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们谈《独唱团》时他们谈什么

揭秘《独唱团》

《独唱团》以周云蓬的《绿皮火车》为始,以韩寒的“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为结束,其间收录34位作者的34篇文章……详细

《独唱团》稿费标准

封面原创文章 普通稿件 已发表或摘录的文章
1000字/2000元 1000字/1000元 1000字/500元

强大的作者群

周云蓬 罗永浩 林少华 蔡康永 梁朝辉 欧阳应霁 石康 咪蒙 王子乔 北山 火蜥 负二 老王子 拖把 沈纹 彭浩翔 汤庭 日越 宁舟浩 韩承烨 刘丽杰 凌小童 双麟 擦主席 爻木木 艾未未 张慧俊 严明 村里人 谢鹏

《独唱团》文字抢先看

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我缓缓的转过头去,珊珊依高高的然站在原地,伸出手拉着窗帘,最顶上无法严合的那个部分透出最后一丝光芒,正好勾勒了她一个金边。 详细

这个夏天你去不了

原谅我在叙述的一开始就是死亡。它黑色,忧郁,带有凶狠的气质。我无法排除面对它时浑身乏力很虚弱的感受,因我曾经目睹过一场真正的死亡。详细

周云蓬:《独唱团》就是韩寒的效果器

打个比方来说,《独唱团》就是韩寒的效果器,而且他玩得很high。详细

罗永浩:《独唱团》一波三折在意料之中

《独唱团》一波三折是意料之中的,有点常识的中国人可能都会这么想吧。而且,我是韩寒的粉丝。详细

梁朝辉:《独唱团》最核心的价值是独立思考

韩寒很用心做的一本杂志,他的社会责任感、个人品牌和个人的逻辑观念,会影响这一代人。详细

林少华:我们都在谋求建设而非颠覆

韩寒有社会担当意识。在这一点上,和我所追求的有不谋而合的部分。所以我想他的杂志应该是这么一种倾向性的东西。 详细

当他们谈《独唱团》时他们在谈什么(独家)
2010年07月05日 21:36 凤凰网评论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几天前有人和我说起,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是个文学青年,理想做一个作家和记者,那时候我们都好吃香啊,如果再能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女生们都被迷倒了。你看看现在,女生们再也不中意这些人了,她们中意的是……我说,那你们还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么?他说,……。所以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男性改变世界,女性改变男性的世界观。但总有一些世界观,是傻逼呵呵地矗在那里的。无论多少的现实,多少的打击,多少的嘲讽,多少的鸽子都改变不了。我们总是要怀有理想的。写作者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让作品不像现实那样到处遗憾,阅读者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用眼睛摸一摸自己的理想。世界是这样的现实,但我们都拥有处置自己的权利,愿这个东西化为蛀纸的时候,你还能回忆起自己当年冒险的旅程。——韩寒

作者:霍默静

从7月开始,开始谈论《独唱团》,从卖书、买书的人到媒体和一些知识分子。当然,也包括我们。

新闻报道中,韩寒的《独唱团》已经成为卓越亚马逊的销售冠军,据估计首批付梓印刷的50万册已经被订购一空,很多订购的人说希望这本杂志能成为“公民读本”。

对于《独唱团》,我们的认识是这样开始的,它的主编是韩寒,它从去年4月开始酝酿,一波三折几度难产,它的作者群十分强大,稿费是国内的冠军,它是一本以书号发行的杂志,发行日期是2010年的7月6日,售价16元。

韩寒在卷首语里这样说《独唱团》:“虽然作者们提供了非常优秀的文章,但它终究只是一本文艺读本,无论是从程序上还是从本质上,他都无法承载很多人对于改变现状,改善社会的期望。我们总说,这个社会需要常识,需要启蒙,但其实我认为,互联网十年,该启蒙的人已经被启蒙了,有常识的人一直有常识,大家其实都知道美和丑,好和恶,只是我们有不可抗力的因素导致我们在台面上要扭曲和违背一下自己。要改变靠自己,现在不是旧年代,资讯毕竟对我们开放了七八成,我们也已经了解了这个世界七八成。而一本文艺读物,除了能提供好的文艺作品以外,能量有限,如果你抱着想看战争片的心态误看了一部文艺片,无论这部文艺片多好,你都会失望。

作者周云蓬说:《独唱团》是韩寒的“放大器”,会让鞋带儿鞋垫们不高兴,另一名作者梁朝辉说,他写稿是冲着韩寒,这本杂志代表的就是独立思考。

而对于这本杂志书的诞生,诗人芒克追忆起了《今天》杂志,不问他们办杂志的初衷异同,当相似的行为相隔了20年后在韩寒的身上发酵,我们可以理解芒克的心情。当然,也有人对这本杂志的发行报以谨慎的态度,封新城就说,不好说一本杂志就能启蒙一个时代。

究竟这本杂志书如何,我们先来有个感性的认识,从周云蓬的《绿皮火车》开始,到主编韩寒的《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结束。

《独唱团》首辑目录

周云蓬:绿皮火车

罗永浩:秋菊男的故事

林少华:为了破碎的鸡蛋

蔡康永:脏话到底脏在哪儿

梁朝辉:摩托日记

兔:给你一些不给一些

欧阳应霁:贴地快感

石康:看哪,这人

咪蒙:好疼的金圣叹

王子乔:无题

艾未未:所有人问所有人

严明:我的码头

北山:你们去川城

火蜥:幸福村

汤庭:缓梦

日越:流浪者与五星红旗

宁舟浩:单位干部和机关

韩承烨:米粒般大小的时间点

刘丽杰:另一种片段

负二:电击敌不过催眠

老王子:合唱

拖把:人人都是谬误家

沈纹:这个夏天你去不了

彭浩翔:耐克来兮

今淇:一如玫红色的蔷薇之于夏日

韩寒: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凌小童:EMOTION AND PERSPECTIVE

擦主席:奶溪漫画

爻木木:REDZEBRA

艾未未:我脑

张慧俊:插图

严明:我的码头

村里人:乐园

谢鹏:THE DARKNESS OUTSIDE NIGHT

所有人问所有人:黄健翔;梁文道;余秋雨的助手;中国航空无线电电子研究所研究员顾世敏;赵忠祥;北京交管局、上海车管所江艺平;上海交通局;药监局;狱警;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等等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