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救援队国外历险:一个玻璃瓶从暗中飞来
2010年12月14日 11:17 科技日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重大自然灾害医疗救援体系的创建及关键技术、装备研发与应用”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这是武警部队后勤系统获得的第一个国家奖,也是迄今我国唯一灾害医学救援领域获得的最高国家奖。

研发的野战车载医院救援保障车组,融前接后送车、医疗物资保障车、后勤生活保障车、留观治疗车为一体,最大限度发挥野战医院的救护作用,填补国际空白。

创建了我国第一个医学救援研究所,创建了我国第一个“救援医学系”本科专业,为我国救援事业培养了大批后备力量。……

中国国际救援队医疗队队长、武警总医院院务部主任侯世科带领医学救援研究课题组奋力攻关,用生命践行使命,在国际国内重大灾害救援中,书写了共和国一名当代军人的忠诚和辉煌。今年,他被武警部队评为第十三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

重大灾害救援中,他冲锋在前舍身为民

海地大地震发生后,侯世科率领中国医疗队经过21小时的飞行抵达太子港。震后的海地首都太子港,残垣遍地、尸横累累,灾民的呼救声不绝于耳。

安全的地方无病人,有病人的地方不安全。我们代表中国,每个队员都是一张中国的名片!40℃的高温下,侯世科和队员们身穿防弹背心,头载防弹头盔,在最危险的总统府前设立流动医院。当侯世科正在埋头为一个耷拉着半只耳朵的孩子清理包扎时,一个装满不明液体的玻璃瓶从暗中飞来,在他脚边摔得粉碎。

侯世科没有退缩!

爱心抛洒世界,世界赞誉中国。海地总统夫人贝勒里维专程到中国国际救援队营地看望他和医疗队队员。她双手合十在胸前,真诚地对侯世科说:“衷心感谢中国对海地的援助!海地人民感谢你们!”

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他带领医疗队第一时间赶到灾区。20多个生死时速的抢救之夜,他和队员转战都江堰聚源镇、绵竹市汉旺镇、北川县、绵羊市郊等重灾区。

玉树地震发生后,他又第一时间带领医疗队到达玉树。安排队员们扎营休息后,他却拉上副队长樊毫军开始了每次战斗前的“踩点”,一口气勘察了4个废墟,直到次日凌晨4时,才钻到卡车里躺下。刚刚睡着的樊毫军被声响惊醒,发现队长在呕吐,一阵猛过一阵,胆汁都吐出来了。樊毫军急忙要去叫人,被侯世科坚决制止。

“此时回去,和战场上当逃兵没有什么区别,我是带队的,宁可牺牲在这里,也决不躺着出去!”侯世科不容商量。

中午,侯世科醒来,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和我的队员在一起”。在玉树体育场,他坐在一只木箱子上,挂着吊瓶,一边输液,一边指挥,终于搭建起玉树灾区的第一座“帐篷医院”。

“帐篷医院”为众多伤者带来福音。他们在高原缺氧、交通瘫痪、缺衣少食的恶劣环境中,创造了这次高原救灾多项第一:第一支到达灾区的省外医疗队,建起震后第一所“帐篷医院”,开展了震区第一台外科手术,是第一支在震区上山下乡的医疗队。

创新为民科技救灾,他打造生命之舟

历经10年生命与使命的洗礼,给了侯世科很多感动和难忘,但最让他刻骨铭心的,却是那一个个因救治不及时而流失的生命。

他忘不了2001年中国国际救援队成立时,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的深情嘱托:“要根据国内外重大灾害的救援经验,尽快开展科学研究,建立与国际接轨,适合我国国情的救援模式,研发关键技术与装备,运行规范,提升我国灾害医学救援的能力和水平。”

虽然国内具体救灾实践经验多,个案报道多,但尚缺乏对重大灾害医疗救援的系统研究。于是,他总结归纳出目前面临的5大难题:一是没有经验借鉴:由于经济实力、社会体制不同,国外的救援模式并不适合我国国情;二是没有学科研究:灾害救援作为一项临时性应急工作,还未上升到一门学科去开展研究;三是没有技术支撑:缺乏针对灾害条件下的救治技术规范。四是没有专用装备:缺乏从事救援行动的专业化装备;五是没有专业人员:缺乏搜索—营救—医疗三位一体的专业化救援队伍和培训。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 凤凰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齐越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