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的狂热与社会的期许

还未发售,就已热销

《独唱团》50万册。一位网站人士透露,像《独唱团》这样预售就如此火爆,过去只有《哈利·波特》和《小团圆》。详细

话题连连,争议不断

一家媒体耸动的表示要选韩寒做市长;麦田发文章要“警惕韩寒”;许知远认为他被热捧是“庸众的胜利”……详细

芒克*封新城谈《独唱团》

期待韩寒对年轻人的影响

现在的社会过于围着钱转了,几乎所有人都追求大房子、高档车。韩寒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很大,社会还是非常需要文学的。详细

未必就能启蒙一个时代

一本杂志不好说就能起到启蒙作用。事实上,韩寒也好作者也好,他们也并不希望社会和读者对该杂志寄予过多的社会担当。详细

黄集伟:精神追求需自由土壤(独家视频)

每一个创刊号都是一个努力,《独唱团》或许最后并不成功,但我都是报以希望。因为它不是物质的,它还是精神的东西。详细

湘人李:韩寒背后的利益链剖析
2010年07月06日 18:18 凤凰博客 】 【打印共有评论0

作者:湘人李

说实话,对于韩寒的《独唱团》,兄弟我并没有什么期待,因为这就是一场赤裸裸的商业炒作。兄弟我说句最直白的话:如果你的智商只要为正数,记住,只要是正数,你就可以看出这是一种不太成功的、系统的商业炒作。而对于韩寒本人,兄弟我从不认为他本人有什么问题,说实话,韩寒是个可爱的孩子,正如某些人评价的那样,还相当的谦虚。不过,他被他背后的推手给毁了。所谓的“韩寒现象”,不过是这群并不怎么高明的推手好歹制造出来的一种幻觉,成为一种攫取商业利润的道具。

韩寒缘何成为“利益推手”手中的道具

这首先要从韩寒呈现在公众面前的所谓一种形象。大体上不外乎这些:敢于说真话,中国缺乏说真话的人,尤其是一个名人说真话,那是多么的难能可贵,说他是那个“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孩子”。这是现象之一。现象之二是,直接将韩寒供奉上神坛,成为所谓的“精神偶像”。第三种现象是:将他纳入“公共知识分子”的序列,或者说他正在往这个序列挺进。韩寒最红的时候,我去看了他的一些博客,尤其是看了他的所谓成名作《三重门》一样的东西,其实,我还是挺佩服韩寒的,但并不是因为他的书籍、言论或者思想,而是他没读大学也能够混到如此地步,确实挺佩服他。说实话,他在这一点上,才能算是中国年轻人的一种偶像。可问题就出在这里,偶像说得东西,就会被供奉,于是韩寒就不是那个韩寒了,只不过是被众人按照自己的价值观所利用的一个人。

奇货可居的韩寒被现在幕后推手及时地纳入怀中

于是,出版商或者一些文化公司就此看到了韩寒的商业价值,那是奇货可居呀!为何?三个原因:一是中国一直缺乏所谓公共领域的精神领袖,所以需要树立一个。二是大众大多数是思维简单,喜欢随意拿东西当救命稻草的。三是在出版商看来,只要把韩寒“炮制”成为一种属于这种“商业模式”,那就财源滚滚了:让头脑简单且物质化的当代年轻人看到韩寒的某种犀利,不要让他们去思考更深刻的社会问题,只要看到社会最肤浅的且是最负面的那一面就行,然后让韩寒替他们思考、出声和发泄,而这群年轻人只要去拥护和捍卫韩寒就行了。这种“商业模式”是一种典型的出版营销模式,一个人在思考,其它的人都在起哄,掏钱买书。然后始作俑者那些文化商人在大笑着数钞票就是了。《独唱团》走到这一天,算是这个“商业模式”快见天日了。

韩寒作为“商业模式”的核心利益点在那里

在以韩寒作为“商业模式”链条上的核心营销元素,必须说到这个链条上三个关键点:一是出版商(即金主、出版人等等一溜人,他们应该是始作俑者),二是韩寒本人,三是末端的一些渠道商,如出版社、新华书店以及一些附属在上面的各色人等。作为这个“商业模式”中的始作俑者,他们发现了韩寒的商业价值,于是对他加以包装和推广,并且按照他们所了解的社会问题来定位韩寒,这个社会缺什么,就把韩寒当做“万金油”贴上去,先不管韩寒能不能补好这个社会的漏洞。而要把韩寒变成白花花的银子,就必须让韩寒成为有争议的人物,所以,韩寒就要针对这个社会的弊病开炮,才能够吸引那一群“消费者”,唯有韩寒说到他们心里去,不管说法对不对,只要说到他们心里去,他们这群“消费者”才会愿意掏钱购买贴上了韩寒标签的商品。而韩寒在这个社会的“主流层面”是一个失败者,即中国最恶毒的传统人生模式:好好读书,上好大学、要做大官,做不了大官就找好工作。韩寒因为有自己的特质,更有自己的特长,因此剑走偏锋,也成为一种非主流模式下的成功者,这要拜这些“商业始作俑者”带来的好运气。于是,韩寒只能是这样认为:既然自己有利用价值,那何妨让他们利用一吧?没办法,以功利的务实主义来看,韩寒就是一个道具而已,一个文化类商品的标签。这不是韩寒的成功,只是始作俑者那群文化商人的成功。那么作为下游的利益链元素,他们当然喜欢卖韩寒的东西,因为贴了韩寒标签的好卖。

韩寒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大家知道一个历史故事的,就是那个民国大总统黎元洪的一个故事。资料记载:黎元洪在做民国大总统之前,他曾就任湖北都督时,是被革命党人协迫就任的,这已成为历史笑谈。当武昌首义成功、亟待领袖统领全局时,革命党的主要领导人都不在武汉,而参加这次起义的革命党人又缺乏资历和自信,后经他们反复蹉商决定推举黎为中华民国湖北军政府大都督。当革命党人颇费周折地找到他,请其出任时,他却拒不就职,还惊恐地说:“谁同你们造反?这不是胡闹吗?北洋军一到,将如之何?你们莫害我,莫害我!”最后,别人代他在安民告示上画了一个黎字,算是他批准过了。直到汉口、汉阳相继光复,各国驻汉口领事宣布“中立’’时,才勉强就职。

所以,在中国最缺乏信仰的时代(其实中国人不缺信仰,因为中国人现在信仰钱,有钱就是爹),看到韩寒被商业推手推出后,觉得他还不错,能说几句真话,于是就觉得韩寒了不得,那就把韩寒当做一个偶像、信仰的寄托和可以用来被自己的价值观所利用的人。而必须明确地说明:韩寒确实还不错,但是能够说真话的人,网络上一拖一大把,只是这些人的背后没有商业推手罢了。韩寒就是作为“意见领袖”的资格还是不够的,因为他的言论缺乏建设性,只有发泄性。伶牙俐齿,巧言令色罢了。那么,连意见领袖都不是,离所谓的精神领袖和公共知识分子就更远了。

如果针对韩寒本人而言,韩寒确实是个好孩子,做的很不错。但是,在这个利益链条上,“韩寒现象”就是一种可悲的折射,“韩寒现象”折射出来一种中国年轻人迷茫和失落,他们需要信仰,这毫无疑问,但是没有可以成为信仰的东西,于是他们就姑且把韩寒当做信仰来利用吧。这恰恰就被文化商人所发现并加以利用。于是,这就构成了整个商业链条。有商业背景且有利益推手,韩寒谈何成为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他不过是一个娱乐人物,乖乖去挣钱吧。记住,娱乐人物有很多人是可爱的,也是值得推崇的,但切记勿要再言所谓的“意见领袖”、“精神领袖”和“公共知识分子”。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立场无关,本文、图仅供凤凰网评论频道用户独家免费阅读、欣赏,原作者享有完全的著作权。使用作品内文字需经作者同意,并支付相应报酬。未经授权,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刊用、出版上述作品。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