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杂志的梦想与现实

叶匡政:文学已死

文学死了!任何熟悉媒介史的人会得出这个结论。印刷品时代正在终结,但文学已提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详细

争议:我们还需要文学期刊吗?

发行量萎缩,影响力下降,文学期刊从上世纪80年代的风光位置上跌下来,尤显苦涩,文学期刊危机已经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杂志编辑怪读者浮躁、不再投入精力阅读文学,读者怪杂志理念保守、无法适应时代还惺惺作态。文学期刊的困境显然不是一个纯文学曲高和寡的简单问题。现在,当韩寒的《独唱团》再次以文学杂志的面貌登台时,我们有必要再问一次:我们到底还需不需要文学期刊? 详细

我们仍然需要文学

证明灵魂无可替代

村上春树:我写小说,那就是不断试图通过写生与死的故事、写爱的故事来让人哭泣、让人惧怕、让人欢笑,以此证明每个灵魂的无可替代性——这就是小说家的工作。 详细

文学展示复杂的现实

苏珊桑塔格:但是一个作家不应成为生产意见的机器。诚如我国一位黑人诗人被其他美国黑人责备其诗作不抨击可恨的种族主义时所说的:“作家不是投币式自动唱机。” 详细

许知远:文学教给我们爱恨与公正、同情

还记得9·11刚刚发生时,是什么帮助美国人渡过了最初的振荡期,他们都在传诵奥登在半个世纪前写的诗。 详细

我们还需要文学期刊吗?
2010年07月05日 20:29 光明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争鸣】

发行量萎缩,影响力下降,文学期刊从上世纪80年代的风光位置上跌下来,尤显苦涩,文学期刊危机已经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杂志编辑怪读者浮躁、不再投入精力阅读文学,读者怪杂志理念保守、无法适应时代还惺惺作态。文学期刊的困境显然不是一个纯文学曲高和寡的简单问题。我们到底还需不需要文学期刊?

正方:

需不需要文学期刊的问题,实质上是一个生存问题。文学生产的渠道变得多元化,但短期内文学期刊不可能消失,文学期刊要找到自己的优势与合适位置,要有自己在艺术上的魄力与胆识,不要在别的地方逞强。

1、好的作品要进入文学交流体系,离不开专业编辑的介入,就目前而言,文学期刊仍然是华语文学作品进入阅读视野的最好平台,1949年以来,除了王小波等少数优秀作家被遗漏,国内大部分重要的文学作品,都是首先被文学期刊所发现的,即便像安妮宝贝这样的方外人士,现在也并没有与《收获》等刊物绝缘。

2、特定的读者群需要文学期刊。特定读者与刊物之间的彼此信任,离不开文学期刊的诚意与读者自身的见识,人文的积淀一定跟时间有关。

反方:

过去是太强调文学的作用,所以才会有一时的辉煌,现在不过是回复到正常状态。如果真要走曲高和寡的路子,边缘化更是正常。再说,现在有900多家文学期刊,同质化严重,内容大同小异,多数是国家出钱养着,办得不好的就应该通过优胜劣汰停刊,以免浪费了国家资源。

1、绝大部分文学期刊是作协文联的机关刊物,本来就没有真正进入市场,既然规避了市场风险,难免越发小圈子化,有的变成编辑的自留地,被人脉决定刊登与否,有的就在给关系企业做软广告。既然是按照一本内刊来操作经营,又怎么能要求读者们都跟着作协一起学习?

2、生存有困难的文学期刊总是把文学品位与大众口味对立起来,盲目崇拜所谓“高雅”趣味,把市场和水准搞成了一个两难选择,好像越小众就代表价值越高,一旦不受待见就要归罪于社会人文理想不再,国民文化素质太低,集体向功利主义看齐。其实是给固步自封找借口。

3、作家早就不用通过文学期刊这一途径来获取进入所谓“文坛”的通行证,文学期刊不再具有左右文学发展的力量恰恰说明它的垄断被突破了,它无法独享文学权威。如果连作家都放弃了文学期刊,读者干吗还选择它?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