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国梦:龙应台北大演讲

龙应台在北京演讲前后

风从哪里来:谁是龙应台

启蒙者:我读龙应台

直言者:士人龙应台

谁是龙应台?
2010年08月05日 23:20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龙应台

核心提示:龙应台,女性、妻子、母亲、女儿,但首先,她将自己任命为燃起一把火的热情社会参与者。她曾经在旅居欧洲之后,回到台湾,不满社会现状,而发出“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的质疑,也曾经顶着大肚子为一篇文章游走在异国;她以生动的小故事讲述世界政治变幻,也以关注小人物的命运来阐述一段历史。她被誉为偏激的女斗士,也被誉为情感泛滥的文学家,但实际上,无论是这些名词,还是“记者,作家,政治家”……都无法以一概全,因为她就是龙应台。

特约撰稿:麦俊

声名初起

龙应台,她生于内战后撤至台湾的国民党军人家庭,父亲姓龙,母亲姓应,且出生于台湾,故得名龙应台。

1974年,龙应台毕业于成功大学外文系后,赴美深造英美文学。博士毕业后两年回台,从事大学的教研工作。

1984年,龙应台出版第一本属于自己的书,名为《龙应台评小说》。该书上市不久即售罄,并多次再版,被同行称为“龙卷风”。1985年开始,龙开始创作她最为人所知的批评文学。龙在《中国时报》等报刊中针砭时弊,并以其犀利文风著称,成为全台湾瞩目的专栏作家。正是在那个台湾草木皆兵,多少党外知识分子身陷囹圄的时代,龙仍本着“一介不取是基本操行,诚实是第一原则”的标准,从岛内的威权统治、官商勾结到司法黑幕、言论镇压都逐一结构批判。在戒严时期的台湾,一本《野火集》收集龙的专栏作品,印行100版,销售20万册,风靡全台湾,并一版再版,在大陆的知识分子中口口相传--这,也许是龙应台第一次被大陆所知,也第一次以一种特别的姿态展示在台湾海峡的另一端。

为家庭旅居欧洲

在台湾文坛人气急升的的龙却选择了家庭,她嫁给了一位德国外交官并生下儿子。然后,1986年,全家移居欧洲。此后,龙除了继续她在文学领域上的写作和研究工作外,也逐渐发展出看似与批判处于另一极端的温柔委婉的文风。

九十年代中期,《孩子你慢慢来》《亲爱的安德烈》和《目送》等一系列亲情和家庭生活主题的文集,则尽显了龙在批判文学以外,充满温情的母亲形象,让众人知道--原来龙也可以不谈政治,能谈散步、牵手、晚餐、拍照这些承载着情感的生活片段,记录着孩子反叛的青春期和父母亲生老病死这类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事。

然而,龙对其家庭生活的描写中,却只字不提她的德国外交官前夫--她两个儿子的父亲,只在2003年的新书《银色仙人掌》中透露自己已经离婚。读者大概只能从字里行间窥视龙婚姻生活的不愉快,她后来写道,爱情发展下去,到了婚姻以后,就只有变成亲情才能维持下去了。

在文化局长任上“立功”

政府高官的身份使龙应台的经历更富传奇色彩。1999年,当时的台北市长马英九亲自前往德国法兰克福,邀请龙应台出任台北市的文化局局长。龙被说服了,离开两个儿子,只身回到台北从事政府的文化工作。

在感叹“立功比立言难”之余,她也大力推崇她在旅欧期间对文化政策的理解。在龙旅居多年的瑞士,就有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罗曼什语四种官方语言,瑞士路上的指示牌甚至商标,都必须印上这四种语言,以示对四个人群平等的尊重。龙身为台湾的“外省人”,在任职期间却大力推行保护和普及本土文化运动。

在马英九的建立台北国际文化大都市的目标下,她出台的措施却处处围绕着草根市民。带着“把文化从边缘带到核心”的理念,龙在台北开放了二十个包括市长官邸的政府机构,供市民入内参与诗歌朗诵会等文化活动。龙认为,交响乐、五重奏未必就是所谓精致或高尚艺术,地方戏曲未必是低俗的艺术,作为文化官,她必须尽力把所有纳税人的文化权都照顾上。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