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春空难调查组组长:调查结果要经得起历史检验
2010年08月29日 03:29现代快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8月27日傍晚,10名伊春空难伤员送抵北京接受治疗 新华社图

凭吊现场,飞机残骸被盖了起来

救人英雄马学千

进展

民航局副局长李健——空难调查将从八个方面展开

昨日,国务院伊春特别重大飞机坠毁事故调查组在伊春成立。上午10时许召开的首次会议上,事故调查组组长、国家安监局副局长梁嘉琨称,“8·24”空难是一次损失惨重、社会影响严重的坠机事件,要不流于形式地进行调查。

会议公布了调查组成员名单,它们来自国家安监局、监察部、民航局、全国总工会、公安部、国资委、黑龙江省政府等多个部门。调查组下设技术、管理、综合和专家四个小组。

此外,中国民航局副局长李健在伊春表示,因为所有涉及的专业都要进行调查,伊春空难调查将涉及到飞机的制造商、运营商、运行人、飞行、维修、空管、机务、机场等八个方面。

梁嘉琨表示,伊春空难调查要依法依规,实事求是,注重实效,给遇难者及其家属一个交代,给社会公平正义一个交代,给法律尊严一个交代。调查结果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要对遇难者及家属、对社会都有交代。

梁嘉琨要求,民航系统要深刻吸取此次事故教训,认清当前民航面临的严峻安全形势,严格落实安全责任制,严格控制飞行总量,严把飞行准备关,全面加强民航安全工作。

会议明确事故调查组的主要职责:查明事故的直接原因和间接原因,认定事故的性质,查清事故责任,并提出对事故相关责任人和单位的处理意见。

最后,调查组指出事故救援工作非常及时,一方面肯定了应急机制的作用,同时也强调了乘客自救的作用,认为救援工作是航空史上的奇迹。

回应

民航局新闻发言人——“疲劳驾驶说”不准确

昨天,针对有媒体称“民航局称伊春失事客机机长疲劳驾驶”一说,民航局新闻发言人表示,有关本次事故的调查正在进行当中,目前未就事故调查发布过任何结论性信息。

此前,有记者查阅民航资源网上河南航空当天的飞行记录,发现失事飞机当天计划执行的航程多达10个,机长齐全军及机组人员在失事之前已经历了4次飞行。

据媒体报道,针对媒体“机长的‘疲劳’会不会是事发原因?”的质疑,国家民航总局新闻处处长钟宁表示:这个问题是绝对不存在的,按照民航总局的规定,每个机长都有固定的安全飞行距离标准,一旦机长的连续飞行距离达到上限,机长会立即拒绝飞行。因此事发当天,机长齐全军不可能是疲劳驾驶。

伤者

又有两名重伤者脱离生命危险

经过医护人员全力救治,又有2名在哈尔滨治疗的伊春空难重伤员脱离生命危险,至此,32名在哈尔滨救治的重伤员已有17人脱离生命危险。另据中国民航局副局长李健表示,截至27日,坠机事故的54名伤者中,已有45名转至哈尔滨等地接受救治。

逝者

40名遇难者身份确认

伊春市委宣传部透露,截至昨日凌晨6时,已有40名遇难者和家属通过DNA检验比对,从全国各地赶来处理善后工作的家属也得以确定遇难亲人遗体。

记者从伊春市公安局获悉,DNA实验室一共提取了遇难者家属DNA血样51份,和42具遇难者遗体上的样本进行了比对,目前已经确定40名遇难者身份,尚有1人正在检验中。此外,因为还有1名家属尚未赶到伊春,所以目前还未能提取到遇难者家属的DNA血样。

故事

残疾保洁员烈火中救出7人

经历了忙碌的三天,在送走绝大部分伤员之后,伊春机场的工作人员总算可以歇下来喘一口气了。8月27日下午,几名目睹了空难经过和第一时间参与救援的机场工作人员在候机大厅向记者回忆了空难及救援的经过。

年轻小伙郭继伟是伊春林都机场的地面保障人员。他向记者回忆说,8月24日21时30分钟左右,他们照例在机场等候VD8387航班的抵达。“我们都已经看到天边传来的飞机灯光了,看上去一切正常。灯光越来越近,但不知怎么的,灯光突然没了。之后就传来一声爆炸。”

所有在场的人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机场塔台迅即通报了情况。当时机场保洁员马学千正在安检区打扫卫生,他听到经理在对讲机里喊:“全体男人集合!全体男人集合!”转瞬间,机场的男性民警、地勤全部集合在了操场上。

马学千今年47岁,伊春当地人,从小就因病腿残,3个月前才到机场干保洁员的工作。行走不便的他,竟然拖着残腿第一个冲到了熊熊燃烧的客机旁,英勇地救出了7名伤员。

机场的40名工作人员集合后,马学千跑上了率先驶向事发地点的一辆消防车。他粗略算了一下,车子启动距离事发仅七八分钟左右的时间。消防车抄便道靠近了事发地点,停在了跑道的围栏边上。

当时飞机已经爆炸,马学千只见眼前一片火光,地上趴满了痛哭惨叫的伤员。他下车后迅速往火堆靠近,希望能尽快把靠近火堆的伤员带离危险地带。此时,伤员们已经开始组织自救,马学千见一个男人正抱着一个全身衣服被烧光了的女人往外跑,他赶紧脱下自己身上穿着的大衣,披到了女人身上。

再往里面走,他看见有两名伤员躺在地上,被严重烧伤,无法动弹。他问这两名伤员再往里是否还有伤者,他们费力地回答他说“有”。马学千叫这两人躺在原地别动,他进去把其他伤员拉出来之后再来救他们。

越往里走,飞机燃烧形成的烟尘越大,死里逃生的乘客无不紧捂着嘴巴和鼻子,但还是难免被呛到,咳嗽声响成了一片。飞机的坠落地点是机场内的野草地,草足有一米多高,许多伤员逃出机舱后往外跑了没多远就跑不动了。

马学千叫伤势不重的伤员们互相搀扶,一定要走得尽量远,他担心飞机会再次爆炸,他担心火势会蔓延。他本人则重点搀扶那些骨折、烧伤的重伤者。最终,他连搀带架,总共转移出了7名伤者。

救人后,马学千并没有歇下来,他转而又加入到了灭火的行列中去。现场出动了一辆水车和一辆消防泡沫车,消防中队副队长徐鹏要求大伙儿“打一枪水,打一枪泡沫”,如此轮流循环。徐鹏还叫大家别把水打得太高,因为草堆里还有人,免得误伤他们。最后,一车水和一车泡沫都被打光了,火势得到了有效地控制,但未能完全扑灭。

当救护车和机场的巡场车把搜救出来的伤员都送到医院以后,马学千的心却难以平静,他说他“并不觉得累”。

本版稿件综合《新华网》、《楚天都市报》、《广州日报》、《深圳商报》

祭奠

大雨中、失事现场  家属凭吊亲人

昨日是伊春空难的第五天,当地降下大雨。DNA比对结果基本完成后,部分遇难者家属,终于获准来到空难现场凭吊,寄托哀思。已被银色布遮盖的飞机残骸,深深刺痛了家属的内心。触景思人,很多人现场哭晕。凄惨幕幕,睹者泪下。

下午2时许,当地政府租用的数十台大巴和公交车,缓缓出现在伊春林都机场的路面上。2时40分许,近十辆小车再次驶来。雨雾笼罩中的机场,在这一刻似乎停止了运转,所有的工作人员,默默地注视着车队驶过,神色黯然。

百米外的飞机残骸,仍躺在那里。那是亲人们最后歇息的地方。家属们均身着素衣下车,慢步,缓走,啜泣。在迈入停机坪跑道的刹那,很多家属,压抑许久的情绪瞬间释放,放声大哭。他们的步伐沉重,似乎每往前面走一步,破碎的心都会被再次撕裂。

这里,就是这里,五天前,他们的42名亲人,殊途同归。谁能想到,命运会以如此残酷的方式,将这些陌生的家庭拴在一起。从此,阴阳相隔,生者戚戚。

下午3时08分,两台公交车先驶了出来。远远地,记者看到:家属们的左胸上都佩戴着白花,很多家属瘫坐在坐椅上,眼眶红肿。

此前的当天上午,空难遇难者遗体认领已在伊春市北山殡仪馆进行。前期,共有20名遇难者遗体被其亲属认领。

理赔

青岛一家三口获赔近600万元

记者从事故小组获悉,在多方斡旋下,“8·24”空难中,未购买保险的遇难乘客姚丽女士,由第三方免费提供了巨额保险单,总计获得了460万元的巨额赔付,这将是涉及航空意外保险赔付的最大理赔额。

其他遇难乘客的赔偿问题迄今仍没有具体方案。航空法专家张起淮教授认为,空难赔偿应当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突破40万元赔偿金额的上限,并且提醒遇难者家属可获得保险公司和航空公司的双重赔偿。

此次遇难乘客中来自青岛的一家三口,机票由妈妈姚丽使用自己的银行信用卡在网上订购,总计3张。与此同时,姚丽还为丈夫徐瑛及孩子徐鹤宸购买了两份航空意外险。

已经购买了意外险的徐瑛和徐鹤宸,每人将获得40万元的赔偿。而没有购买意外险的姚丽却获得高达460万元的保险赔付。

加上意外险分别赔付给徐瑛、徐鹤宸的40万元,以及河南航空作为承运人要赔付的金额,估计姚丽一家三口最终获得近600万元。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何帅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