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敢言敢为迟夙生 她的行动,就是她最好的议案

2012年03月18日 02:01
来源:南方周末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朝格图最后更新:03-17 08:52:55

编者按:她是那位差点被拖出法庭的律师,连任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她没让手中的职权闲置,总是在人们最困难的时候出手。她相信通过行动,推动法治进程。

迟夙生 (东方IC/图)

迟夙生 (东方IC/图)

赞成2639票、反对160票、弃权57票。备受关注的刑诉法修正案刚刚通过,反对票里,有没有迟夙生的一票?

许多人这么猜,是因为否决权极少被行使,坦承投过反对票的全国人大代表更少,迟夙生是这少数中的一个。

32年律师,15年全国人大代表,57岁的迟夙生从来没有像2011年这样被瞩目过,她频频对公共事件直抒己见,甚至直接介入干预。

她很关心的一个条文,来京前已想好了:所有明显违反审判程序的公职人员都应当回避。2012年1月12日,这位全国人大代表因被法官驱逐,晕倒在贵阳的一个法庭上。

“有时候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不止一个人认同这样的说法,“她的行动,就是她最好的议案。”

敢整

上车饺子下车面。2012年2月27日,离全国“两会”召开不到一周,迟夙生和老伴李国全到齐齐哈尔一家饺子馆坐定。心脏病、糖尿病,都是老毛病了,近来又赶上失眠和过敏,红色的疹子一度长满额头,连续几天都在输液。

“不能这样玩命啊。”李国全叮嘱老伴最好找个专职助理陪同出差,但他知道,劝不住。上世纪90年代“超级玛丽”游戏风行的时候,家里只有父子两人玩。有一天夜里李国全醒来,发现迟夙生一个人拿着靶子盯着电视在打,直到通关。“她是A型血,敢整,要强。”

1985年齐齐哈尔爆出改革开放之后第一宗贪污案,民怨沸腾,市里和省里传出此人(被告官员)必死的消息。在一个可容纳千人的礼堂,李国全听到辩护席的妻子说,“我愿意为自己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一审死刑,二审死刑。但迟夙生坚持认为不应判死,甚至跑到最高法院上访。死缓,这个人活了下来。

在齐齐哈尔,迟夙生是当地的明星。1979年,她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律师,时年23岁。按照齐齐哈尔电台主持人肖航的说法,十多年以来迟夙生在当地的电台电视台报纸上均有固定的节目,她的律所十余年来为无数人提供免费的法律咨询。粉之者众,都是“铁粉儿”。

两三年前,学者于建嵘被迟夙生拉到齐齐哈尔,给几百个官员讲社会稳定。演讲海报在电视台和日报同时刊登,主办者是齐齐哈尔市委宣传部和迟夙生的律所。迟夙生的能量令于建嵘感到惊奇。

杀人嫌犯找迟夙生自首,记者在门口蹲点,当地司法人士早已习以为常,“有助于社会稳定”。她没少给领导惹麻烦,但市委有什么疑难杂症,也会致电咨询。

创办于1994年的律所全系迟夙生一人打拼出来的。1998年,因为一位律师帮助上访者揭露当地企业的改制丑闻,律所所有案子被查。她坚决不写检查。一切无恙。

这一年,迟夙生当选全国人大代表,领导说:你算民企,而且是民主党派;二次连任,她困惑了,领导答复是:你名望太高了。

“她做什么事情,我都支持。我知道她对。”李国全说。没课时,这位齐齐哈尔大学生工系的副教授是律师迟夙生的司机、秘书。但过去几年来,他的服务时间越来越短了,2011年大概只有6个月。

迟夙生到北京的高校听名家讲座、到政法大学参加博士班、到全国各地办案子、到全国人大和各地开会。包括2011年参加的两个公益律师培训班他能理解,有时候实在想不通会发点牢骚,“她为什么要去拿一个独立董事的资格证呢?”

把剩下的饺子打包,收好饭前注射胰岛素用的针管。李国全默默地帮迟夙生提出20公斤重装满材料的行李箱。火车驶出齐齐哈尔的夜色。至少半个月的分别又开始了。

迟夙生突然接到了一个令她惊喜的来电。来自李庄。

性价比高

在2011年6月李庄出狱之前,迟夙生还只是他的众多同情者和支持者之一,但也可能是其中的极少数全国人大代表。眼下,在绿皮车的卧铺上,她是李庄申诉的代理人。

李庄在电话中说,马晓军(李庄案发前的助理,后成为指控李庄的证人)状告重庆市公安局据说已经立案了。这是个令电话两端都很振奋的消息。2月份以来令人意外的诸多事件也为李庄案第三季增加了更多变数。

二人一起到最高院递交申诉申请是2011年12月12日,李庄入狱两周年的日子。被拒在意料之中。出了最高院的大门,迟夙生对李庄说:“走,奔机场,马上去重庆!”虽未成行,但这句话再次验证了李庄对迟夙生的判断。

“嗓门大,中气足,敢说话,不拐弯。”李庄说他之所以选择迟夙生,乃是进行了全方面的判断,比如人品、年龄、资历、阅历、实战经验、专业水准、受人尊敬,非议很少。见面之前,他看她的微博,得到一个基本判断:造诣精湛,仗义执言。

“找一个教授当自己的代理人,理论和实践综合测算大概是10分。找一个刑辩律师,得分大概15分。”李庄总结说,“迟大姐性价比最好,能得50分。我很佩服她。”

一些曾经与之共事过的年轻律师发现,“她活在当下,总是做事情,做事情”。2011年,她替辽宁大鹿岛的渔民保住了渔业合作社,一位渔民从被指控重罪可能获刑20年,给扭到了6年,她还以人大代表身份,帮助促成该村账务公开。黑龙江一位当了十年刑庭庭长的人士承认,庭上的公诉人“干不过”迟夙生,也因此而尊敬这位只按法律出牌的律师,“她是真正能把案子做成的那一类律师”。

一向行事张扬的李庄偶尔也会悲观。他问迟夙生,“我的申诉真的有希望吗?我的执业证真的能拿回来吗?”她的回答坚定,“肯定没有问题。

绿皮车从齐齐哈尔驶入哈尔滨车站已经是2月27日夜里11点半了。等待着迟夙生的是一个亟待二审上诉的案件。她需要到1100里外北大荒深处的看守所去会见一个一审被判合同诈骗2600万的当事人。

案件的委托人陈凤山是吉林四平的一个县级政协委员,已任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对我弟弟的案子,太有用了。”陈凤山在网络上约略地了解了有关迟夙生的新闻,“当代表和委员挺难的。整过了领导会不高兴。”当第二天下午出现在看守所大厅时,他一遍遍给人递烟,一遍一遍地用吉林话介绍着,刚才进去的律师是全国人大代表。

迟大姐,迟大姐

还有三年,迟夙生就满60岁了。她始终积极、乐观,充满好奇心。律所行政部主任周丽华记得,2011年初一个寒冷的早上,迟夙生四处嚷嚷昨天睡得很晚,“织围脖了”。大家被点醒才知道,她不是在打毛衣。

闲下来她还会亲自用自己的电脑,帮助当事人去关注围脖上的名人们,“那几根儿粉丝儿白扯”。当辽宁大鹿岛富庶的农民带着笔记本电脑、无线网卡,用黑粗的手指在律所里刷微博,她觉得“太好玩了”。

温州动车、郭美美、药家鑫,都能在这位全国人大代表的微博上有所体现。她的粉丝超过11万,令她相当自豪的是,至今她的原创微博没有一条被删除。“谁最爱围脖?”“谁最怕围脖?”她在微博上发问。

正是通过微博,她关注到了远在广西的北海案。时值2011年7月,她的律师同行们无法会见当事人、数次被围攻的艰难时刻。这位外地的全国人大代表空降北海。

同行们既期待又心存疑虑。一些年轻的律师甚至开玩笑:不会是上边派来的吧?

人大代表到来的第一件事是请大家吃饭。律师李金星对她第一印象是高大面善,有长者风范。当迟夙生说出“我们这个年龄,看到法治从无到有,不希望看到她从有到无”这句话时,很多律师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该怎么形容北海律师团呢?在北海,迟夙生和律师李金星曾仔细讨论过这个问题,最终迟夙生给出了五个字“散沙凝聚型”。说这话的时候她还在轻松地发着围脖。李金星相信,这里面蕴含了迟夙生高超的智慧:大家不是来打群架闹事的啊。

第二天,人大代表迟夙生出现在北海市人大和公检法的办公室里。在公安局,身穿警服的人员到楼下敬礼迎候,由主管副局长带队的10人左右的汇报团与迟夙生面对面坐着。当被问及为何不让会见时,公安局方面给出的答复是需要身份证才可以。被迟夙生质疑后,他们开始翻律师法最终找到的条款是——律师证就可以。

15天之后,迟夙生带着调查报告飞赴北京,到了全国人大法工委。她赢得了普遍的尊重。“迟大姐”成了律师们的的公共称谓。陈光武曾叫过“迟妹妹”,也叫过“老迟”,也开始改口称“迟大姐”。他比迟夙生年长4岁。

律师朱明勇后来几次遇到迟夙生。“迟大姐不仅仅停留在适用法条和辩护技巧上。她更关注律师权利背后的基本人权、司法环境和案发背景。她是一个有理想的人。”

超越的力量

从黑龙江东北部的建三江到宝清县,是四个多小时的夜路。那里有一个官司在等着迟夙生。虽然是被iPhone、iPad和苹果电脑全副武装,但迟夙生还不会使用地图和天气等功能。一分钟她学会之后,她大声告诉司机,不用瞎打听,按照地图上走就可以了。

第二天是2月29日,也是迟夙生许久以来最愉快的一天。她晨起做了一套气功,早饭之前掀开外衣在肚子上打了一针胰岛素。临去法庭前在宾馆接了一个插座。上午9点,她打开红色苹果电脑包,取出粉色的笔袋,坐在了原告的边辩护席上。

一个半小时的庭审她大都戴着眼镜温和地扫视法庭。当法官提出分案审理、其他当事人回避时,她稍微提高了音量,“哪有当事人回避的道理?”在总结陈词中,她针锋相对地反驳了被告律师几句之后便不再说话。

年轻的助理法官甚至被告方的律师都围了过来。“迟老师你贵阳的案子怎么样了?”平时谈起这个话题她会添堵,现在她的心情好些了,把几个小时前刚刚得到的好消息说了出来:“贵阳司法局支持律师辩护。会长本人表示管辖权异议。那个案子怎么能在小河法院审呢?”

询问她的身体状况后大家相继散去。赴贵州之前,律师们作了周全的打算,包括几批“替补队员”——这看来并非多余,在3人被逐出法庭后,没人想到接下来轮到这位全国人大代表。

迟夙生晕倒之时,邻座的律师朱明勇离她不到一米。他看到她歪倒在椅子上。脸色突然变黑了。一个云南律师从后排跃上前台。怕是脑血栓或者脑梗死,人群中没有人敢动。

在贵阳的医院和酒店有人送花,网上有人在指责。她很快又出现在2012年1月16日上午全国人大法工委刑诉法修正案的研讨会上。从北海到贵阳,这部“小宪法”修改之难,她都体验了。

腊月二十六,李国全到齐齐哈尔机场接她。她不像以往凯旋时那样谈起庭审中的细节,大多数时候沉默着。至今家人仍心有余悸。“要是心脏病发作,再有两分钟就完了。”

宝清庭审完毕的饭桌上,她的食欲好了很多。饭毕5个小时之后抵达哈尔滨,准备参加全国两会。两日内奔波1500里,她太累了,当晚在省人大招待所里虚脱了半小时。次日赴京后她放下行李,第一站是天则经济研究所。那里正在进行一场专业的法律研讨会。

谈及自己的愿望,迟夙生说最想做的是在家乡做一个普法者。1980年代她被邀请到学校、工厂讲授法律。周一到周六晚上讲6个课时,周日一天8个课时。她坚信阳光灿烂的日子就在不远处。

1979年,她成为律师那年,刑法和刑诉法颁布。国家法制在废墟中重新奠基。在15年全国人大代表生涯里,她几次投出反对票。递交北海调查报告时,她对立法机构官员说,“不想看见制度崩溃”。

“谁都不想回到文革,看到得之不易的法治进步毁于一旦。”迟夙生反问,“难道这不是人大代表应该做的吗?”

网络编辑:上官兰雪责任编辑:苏永通 实习生 沈颖

重庆代表团纪事

参加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的重庆代表团,一直受到媒体关注。3月2日至12日,南方周末...

表感谢,提要求——西藏代表团的两会时...

每年两会上,西藏团都会迎来一位客人: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西藏团的会议经常有中央国家...

【两会特别报道】人大代表如何使用“特...

全国人大闭会期间,人大代表要反映问题或提供建议,如何快捷地传递到相关部门?办法之一就...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