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春空难乘客开舱门让他人先跳 自己被烧伤(图)
2010年08月27日 00:34东亚经贸新闻 】 【打印共有评论0

悲痛的遇难者家属

伊春空难震撼中国人情感世界

黑龙江伊春客机失事,中央台三路记者赶赴现场。记者刘黎辗转12个小时才从北京赶到了伊春,用她的细心观察和真实体验给我们勾勒了事故发生后的伊春印象。

开车绕道佳木斯,往伊春赶的时候,天色开始逐渐变暗,不到晚上7点,天空中只剩下了最后一抹火红的夕阳。夕阳的下端,雾气在树林中飘浮,远山在雾霭中若有若无。204省道上,车辆不多,每隔几十米,道路两旁还有明亮的地灯给前行的车辆照明,我们的车就像一头扎进了雾里,能见度极差。有报道说,伊春客机失事时,林都机场的雾气很重,仿佛有种错觉,21个小时前,机场的天气状况可能和我此刻的感受类似吧。

伊春是个地级市,但面积不大,不到8点,路上的行人和车辆已经稀稀落落。42人遇难,54人受伤,搜救工作已经结束,伊春小城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这宁静,是我们一起在感伤。偶遇到的中年妇女,有人喊她嫂子,有人喊她花姐,她被二三十个人簇拥着,已经哭干了眼泪,瘫倒在酒店大厅的沙发上,呼喊着她在这次事故中不幸遇难的丈夫。亲人朋友围在她的身边,告诉她儿子离不开她,给她打气,让她振作。

伊春与俄罗斯隔江相望,小兴安岭纵贯全境,享有“天然氧吧”的美誉。这个怡人的东北森林小城,此刻充满着泪水与悲伤。

伊春客机失事,中国民航2102天安全纪录终结,终结的可能还有几十个家庭的快乐生活。

伊春噩梦,失去亲人的苦痛也许永远无法平复,这场噩梦,震撼了所有中国人的情感世界。愿逝者安息,空难不再!我们一起祈祷,这样噩梦至此画上句号。(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  

感人时刻

“我多想拉他一把,但我做不到”

这次空难,给每位遇难者家属都带来了无比的伤痛,给每个幸存者都留下了难以抹去的记忆。几天来,每个幸存者向记者讲述当时的种种情节时,眼神都显得那么惶恐。幸存者黄保进说,那个时候,“我多想拉他一把,但我做不到。”

“睡梦中常被惨叫声和呼救声惊醒”

26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伊春市传染病医院。幸存者彭石海的伤情有所好转,精神状态也比前一天好了很多。彭石海没有让家人过来,他说,家里离这里太远了,他告诉家人,他只受了点轻伤,并无大碍。

彭石海说,两天来,他一直没有休息好。晚上一闭上眼睛,当时的场景就会浮现在眼前,他会想起他遇难的两个同事,会想起当时逃跑时其他乘客的种种表情。

“太惨了,两天晚上,睡梦中常被惨叫声和呼救声惊醒。”彭石海说,他脑海中一直抹不去当时的情形,每天晚上都难以入睡。

一位男子太紧张,没有打开安全带

黄保进和彭石海是同事,当时他们都坐在18排。彭石海和黄保进坐在过道两侧。黄保进说,他经常做飞机出差,每次坐飞机有个习惯,就是在飞机要降落的时候,他常常会把安全带解开,这次也是,在飞机着陆时出现剧烈的颠簸,他由于没系安全带,头部撞到了前排座椅上,头部受伤,但现在已无大碍。

“我当时意识到飞机出故障了,在飞机落地后,马上离开座位,由于没有系安全带,我离开座位的时间很短。”黄保进说,在他跑向机舱门的时候,突然被绊了一下,但没有被绊倒。“当时有个人趴在地上,我被绊后从他身上跳了过去。”黄保进说,在大家忙着逃命的时候,没人顾得上去拉那个人一把,还有很多人在逃跑的时候摔倒,最后都没有逃出来。

“我多想拉他一把,但我做不到。”黄保进说,现在他都能想到那人当时的表情。除了这个人以外,黄保进经常还能想起另外一个人男人的面孔。黄保进说,在飞机出事后,那个人没有跑出来。飞机火势蔓延得很快,着火后产生的浓烟也比较大,他怀疑可能是由于那个男子太紧张,没有打开安全带。

“我很好,你听我的声音多亮啊!”

在这次灾难中,我们应该记住一个人,这个人是黑龙江省教育厅的工作人员焦某。

在飞机出事后,焦某和另外一名男子奋力地打开机舱门,为机舱人员逃生争取了时间。在伊春市传染病医院的病房内,焦某和家人、同事讲述了当时的经过。

据他的同事介绍,焦某是从哈尔滨到伊春市参加一个会议。在发生空难后,焦某第一个冲到机舱门前,和另外的人奋力地打开机舱门,并让冲到机舱门前的乘客先跳了下去,等他要跳的时候,有人拽住了他的鞋,焦某的腿部和胳膊被烧伤。

焦某的妻子说,在焦某上飞机前,他们通过一次电话,在电话中,焦某的妻子还问他,为什么不坐火车,焦某告诉妻子,他乘飞机很安全。

空难发生后,焦某远在澳大利亚的女儿得知消息,马上拨打了焦某的电话,但电话一直打不通。

事后,焦某用同事的电话给女儿打了电话,在电话中,女儿询问他的情况,“我很好,你听我的声音多亮啊!”焦某忍着疼痛大声地告诉女儿他没事。

一名遇难者即将要当爸爸

在此次空难中,有两名福建长乐人,分别为1985年出生的郑秋贵,1983年出生的董辉,两人均在广西做轧钢生意。他们前往伊春,是为了参加在当地举办的钢铁会议。26日7时许,俩遇难者的家属赶到伊春处理后事,却因当地善后处理不畅,引来遇难者家属的不满。

遇难者郑秋贵和董辉两人都刚领结婚证不久,两人都未办婚宴。一位小孩刚满1周岁,一位小孩下个月出生。遇难者郑秋贵,系长乐松下镇垅下村人,他有兄妹3个,他是家里的老幺,一向最受母亲的宠爱。伊春飞机失事后,郑家人得知郑秋贵也在飞机上时彻夜未眠,等候遇难者名单的公布。25日7时,郑秋贵遇难的消息传来,一家人顿时陷入痛苦之中,随后郑家人让郑秋贵的妻子和其他几名亲属前往伊春处理后事。

郑秋贵的叔叔说,去年,郑秋贵领了结婚证,妻子是一名四川女孩。结婚一年多,现在有个刚满一周岁的可爱儿子,他们明年就准备回家办婚宴,没有想到如今却两世隔绝。

和郑家人一样,噩耗传到董辉家中,董父忍不住哭了,董母当场昏厥过去,怀孕的妻子伤心欲绝。董辉的弟弟董勇和堂兄董忠辉以及其他几名亲属,与郑家人一起赶到伊春。

烧伤最重患者开口:我要活下去

由哈市第五医院专家组成的医疗组接诊了两名烧伤最重的患者。其中,40岁的周彩芬全身99%深三度烧伤,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要活下去”。

彩芬的家人介绍,他们一家人住在江苏宜兴,在当地一家环保企业做销售,事发当天彩芬和一名男同事前往伊春出差,事发后她的同事腰部受伤,伤情不重,随后打电话通知了他们。周彩芬的丈夫冯兵得知此事后连忙赶往伊春,半路上得知了周彩芬被送到哈市救治,他就和65岁的父亲25日下午赶到了哈市。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何帅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