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小伊伊叔叔:她一年多没提父母了 怕奶奶受不了

2013年04月01日 02:35
来源:央视

'正在加载中...'

央视3月31日《面对面》节目播出“小伊伊:回家”,以下为文字实录:

古兵:今年的3月23日,我身后这条简单的微博引发了人们广泛的关注,这个微博的名字叫小伊伊,从2011年的3月25日发布第一条信息以来,他的每一次更新都带着这个小女孩巨大的伤痛,触动着人们心底最柔软的神经,本周在整整二十个月之后,就是这简单的四个字,别的上海,让始终关注小伊伊的人们能够略感欣慰,也希望小伊伊在别了上海之后也能别了伤痛。

解说:在经历了多次沟通之后,本周四小伊伊的叔叔项余遇接受了我们的访问,他把地点选在了温州,而不在自己任课的学校和住所,距离小伊伊所在的瑞安老家也还有近一个小时的车程。

王宁:你为什么不希望我们去学校?

项余遇:很多学生现在不知道我是伊伊的叔叔,现在待的那个地方,其实没有几个人知道,我也想以后准备,安安静静地去教书,安安静静地把孩子带大。

王宁:这也是你为什么不让我们去家里采访的原因吗?

项余遇:对。首先当然是不喜欢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之中了,她以后还有这么长的路要走。

王宁: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写微博,让大家知道她的现状,让大家看到。

项余遇:恩,对。其实说实话这也是很矛盾的,微博留下来的意义就是说,让大家知道她日子过得很正常,但是你可以关注伊伊这个人,但是不要关注她人长什么样,我们知道她以后平安健康就可以。

解说:2011年7月23日晚上,甬温线上的一场动车追尾事故,让不到两岁的小伊伊走进了公众的视线,事故发生22小时以后,救援人员在密闭的车厢内找到了这个小还,在这场172人受伤,40人死亡的惨剧中,伊伊成为了最后一个获救的幸存者,而他的父母已经双双遇难。

在事故当中,小伊伊的左腿被严重碾压致伤,生命也因为挤压综合症面临危险,当晚,伊伊进行了第一次紧急手术,在7月25日,事故后第三天清晨,正当甬温线恢复通车,一辆DG56304列车驶过事故路段的时候,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的小伊伊,病房内第一次挣开了双眼,而同样是在这天,项余遇接替了小伊伊的父母,在这个名为小伊伊的微博上留下第一条信息。

他所求的公道就是给小伊伊应有的治疗。

项余遇:从一开始保命,然后保腿,最后是尽全力保留最多的功能,人的内心都是这样子的,我当时就一直希望,能完全恢复就好了,虽然内心都知道,这是不可能。

王宁:我在微博里也看到你说,毕竟经过了22小时的挤压,我们都需要理性,在你写这句话的时候,理性在多大程度上在压迫你的情感。

项余遇:很不情愿的,其实谁不希望说,自己的小孩受这么多创伤,很希望她完全变好,其实这句话讲给大家庭,也是讲给自己听的,我当时的预期就是说,能保留完整的四肢,不截肢,能走路,这是我当时的期望。

解说: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经过四次手术,伊伊的左腿保住了,排除了截肢的风险,但是神经功能损伤,让他的腿部毫无知觉,忧心的项余遇在8月14日给铁道部的公开信当中说,希望能够组织国内肢体神经恢复专家来进行会诊,并提出转院,至上海华山医院的申请,在公开信发出后的第二天,受到卫生部委托,四位儿科专家来到了温州,为伊伊做了第五次手术。

王宁:因为我曾经看到,你在公开信里面特别提到了一句话,说当有一天面对能够清楚表达自己思想的伊伊站在面前,我们能不能理直气壮地说一声,我们全力以赴过了,今天我们能理直气壮了吗?

项余遇:她转院的时候,老人家是不同意转的,我说就问你一句话,等伊伊长大了,我们家里头她问你一句话,我挡住脚这样你为什么不带我去看,不带我去好的地看,你怎么说?你后悔,那种后悔不要说是没药吃,那种后悔是刀插进来的感觉。

解说:2011年8月19日,铁道部和卫生部安排转院事宜,伊伊前往上海接受治疗。

王宁:这块需要的费用多吗?

项余遇:是铁道部门去承担,包括以后接下来到温州的话,关于腿部治疗产生的费用,都是他们去负责。

王宁:出现过什么问题吗?

项余遇:一开始分歧是非常大的,可能当时我们情绪也不稳定,我觉得这些东西也没有什么好讲的,不要再起风波了,不要再起波澜。

解说:因为左腿挤压之后多出害死,手术创面很大,在上海伊伊经历了9次清创手术,22次会诊,他打的针,吃的药,已经无法计数。

王宁:在治疗的过程当中你签了多少份手术单。

项余遇:手术单,我大概签了20几份吧,我最长的一次等待,(伊伊)做手术,我觉得是10个小时以上。

王宁:伊伊会怎么面对这样的手术呢?

项余遇:从一开始我妈就会说,或者医生或者护士,刚开始都是采取骗她,说我们去外面玩,她很开心,然后坐上去,他们推到手术室门口,她哭得,整个我们手上都被她抓破了,她会死死地拽着奶奶的手,就抓住你的手,手指头都嵌到你肉里去了,就抓住不肯方,到了后来我说这样下去不行,我们就实话实说跟她讲,就勇敢地告诉她,你要做手术所以不能吃东西,第一次跟她讲了以后,到了手术室门口的时候,她才哭出声音,但是不会再有以前那种,很过激的反应。

王宁:她的承受力越来越强了。

项余遇:是的,她承受力很强,她变得以后,到了后来,比如说吃药打针,我们也知道,我上次微博上也写了,打针,打进去啊啊,拔出来哈哈哈,不痛的,她有时候跟奶奶说,别的小孩都在那哭起来,眼泪都留下来的,我都没有的,她会笑别人,说自己厉害。

解说:项余遇说,小伊伊常常调皮捣蛋,天真无邪,但是他也说到,在惨烈的事故之后,有接连经受十几次手术,他总是隐隐觉得伤痛让小伊伊的心里有一块看不到也进不去的地方,他筑起了高墙,大门紧缩。

王宁:通过你的观察,你觉得她心里那块封闭的门是存在的。

项余遇:开始一个月,碰都不让我碰,只有奶奶一个人,别人谁都碰她都不行,她每天做的就是在那里抠抠手指头,自己在那里抠指甲,在那里剥自己指甲上的皮,剥剥剥,陌生人过来她马上就躲起来,头埋到枕头里面去。

王宁:从来不问爸爸妈妈去哪了吗?

项余遇:不问,也不提。

王宁:一直到现在两年多的时间,她都没有再提过吗?

项余遇:一年多的时间,从去年的年初到现在,根本就不提了,她一提到爸爸妈妈,奶奶会受不了,她很会察言观色。

王宁:提的时候你们怎么解释的?

项余遇:我就跟她说去了paradise(天堂),那里很漂亮,白色的沙滩,绿色的树,她觉得他们在那边也很开心,她的日子过得也会好,等她慢慢长大了,她会真正的理解,paradise或者天堂,到底是什么意思?

王宁:你不担心,她真的会忘记她的爸爸妈妈吗?

项余遇:所以说啊,就这样子把爸爸妈妈遗忘了,我觉得我自己也很难接受,后来我有一次就拿着照片,我叫她过来,伊伊过来,我把照片给她看,我说伊伊你这个知道吗?这是谁呀,开始不说,我说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啦,你笨蛋啊,她说这是爸爸,那个呢,妈妈

王宁:她都记得。

项余遇:你跟爸爸妈妈去做什么事情?她说去,山区嘛,去山区公园玩,她记得就是去公园里玩,她还是记得,所以,有时候我会跟她讲的,算了,这个事情还是不要讲了。

[责任编辑:PN025] 标签:小伊 王宁 微博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