男女女,就在那搞,就在你身边,人家谁也没有觉得什么,他说甚至有一个印象特深的。你能想到这种情景吗就是换妻,一对老年夫妻,一个老头,老太太躺在老头的腿上,然后一个又一个年轻人跟老太太交欢,老头就拉着老太太的手,抚摸着老太太的银发。
   
    徐静蕾:听起来还挺感人的。
   
    窦文涛:不聊了,咱们去一下广告,《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责任编辑:袁训会] 标签:绅士 徐静蕾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