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朝鲜为何突然对美服软?

朝鲜为何突然对美服软?

金正恩毫无预兆释放美囚犯,允许美军机入境接走,美要求做更大让步。

市场与法治

许成钢:改革必须直面私法缺失

中国面临最大的问题是自古以来没有私法,绝对私有产权是私法。

读药

阎连科:我是命定感受黑暗的人

阎连科10月22日受领卡夫卡奖,演讲时说:我是命定感受黑暗的人。

博鳌再爆“微信收费之辩” 刘炽平重申不向用户收费

2013年04月08日 02:26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博鳌论坛再爆“微信收费之辩”

腾讯总裁刘炽平昨日在博鳌论坛上发言。图/IC

中移动原董事长王建宙昨日在博鳌论坛上发言。图/IC

近日,关于三大运营商即将向微信收费的消息引发业界激烈讨论。在昨日博鳌亚洲论坛的《移动互联:热点的“冷”思考》分论坛上,“微信到底该不该收费?该向谁收费”等问题再次引发与会代表的热议。腾讯总裁刘炽平和中移动原董事长王建宙两位业界“大佬”也展开了“辩论”。

新京报讯(记者沈玮青刘兰兰)关于微信是否应该收费的话题近期广受社会关注,昨日该话题也成为了正在举行的博鳌论坛上的一个热点。腾讯总裁刘炽平和中移动战略决策咨询委员会主任、中移动原董事长王建宙两位业界“大佬”昨日再次展开“辩论”,这也是腾讯高层与中移动前高层首次就微信问题的公开对话。刘炽平表示,微信不该再有额外收费。而王建宙表示,微信确实加重了运营商的网络负担。

微信收费传言引业界激辩

此前,关于运营商即将向微信等OTT(Over The Top,指利用其他运营商的宽带网发展自己的业务)服务商收费的消息引发业界激烈讨论。

在昨日博鳌亚洲论坛的《移动互联:热点的“冷”思考》分论坛上,“微信到底该不该收费?该向谁收费”等问题再次引发与会代表的热议。

刘炽平在会上再次表达了不应就微信基础服务向用户收取费用的意愿,并希望能尽快与运营商达成合作意向。

刘炽平:不要相信网上传言

近日,微信将对个人用户收费方案的版本在网上流传,方案有语音一毛一条、短信五分一条、10元包月等。

对此,刘炽平在论坛上重申微信不会向用户收费。“不要轻易相信网上传闻,微信不应该收费,也不会收费。”

他说:“我们坚持相信微信作为基础服务不应该有额外的收费,因为用户已经在流量上付了最基础的费用,在全球其他的市场里面,没有一个国家是需要用户为这种流量或服务付费的”。他还表示,在移动互联网上,运营商和服务商会找到更多的共赢机会。

如果可以通过这种新的互联网应用,让更多的人把时间、应用、流量放到无线互联网上,整个市场都有很多机会。

王建宙:收不收费是世界性难题

作为中国移动原董事长,王建宙昨日在论坛上自然站到了运营商代表的位置。他以“退休后不再谈中国移动相关问题”为由避而不谈,但在再三追问下,他表示全世界运营商都面临OTT服务商是否应分摊运营商的网络成本,这是个世界性的难题。

王建宙表示,OTT服务虽然为运营商带来了大量的流量,同时也确实大幅提升了运营商对网络投资的成本,运营商因此加大的投资成本远大于在流量方面的收入。他未直接表达是否赞成对微信收费,只表示要兼顾消费者、腾讯和移动互联网营运商三方的利益,才符合客观经济规律;另外,可通过优化技术,降低微信占用互联网资源的成本。

王建宙也认为,从长远来看,电信运营商和OTT服务商应当是合作共赢的关系,而非竞争关系,OTT必须利用电信运营商的基础网络才能发展,而运营商未来的收入模式也将从话音转向流量。

超七成被调查者反对向微信收费

此外,在场其他嘉宾也表达对此事的看法。

VIVA无线新媒体创始人兼CEO韩颖表示,微信收不收费是一个市场问题,应交由市场决定,由移动运营商和腾讯公司共同商量。

昨日,博鳌亚洲论坛还展开一项针对3000多人的调查,调查结果显示,9.8%的人投票支持“只要不向消费者收费就行,支持运营商向腾讯收费”;71%的人反对收费,他们认为“就算微信对消费者免费也不应该向腾讯收费”;最后,19%的人认为“只要我自己不出钱,收不收钱跟我没关系”。

■ 背景

工信部两次称微信将收费

工信部部长苗圩日前在参加第二届“岭南论坛”时表示,微信有收费可能,但不会大幅度收费。目前工信部正在协调运营商向微信收费一事,已要求运营商制定相应解决方案提交工信部。

苗圩认为,运营商向腾讯收取流量之外的费用是“合情合理的”,“但是绝不能占有垄断的这个地位,卡死像腾讯这样一个非常好的企业。”

4月5日,又有报道称,接近工信部决策层的知情人士透露,微信收费是肯定的。微信收费并非双重收费,未来公布的收费的统计方法与运营商的统计方法不一样,目前如何收费还在研究中,“但OTT迟早会抛弃传统管道的。”

■ 观点

“电信运营商不应双重收费”

中国计算机学会4月6日在北京就“微信收费”事件发表特别声明,反对三大电信基础运营商对微信收费。

该学会认为,三大国有基础电信运营企业在未经有关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试图增加收费名目是没有依据的,三大电信运营商提供的是通信设施服务,已经向客户收取了使用通信设施费用,如果再收取客户的费用(无论是对增值服务商还是终端客户),则涉嫌双重收费,于法于情于理均站不住脚,建议国家加强对电信领域垄断行为的监管。

对于计算机学会的声明,电信分析师付亮认为,此声明符合多数民意,但必须指出,腾讯与中国计算机学会曾互有多次合作。他认为,目前,移动互联网还处于萌芽期,什么样的收费,都对整个行业是致命的,最终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企业、用户都是输家。而且收费并不能解决技术问题。

■ 回顾

腾讯四次否认对个人收费

“微信收费”一说在市场引起了很大争议,很多用户误以为“微信收费”之说是指微信要对用户收费。

对此,腾讯一再进行否认。3月15日,正在参加两会的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回应称,运营商向微信收费是假消息。腾讯公司也随即表示,外界有关微信将向用户收费的言论纯属谣传。

3月23日,马化腾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再次辟谣,称微信不会收费。

在工信部两次表态微信可能收费后,微信官方微博于4月5日发布辟谣消息,否认了各种流传收费的传闻,并表示微信的基础业务不会收费。昨日,腾讯总裁刘炽平的说法也是腾讯第四次做出此种表态。

■ 举措

中移动上线飞信公众平台

中国移动飞信公众平台近日“悄然”上线,其界面功能与微信公众平台类似。中移动对飞信的改造也被认为是对抗微信的举措之一。

飞信用户和中国移动用户可直接登录飞信公众平台,记者登录后发现,其自动回复、群发消息等功能与微信类似。在用户认证方面,飞信公众平台比较麻烦,需要填写申请表及承诺书、提交营业执照、加盖公章等。

这也是在微信的挤压下,中国移动对飞信的一次重构举措。此前,中国移动曾召开过“飞信业务重构”的专题会议。根据曝光的内部文件,中国移动拟将灵犀(智能语音产品)、VOIP等产品功能结合到飞信中。同时重塑“号码价值”,与手机联系人、拨号盘等终端能力结合,尽快实现全网用户默认开通飞信。

“微信收费”博鳌民意调查

(针对博鳌论坛上3000多人的调查)

19%的受访者:“只要我自己不出钱,收不收钱跟我没关系”

接近10%的受访者:“只要不向消费者收费就行,支持运营商向腾讯收费”

71%的受访者:“就算微信对消费者免费也不应该向腾讯收费”

本版采写/(除署名外) 新京报记者刘兰兰

本版制图/高俊夫

[责任编辑:PN026] 标签:!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