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李永忠:我将“八项规定”比作商鞅的“徙木立信”

2013年11月10日 23:43
来源:凤凰网评论 作者:李永忠

'正在加载中...'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大幕拉开之际,凤凰网评论约访各方专家,解读中共领导集体的执政逻辑、执政重点和执政智慧。正如专家所言,改革是中国发展的秘籍和法宝。让我们共同期待明天,拥抱明天。

本期嘉宾:反腐专家李永忠,为您全面解读“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反腐思路和反腐败制度建设”。

凤凰网评论:您作为制度反腐专家受到业界和公众的普遍承认,大家都非常关注您在这方面的主张是什么,您认为目前中国的腐败问题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李永忠: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会议上有个重要的内容,就是恢复并重建中央纪委及各级地方纪委,我当时在军队服役,我所在的部队政委找我谈话,说李永忠你这个人敢说敢干,别搞组织宣传,也不要回司令部,要干就干纪检,当时我连纪检是什么都不知道,但我懂得一条,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于是我就承诺了一句,干纪检就干纪检。

没想到这一干就干到今年,已经整整34年了,有人说我是制度反腐专家,其实我和我的同事一样,媒体之所以要加一个专家是为了抢眼球,于是我对自己有个自嘲,所谓专家者乃专门干那件事情的人也,这件事情我干了30多年了,所以可能我就成为专门干那件事情的人了。之所以引起媒体和受众的关注,我觉得有两点,一是我把这个问题作为一门学问来研究,第二,在研究过程中,我敢于把研究的实情真话讲出来,因此也有了自己对这个问题自认为是正确的一些见解。至于当前腐败形势到底怎么严峻,可以用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纪委十八届二十全会上讲的一句话,腐败现象愈演愈烈,最终必然会亡党亡国,这是历任总书记都没有说过的最重的一句话,愈演愈烈。

越反越腐这种说法符合事实吗?

在80年代末,老百姓有一个越反越腐的观点,我认为不是越反越腐,而是不反更腐,早反比晚反强,现在的情况正如十八大前我有一篇文章叫做《十八大后制度反腐展望》,其中我提到了三个关口:政治体制到了不得不改的关口,两极分化到了不得不解决的关口,反腐困境到了不得不突破的关口,中国一直没能走出反腐的困境,虽然不断在加大力度,但得到的结果却是愈演愈烈。

打天下的时候反腐败的主要载体是战争,水火的战争充当了反腐败最好的载体,让每一个党员领导干部懂得不能脱离群众,不敢腐败、腐化,因此理性的党员干部都不会搞腐败,只有非理性的党员干部才会腐败。

这种情况下腐败的人是微乎其微的,战争充当了最好的反腐载体,而不是教育。在战争还没结束政权还没取得的时候,毛泽东就忧心一旦掌握政权会有相当一部分党员和领导干部会被敌人的糖衣炮弹所击中,于是他想到了用群众运动充当反腐败的载体。隔三差五的群众运动保证了改革开放前30年中国的清廉指数在全世界排名靠前,成为全世界最清廉国家之一。但是运动反腐会有两个后遗症,第一,严重干扰经济建设的正常秩序,改革开放前30年中国人几乎从来没吃饱饭,而且还付出了饿死上千万人生命的代价,这是运动反腐对经济正常秩序的干扰。

第二,运动反腐的频繁使用会形成党内关系人人自危,有些心术不正的人平时对领导点头哈腰,背后就会把张科长、王处长、李书记的点点滴滴问题记下来,一旦搞运动就把这些小本抛出来,他们很有可能成为斗争的激进分子和骨干,那些问题多的领导干部被拉下后,他们就有可能取代他们成为新的领导干部,如果共产党长期执政,干部的轮替是用这种方法解决,势必造成党内关系的人人自危。

邓小平是最早的制度反腐专家

因此,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敏锐地意识到了运动反腐的好处是能保持政权和党员干部的清廉,但后遗症是无法容忍而且会有极强的破坏力,因此三中全会断然决裂决定今后不再搞群众运动了。

战争远去运动不在,什么来充当反腐败的第三个载体,对此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早就胸有成竹。1980年8月18日邓小平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重要讲话的题目就是《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主体是党和国家,不是一般的地方党委政府,主要内容是领导制度,不是一般的工作制度,更不是作息制度,第三,动词是改革,不是改进、改良、改善,更不是加强,这就是总设计师改革的总体规划蓝图。30多年来,大家只称他为总设计师,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找到这位总设计师的改革总体规划蓝图,而我在80年代反复研读《邓小平文选》三卷,我觉得他这篇讲话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共产主义或者科学社会主义运动史上的一篇巅峰之作。

由于没有推进制度反腐,邓小平的个人认识在当时未能形成全党的共识,更多的领导和同志认为到中国经济问题比较严重,政治还相当清廉,因此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心很大,动作也很大,但是政治体制改革却步履蹒跚,就这样一手硬一手软,一腿长一腿短的走了30多年。现在回过头一看,我前面讲的3个不得不的关口就已经鲜明地出现了。现在反腐的困境在于权力反腐取代了运动反腐,但制度反腐没能成为第三个载体,第三个载体变成了权力反腐,依托最高领导人的权力来反下面掌权者的腐败,这种权力反腐会解决一些当务之急,但只能是权宜之计,会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因领导人注意力的转移而转移。

在整个反腐过程中,会呈现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忽高忽低、忽宽忽严的现象,波动很大,中国30多年的反腐败就是在这样波动中进行的,目前到了必须走出困境的时候了。

[责任编辑:戴韶芬] 标签:李永忠 项规定 立信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