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俗的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

众看小沈阳:低俗还是不低俗

众看小沈阳:俗并快乐着

大众审美观是如何炼成的?

台湾:雅俗交织的文化中华

张嫱:文化不应有高雅和低俗的分野
2010年07月30日 22:52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张嫱简介:来自台湾的文化买办,游走于不同文化的文字工作者,穿梭于两岸三地之间。稜亚传播创意总监,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师,城市中国杂志作者及编辑, 北京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博士,美国波士顿大学电视新闻硕士,前美联社电视资深制作人。

核心提示:美国《新闻周刊》日前刊登文章称,通过春晚小品而爆红的小沈阳是“最低俗的中国人”,但小沈阳一夜成名地现象也反映出中国社会宽容程度的改善。对此,凤凰网连线台湾文化人张嫱,张嫱认为,文化没有高雅和低俗的分野,能打动人心的文化则是优秀的文化。她同时表示,“台湾也有类似小沈阳的谐星,但从没有媒体公开说他们低俗。”

对话主持:李杨

凤凰网:您怎样评价《新闻周刊》将小沈阳称为“最低俗的中国人”一事?

张嫱:新闻周刊用the dirtiest来形容小沈阳,我觉得这个英文的意义应该衍生为“乡土、草根性”。小沈阳的表演是走入殿堂的草根艺术。我曾经在东北也看过刘老根的表演、小沈阳的表演,我觉得这很有力量,也很好笑,很震撼,很贴近民众。

在英文里有单词专门来形容高雅艺术。但我自身看来文化艺术不分高雅或者低俗,打动人心的则是优秀的艺术,单方面的追求高雅或者媚俗的文化,都是不妥当的。另外,我也觉得一个社会应该发展多元的文化,让每一种文化形态自得其所。

凤凰网:在台湾,有类似小沈阳的艺人吗?

张嫱:嗯,我更愿意将“小沈阳”称为民间艺术家,或者谐星。在台湾有“朱哥亮”这样的谐星,他的乡土韵味使得很多台湾老百姓都很喜欢他。比如说“朱哥亮”会代言一个“斯斯感冒胶囊”的广告,很乡土,但是很好笑,很多人买它的药。还有一位是叫杨丽花的歌仔戏艺人,很原汁原味的民间演出,也很土,但是她为推动歌仔戏这个文化做了很大的贡献。

凤凰网:台湾民众是怎样评价这些艺人的?

张嫱:这些艺人年纪都很大了。曾经也有观众批评他们土和俗,但是媒体公开批评他们的,我还没有注意到。

凤凰网:在您看来,台湾文化中的雅的部分和俗的部分各是如何发展的?

张嫱:首先我觉得台湾的文化是多元的。我们可以看到台湾有“云门舞集”,这类艺术在国外也非常有名。这家艺术团体经常是在公共场所演出,并且是义务的性质,这就是一个殿堂里的所谓的高雅艺术走向大众、走向草根群体的一个典范。同时在台湾的中正纪念堂,它在户外设置了大型的屏幕和音响,经常举行露天的艺术演出,免费向市民开放。要知道台湾的夏天晚上是非常热的,但是还是有很多市民过来观赏,更多的是父母带着小孩子来,这是非常好的一种氛围。
此外台湾也有很火的电视节目《康熙来了》,它的娱乐化是非常重的。但我不要用“低俗”来形容。

凤凰网:那台湾观众是更喜欢看《康熙来了》这类节目还是去看云门舞的表演呢?

张嫱:我觉得两者不会相互冲突啊。我可以回家看看《康熙来了》,哈哈笑过,然后陪父母去看云门舞,文化是兼容的。但是就我自身而言,我希望看到更多更好的原创性的文化。

凤凰网:您刚才提到的原创性的文化是什么?
张嫱:这个原创性的文化应该是就台湾本土而言的,我们看到台湾文化有平面化的亮点,比如说云门舞集、表演工作坊,但是还没有系统化、产业化。现在云门舞集、表演工作坊的艺术家们都要很辛苦的在海外工作,并且接纳一定的赞助才能保障日常的运作。

凤凰网:在您看来,台湾社会的文化生态会有怎样的变化?雅、俗的比例会有怎样的倾斜?

张嫱:我还是觉得,台湾文化应该是雅俗共赏的,是兼容的。台北市政府现在对创意产业,也就是我刚才提到的原创性文化方面的投入是有加大的。比如台北市文化局局长廖闲浩,他也是龙应台的继任,他就推动了一项措施,希望小学六年中要有1-2次是集体组织去博物馆参观、去看云门舞集这样的演出的活动。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