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州:力推双语教育促少数民族发展
2010年10月29日 11:20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每当有老师或者参观者走过之时,孩子们都会热情地前来打招呼

每个少数民族学生每月可以领取220元的生活费,图为食堂公告牌

近日,新疆自治区政府发布《自治区少数民族学前和中小学双语教育2010至2020年发展规划(意见征求稿)》要求,2020年实现中小学少数民族学生双语教育全面普及。“双语教育”在中国最西端的克孜勒苏自治州阿合奇县已经开推,对于促进就业和社会稳定具有积极意义。同时,这一政策的微调也表明,新疆发展思路的变革,将更加重视内炼,只有强力推进教育扶贫工程和双语教学,提高各民族的文化素质,才能使少数民族群众充分参与市场竞争,分享经济和社会发展成果。

“你能告诉我,这个汉字是什么意思吗?”10月22日傍晚,在喀什东郊的一家清真餐馆中,50多岁的维吾尔族店主用生硬的普通话,指着汉字“梨”向凤凰网编辑讨教,在耐心的讲解和标注了汉语拼音之后,这位维吾尔民族同胞热情地送来了三个烤羊肉串,这是最淳朴的答谢方式。喀什将划为经济特区的消息传出后,各族民众学习普通话热情高涨;

“宝宝,你好!你也要说'老师,你好。'”10月28日清晨,在中国最西端的克孜勒苏自治州阿合奇县,双语中心幼儿园的老师正蹲下身子给刚进入校门的少数民族儿童讲授第一堂课,阿合奇县是中国柯尔克孜族最为集中的聚居地带。

在中国少数民族最为集中的南疆地区,普通话或汉语是一个有所禁忌的词汇,它的标准说法是“通用语言学习”或者“双语教学”,这项工作一度被政府和民间忽视过。如今,这种情况正在改变。

就业是第一驱动力

在少数民族聚居的南疆地区,来自就业的压力是“双语教学”发展的第一推动力。

“我希望孩子能够学习好通用语言,将来可以更好的就业,更好地服务社会。”在阿合奇县卫生局工作的阿娜尔·古丽向凤凰网介绍说,她从小在汉语学校就读,全家人都赞成让孩子及早地接受双语教育。10月28日,凤凰网一行在阿合奇县双语中心幼儿园看到,古丽四五岁的儿子身着柯尔克孜民族盛装,正坐在教室内听教师讲课。

在人均年收入只有1801元的克州农牧区,甚至有不少家长为了让孩子能够接受更好的“双语教育”,不惜进城租房居住,一边做生意维持生计,一边照顾孩子读书,只有让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才能走出大山。在这个财政自给率不足7%的地区,劳动力转移也是最为可行的脱贫途径之一。

“如果在东南沿海发达省份打工,年收入至少可以达到3万元左右,而在这里从事农牧业只有不足2000元的年收入,这笔账老百姓算得都很清楚。”阿合奇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叶金锋坦言,对于深居大山和戈壁滩上的农牧民来说,走出大山、外出务工的道路并不平坦,最为重要的就是语言障碍和相对落后的劳动力素质。

阿合奇县的困境只是南疆三地州的一个缩影。在经济特区喀什“用工荒”与“就业难”之间的对立更加显著。喀什地区总人口将近400万,官方公布的城镇登记失业率为3.85%,占当地人口90%的维族民众,由于文化水平、语言等原因,就业渠道并不通畅,但很多投资企业却面临着用工荒。“成本中的很大一部分是工人工资,要高出内地民工工资的三成。”喀什高森水泥厂的工人大多来自内地省份,董事长李高平说,他们每年要为此多支出700多万人民币的“调迁费”。

强力推进教育扶贫工程

只有让民众接受较为完备的教育,才有可能走出大山。

“现在普通老百姓,对双语教育的认识是非常清楚的。群众也深深地感受到,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如果不能很好的掌握国家通用语言、文字,那么将来交流、外出都会有很多困难和问题。”10月28日,克孜勒苏自治州党委书记闫汾新在接受凤凰网专访时表示,在有着38个民族的克州,学习通用语言已成为各民族的共识。

在2004年底的克州党委七届五次全委扩大会议上,闫汾新明确提出要以“小手牵大手,走出大山,摆脱民困,强力推进教育扶贫工程。”自此,克州开始强力推行教育扶贫工程。在财政极度困难的情况下,克州压缩日常行政开支,积极争取国家和对口省市、单位的援助,对教育资源进行优化整合,建设了建筑面积13.4万平方米的教学楼、住宿楼等硬件设施。目前,全州已经形成了“小学办到乡村、初中办到县、高中办到州”的教育格局,2009年全州初中教育入学率达到99.83%。

“每个少数民族学生每月可以领取220元的生活费,这包括国家财政补助,江苏无锡的援助和县里干部的捐助。”阿合奇县同心中学校长刘新军介绍说,学生每天都可以得到牛奶等营养套餐,学校硬件设施日益完善,拥有5万册图书的图书馆、现代化的多媒体教学设施等都已配备。

教育消除民族间的隔阂

在南疆地区曾流传着一个故事。1958年,誓言要骑毛驴进京看望毛主席的库尔班老人,被安排乘飞机参加国庆观礼归来后,这样描述观礼场面: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挥舞着帽子。问,“谁的帽子?”群众都热情地挥舞着手臂说,“我的帽子”。如今,虽然故事真伪已无从考证,但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中华各民族之间的融融之情可见一斑。

10月28日上午,凤凰网参观了同心中学,感受到了同样的氛围。美丽的校园坐落在山脚下,来自不同民族的学生们正在操场上进行体育运动,讲着流利的普通话,每当有老师或者参观者走过之时,孩子们都会热情地前来打招呼,展现出少数民族特有的热情。

该校教学设施也与内地没有太多的不同,只是在每个教室的讲台旁都张贴着一张“民族团结公约”,第二条赫然写着,“全体师生在思想上、行动上要充分意识到新疆的主要危险来自民族分裂主义活动和非法宗教活动。”

“我们推进教育扶贫,推进双语教学的目的不仅仅是让孩子将来能够走出大山,而是还要把文明带进大山,教育能够消除民族之间的隔阂。”同心中学校长刘新军告诉凤凰网,该校目前有来自柯尔克孜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回族和汉族等民族的学生,他们之间关系非常融和、团结,他们的父辈之间通常并不打交道。教育带来文明,不少来自山区农牧民家庭的学生,在入学前通常没有刷牙等卫生习惯,甚至会撞到食堂的玻璃门。对此,同心中学的老师还要定期安排学生洗澡、教会学生使用马桶等。

从补偿转向机会平等

在少数民族地区,推行“双语教学”已被提到政策层面。

10月6日,《自治区少数民族学前和中小学双语教育2010至2020年发展规划(意见征求稿)》透露,新疆将根据各地实际情况逐步实现双语教育的全面普及,2012年基本普及少数民族学前两年双语教育,2015年中小学少数民族学生基本普及多种模式的双语教育,2020年实现中小学少数民族学生双语教育全面普及。预计届时接受双语教育的中小学少数民族学生达到261.76万人。

此前,新疆民族政策白皮书中规定,“自治机关决定各级学校的教学用语。少数民族为主的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使用本民族或者当地通用的语言文字进行教学。”这一政策导致很多维吾尔族学生没有学过足够的汉语,影响了就业和民族之间的交流。

中国现行的民族政策是在上世纪80年代基本确立的,大致沿用苏联、南斯拉夫等国家的经验,强调“民族平等”,采取了多种层面的政策措施向少数民族倾斜,这不同于西方国家的“机会均等”。例如,在计划生育管理方面,少数民族家庭通常可以比汉族家庭多生一个孩子;新疆自治区曾规定,中央企业20%以上的职工、本地国有企业40%以上的职工、大学里40%以上的学生必须是少数民族;少数民族的轻度犯罪行为可以获得轻判,这被简称为“两少一宽”。

无疑,上述措施带有“政策补偿”的倾向,强力推进教育扶贫工程和双语教学,提高各民族的文化素质,才能使少数民族群众充分参与市场竞争,分享经济和社会发展成果。(齐锐)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齐锐 编辑:谭不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