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杂志背后的时代精神

这本杂志最基本的态度是谋求建设而非颠覆

    即使不能开一扇门,开一扇窗也好。我们都在起开窗的作用,使这个房子更好住起来更舒服,而不是要摧毁这个房子。详细

这本杂志最核心的价值是独立思考

    它特别强调独立思考。只要把自己定位的东西、核心价值观传递出去,没有什么过多的使命负担、牵绊,这是最好的。详细

这本杂志最核心的利益是新闻出版自由

    开放的社会里,不可能禁绝人们的视线,只会增加人们对禁止者的厌恶和蔑视。思想的威力常因表述它的人少而增加。详细

这本杂志的追求反映了知识分子的担当和自信

一本杂志未必能启蒙时代

    在一个网络时代,仅靠单向的一本杂志启蒙社会并不现实。在如今这个时代,人们的自我教育机会和能力大大增强,仅靠单向是很难的。对于这本杂志,其实期许不必那么高。详细

知识分子应有道统担当

    知识分子需要解放自己,争取人格独立,减少依附,抵制颂圣文化,摆脱“明君”情结,努力面向公众,特别是青年学生,理直气壮地弘扬普世价值:人权、法治、自由、民主。详细

林少华:我们都在谋求建设而非颠覆(独家)
2010年07月05日 21:54 凤凰网评论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林少华

“鲁迅说,这个房子即使不能打开一扇门,开一扇窗也好啊。我们都在起开窗的作用,使这个房子更好,住起来更舒服,而不是要摧毁这个房子”

从《挪威的森林》到《海边的卡夫卡》,在中国,村上春树的几乎每一部作品都与林少华这个名字连在一起。多年翻译村上的书,林少华与村上也有了心灵深处的契合。去年2月15日,耶路撒冷文学奖颁奖大会上,村上说“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和撞墙破碎的鸡蛋,我总是站在鸡蛋一边。”也是在那之后,林少华也开始思考“高墙”和“鸡蛋”,并将一篇《为了破碎的鸡蛋》寄给了在酝酿《独唱团》杂志的韩寒,这篇文章明天(7月6日)将于读者见面。

7月5日下午,著名翻译家林少华接受凤凰网独家对话时表示,他在思考村上的“高墙”对个人灵魂束缚的同时,也在担忧当下中国道德底线的下滑和种种问题,并就此审视和批判,但他说自己以及韩寒等人对体制的审视也好,批判也好,基本是建设性的,而不是想颠覆什么。

韩寒去年约稿,主题自己定

凤凰网:《独唱团》杂志第一期收录了您的一篇文章《为了破碎的鸡蛋》。当初是韩寒向您约稿的吗?

林少华:是他们主动约的。

凤凰网:大概是什么时候?

林少华:去年国庆节之前。还约了一篇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文章。

凤凰网:也是这个杂志吗?

林少华:是啊。如果他们不主动,你也知道,我压根不知道他们要办这么这个杂志。

凤凰网:那是韩寒给您定的主题,还是您自己随意写的?

林少华:主题是我自己选的。

凤凰网:有没有大概的方向?

林少华:没有很明确的方向,记忆中就是说林老师给我们写篇稿子,没有提什么很明确的要求。

与韩寒的追求不谋而合

凤凰网:当初为何答应给这个尚未面世的杂志写稿子呢?对杂志的定位又了解吗?

林少华:没有什么太多的了解。我是因为韩寒,大家都知道他的思想倾向,尤其他的社会担当意识。而我近两三年一直比较关注知识分子的社会担当意识,或者说一个公共知识分子应该负起的责任。而韩寒在这一点上,和我所追求的有不谋而合的部分。所以我想他的杂志应该是这么一种倾向性的东西。

韩寒毕竟很特殊,在网络上、媒体上的影响是有目共睹的。作为学者、知识分子,能借助韩寒的杂志这样一个渠道,宣传自己的观点,表达忧患意识,这与韩寒可以说是不谋而合。尽管他们没有过多地介绍杂志,其实他们也无从介绍很多。

凤凰网:你们本身在理念上和价值上有相互的契合点,这是最根本的?

林少华:应该是,这也是最根本的东西,至于稿费什么的压根就没谈。

凤凰网:我看到您在去年曾经就写过一篇《村上春树:为了破碎的鸡蛋》,给《独唱团》的稿子是不是就基于此文?

林少华:跟这个有直接关系,因为我一直思考这个问题。他当时要的比较急,当时给了他三篇稿:一篇是《我和共和国60年》,我是从文革年代过来的,主要谈自己的反思;另外一篇是《市政府门前的思考》,当时也是有感而发,有一次,我去市政府开会,忘记带工作证和会议邀请函,结果不让进。我说明自己是这个城市一所有名大学的教授,还是不让进,已经进到办公楼的正门,非得让我下到收发室,我倒不是爬不起,主要是对这种事情表示不快,有感而发。

凤凰网:最终选了《为了破碎的鸡蛋》这篇,选择您这篇文章,您知道吗?

林少华:我是今天从《青岛早报》上看到的,说有我们青岛本土作家某某的文章;而我的一个学生从网上订购的时候,看到了这篇文章的名字告诉我,我也是才知道。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