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唯一合法罂粟种植基地:高压电网阻隔 武警24小时看守
2010年10月12日 09:49凤凰周刊 】 【打印共有评论0

图:因罂粟种植安全监管出了问题,条山农场被勒令停种,原来种植罂粟的大田现在改种了土豆、苞谷等其他农作物,但那些拉铁丝网的钢筋水泥柱子依然矗立在那里,等待来年拉网种植罂粟。

农场出了“内鬼”

景泰县条山农场今年出了大事,当地人意外发现在农场没有看到绚烂的罂粟花开。打小就在条山农场长大的一些农场职工回忆说,这是头一次。

据景泰县农场有关领导声称,今年农场对罂粟种植进行安全生产整顿。知情人士透露说,勒令农场进行安全生产整顿的是甘肃农垦集团。条山农场相关负责人就罂粟“停种”一事避而不答,各种传言却在景泰县城漫天飞。

一些条山农场职工反映,2009年下半年,景泰县破获了一起制毒贩毒的大案,其中六七个制毒的犯罪分子都是条山农场子弟,虽然他们大都不在农场上班,但和农场关系千丝万缕,他们从小就在农场长大,其中一个叫刘强宪的农场子弟,他是制毒团伙的成员骨干,父母都是农场职工。

“他们制毒已不是最近一两年的事,禁毒大队盯上他们很久了。”一位农场职工说,直到去年下半年,这个犯罪团伙被彻底端掉了。条山农场领导至今并未对内公布案情,景泰县却已满城风雨,可以肯定的是“这是内部和外部,里应外合出的问题”。他们如是说。

但现在,景泰县公安局的禁毒大队突然被撤掉,目前只设立禁毒办公室。该禁毒办公室主任称,她对这一案情并不掌握,也不能向外界透露。与其他涉毒案件不一样,各级部门对该案都予以沉默,不回应但也不否认。

往年,条山农场的罂粟种植基地主要分布在六、七、八分场,六分场40多户人家,人均70—80亩地,罂粟种植户王根生(化名)种了20多亩罂粟,每年大概五六千元的收入。

“将罂粟壳卖给制毒的工厂,肯定不只这点收入。”王根生说,这些罂粟一个月后就能收割生浆,他们只需将刀片磨到很薄,在成熟的罂粟果上轻轻划开,乳白色的罂粟浆液流出来,等到第二天浆液干了变成褐色,便用特制的弯刀刮下来,他们就能得到生鸦片,转手卖出去就是白花花的银子。

但罂粟壳黑市卖多少价钱,王根生也说不清楚,他只知道这是一桩利润非常丰厚的买卖。王根生听说,罂粟的黑市收购价为1亩地2—3万元,若将罂粟壳卖到火锅店,干货的时价是55元/斤。那些偷偷种植罂粟的农民一年种上一亩三分地就能进账10万元,这对于那些贫困的农民来说,无疑是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当他们还没有找到其他致富门路的时候,罂粟花也就成了他们致富的希望之花。

甘肃某县政府的报告中提到“少数农户受高利润诱惑,私种毒品原植物”。但农民得到的只是小利,更大的利润产生在加工和贩卖环节。鸦片生浆熬制成熟膏后,价格即暴涨,而最后提纯为海洛因,价格则上升到每公斤数十万元。

“可谁又有那个胆量呢。”王根生说,一些胆大的农场职工铤而走险,偷偷向外出售罂粟壳,最后都被判刑坐牢。条山农场的领导已多次开会提醒广大职工,贪图一时暴利必将付出惨痛的代价。

和王根生一样,六分场的农场职工一直默默无闻地种植罂粟,他们看上去和当地农民没什么两样,家里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他们都很低调,也很少向外人透露什么。但在县城里上班的农场职工看来,“他们其实很富有。”这些年,种罂粟的收入使他们很快在县城买上了房子。他们大多数在县城买了两三套房子,还买了二三十万元的小车。

经济支柱

6月26日,一年一度的国际禁毒日,景泰县各乡镇、街道又举行声势浩大的禁毒宣传活动。县禁毒委副主任王兴银亲自上街散发禁毒宣传材料,在条农广场上,禁毒宣传文艺演出正在举行,广场上人头攒动,歌声飞扬。

条山农场再次敲响了警钟,白银市禁毒委在条山农场反复强调要狠抓制度落实,确保安全生产。白银市市禁毒委副主任、市公安局局长盛明生日前再次重申,建立健全易制毒化学品、精麻药品管理工作机制,以保证合法需求,防止流入非法渠道。

甘肃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也相继到甘肃农垦集团进行座谈、交流。双方达成共识,进一步加强罂粟种植、采浆、实验研究、生产、运输等环节所采取的安全措施及其下属企业有关企业加强特药管理,防范和杜绝流弊案件的发生,确保特殊药品安全管理万无一失。

“它用以为民是药,用以非法流通是毒。”甘肃农垦集团特药处处长杨生牛说,一直以来,甘肃农垦集团和地方公安部门共同管理合法种植罂粟植物,“内部管理是特药,外部管理是毒品。”他称,“现在条山农场出了问题,这是内部的事情,但没有接到任何人的指令,不得对外宣传,这是国家机密。”

甘肃农垦集团让条山农场整顿安全生产一年,至于何时恢复种植,集团内部并没有明确的答复。

条山农场今年在罂粟种植基地种上了土豆、番茄、玉米和苞谷,六分场的罂粟种植户认为目前改种庄稼只是权宜之计,他们还在等待种植罂粟的消息。“现在罂粟种植是一大经济支柱,不能不种。”六分场的王根生说,条山农场种植罂粟二三十年,特种药材的经济效益一直不错。

据了解,甘肃农垦集团在2008—2012五年产业发展规划中提到,在规划期末特药种植、加工、销售单位实现销售收入5亿元,其特药的主导产品就是CPS(药用罂粟浓缩物)、蒂巴因、罂粟壳、罂粟油等。

“国家需要这些东西,他们不在这里种植还能往哪里种呢。”王根生说,大多数罂粟种植户都有这样的想法,如果让周边的农民种植罂粟那后果将不堪设想。就目前来看,治疗肿瘤、外伤等临床疾患仍需要大量应用麻醉药品,而麻醉药品也没有找到可以替代罂粟的更好的原料药材。

六分场的罂粟种植户最近打听到条山农场明年可能又要恢复种植罂粟的消息,他们喜出望外。

条山农场的罂粟种植基地也吸引了许多养蜂人,一些来自四川、江西的蜂场工人仍未撤离,他们相信这块地方还会种植罂粟,就像那些水泥钢筋柱子一样,它们还矗立在那里不动,等待来年拉网种植。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谌彦辉 编辑:缪汶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