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国梦:龙应台北大演讲

龙应台在北京演讲前后

风从哪里来:谁是龙应台

启蒙者:我读龙应台

直言者:士人龙应台

师鲁客:龙应台传递普世价值 起到了启蒙作用
2010年08月05日 18:30 凤凰网评论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核心提示:从2000年一直阅读龙应台到现在,资深媒体人士师鲁客认为,龙应台的文字分两条路线,一条讲社会国家,一条讲亲情伦理,但他个人更倾向于阅读龙应台描述整个世界政治的文章,“她用小故事向大家讲述外面的世界,说白了就是让你看看外面的世界什么样,一些普世的东西什么样。”

对话主持:陈书娣

凤凰网: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龙应台的?看了她哪些书?

师鲁客:可能是2000年或者是2001年左右。基本上她在国内出版的书都有看过。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的那一套龙应台自选集里边有《女子与小人》、《看世纪末向你走来》、《在海德堡坠入情网》等几本,然后是南海出版公司有两本,是政治上相对比较敏感的,一本是《我的不安》、一本是《百年思索》。

后来就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亲爱的安德烈》、上海文汇重新出版的《野火集》。从去年开始,就开始直接看台版了,包括《目送》和还有那本讲国共内战离乱史的书,反正包括她这些书我都读过。再有就是一些文章,在网上看到的台湾政治比较乱的那几年的书,比如《面对大海的时候》《五十年来家国》等等。

凤凰网:你这样一路看下来,觉得她坚持了什么,然后又改变了一些什么?

师鲁客:她一直很犀利,她本身其实不是一个理论家,她是一个记者,但她的知识结构比记者稍微高一点,她非常敏锐,她非常犀利地看到一些问题,然后就用笔去写出来,但是她不会上升到一个理论、学者的层次,她是一个典型的公共知识分子,她起到的主要作用是一个普及的作用,是一个启蒙的作用,不一定能让你学到非常多的理论知识。

她的文字很多时候是渲染和煽情,或者是让你觉得有感悟的居多。就整个的路径来讲,她写东西就是几种,一个就是《野火集》的时候讲当时台湾的一些社会问题,还有一路就是她讲亲情伦理。我最感兴趣的则是讲政治,比如说她在1989年,她怀着她的二儿子从柏林一直走到红场,再走到天安门广场,把这段历史整个都写一遍。然后2000年之后,又写了一本类似的书。实际上她用一些例子,来进行一些基本的普及。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