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昭辉:春秋航空禁飞黑名单是切割还是切腹?
2010年03月02日 10:23 民航资源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然后我们再转回春秋航空的黑名单制度上来。其实旅客和公共航空运输企业在履行航空运输合同过程中,双方是典型的民事法律关系,是平等的民事主体间的合同行为,在法律上不存在地位的不平等。从运输合同的特点我们看得也很清楚,在运输合同成立、生效、履行、完成等诸环节中,旅客和承运人间双方当事人既是权利主体,又是义务主体,他们的权利义务始终是是相互的、对等的,旅客享有的权利就是承运人必须履行的义务,承运人享有的权利就是旅客必须履行的义务。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承运人由于占有资源、信息、技术、资金等方面的优势,在设定合同权利义务条款方面有着旅客所不能比拟的优势地位。但是有得必有失,航空公司因自然垄断所形成的这种优势地位也会给自己戴上金箍咒。从形式上讲,完整的航空运输合同包括运输凭证、运输条件、有关国际公约或政府规章对航空运输的规定、承运人对航空运输的其他规定等等,从内容上讲,航空运输合同包括运输凭证上所载的缔约双方、承运人制订并经航空运输使用人认可的关于双方权利、义务的详细约定,以及有关国际公约及国家法律、政府规章关于航空运输合同双方权利义务的强制规定等。简而言之,航空运输合同在实质上体现为明示存在的航空运输凭证、公示生效的航空运输条件和公布实施的航空法律法规三者的有机结合。

因此我们可以这么说,由于春秋航空是把“黑名单”制度写进其对外公布生效的运输条件中的,在《春秋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总条件》中做了明示规定:第二章第五条拒绝运输情形“12、旅客曾有航班上的不良行为记录,并且春秋航空有理由相信此种不良行为仍有可能再次发生”。

虽然我们对春秋航空“有理由相信”的能力半信半疑,但是这一条款却是从实质到形式上都是属于航空运输合同的一部分,暂且不论是否是霸王条款,对合同的法律地位我们当然应该予以必须和充分的尊重。正如民航专家许凌洁所称,从法理、法律及民航运输合同特殊性分析,航空运输企业有权利制定旅客“黑名单”。但旅客“黑名单”是企业设置,因此应考虑“私权纠纷”所涉之人,而非“公权规定”之人,民航专家邹建军也认为航空公司是一个企业,它提供的服务也不是满足无限的需求,它只能满足它承诺的,它的成本控制能够支撑的服务。

因此对春秋航空究竟有没有权设置黑名单的疑虑可以打消了。当然作为旅客来讲,对承运人设置黑名单一事也不必过于紧张,我们应该看到,既然春秋航空为自己量身订做了这一权利条款,那么它当然已经做好了履行相应义务的种种准备,比如说,旅客如果没有不良乘机记录,是否应该享有更加充分的权利?例如可接受更加贴心的服务,或者有旅行积分、购票折扣等方面的优惠?又或者例如,要求春秋航空公布有哪些理由可以让其相信旅客会故伎重演?更或者我们可以扩张要求一下,对于诱发占机、霸机、冲击机场和航空器等非法维权行为的航班延误、取消、变更,春秋航空会有哪些行之有效的应对措施和处置方案细则?如何保障旅客能够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充分维权?如何保证旅客在“非当场”的情形下不会有自己权利被忽视的感觉?……

春秋航空设置“黑名单”制度,究竟算是切割还是切腹,目前我们尚难最后下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家公共航空运输企业在法治轨迹上的有益尝试。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勇士,虽然勇士的结局都不怎么样,但相信假以时日,国人会以平静的心态接受“黑名单”制度,就如同接受禁止随地吐痰一样。当然,希望所有的旅客无论心中有多少难言的愤怒,都请理智维权,我们也要给包括春秋航空在内的承运人一个机会,让他们最后灰溜溜地自行结束可能会变得无趣之极的“黑名单”制度。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何翠娇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