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723事故亲历者:车厢里人压人 质疑伤亡人数不实

2011年07月30日 13:29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核心提示:蔡江河:有的人被压在很下面,有的人被压在上面,我是属于被压在上面一点的,因为我下面还有人,座椅下面也压着人,我压着是呈一个弓的那种状态,当时腰已经有点骨折了,右面手臂也感觉到受伤了。温州市民:事实上我觉得死亡人数不止40人,像我昨天到了现场的时候,我看到很明显的有一只腿还挂在外面。

凤凰卫视2011年7月28日《社会能见度》,以下为内容实录:

解说:39名乘客遇难,近两百人受伤。网民质疑,真真假假,事故真相浮出水面。

车厢里人压人

解说:7月24日下午两点,我们来到了温州市手足外科医院。这家医院距离动车追尾事故现场不远。在事发一个小时后,收治了第一批病人,目前一共收治了9名伤员,多为骨折等挫伤病人。

记者:他伤在哪里?

李磊:他伤在右肩胛骨和胸三椎体骨折腰挫骨折,目前是等着稳定过以后等手术。

解说:这位伤员叫蔡江河,全身多处骨折,有多发伤,左眼受撞击后充血。23日,他和战友梅闯闯乘D301次动车,从蚌埠回福州休假。事发时,他正悠闲地摆弄手机,突然,他们乘坐的火车撞上了前面的动车。

蔡江河:突然间眼前一暗,就感觉我们坐的那一节车厢在空中转动,我当时是坐在那个位置,车厢位置的中间位置,而当时是直接从我那边倒,然后别人包括座椅,往我那边压,压了之后在转动的时候我又自己压了转那边,在里面循环的转动,一直落到后面之后,我是刚好落到别人的上面一点,可以说是,头朝下。

记者:就是在转的时候有没有试着抓住什么东西,能抓住吗?

蔡江河:抓不住,因为当时的情况,根本容不得你反应过来,一转过来马上有东西向你压过来,你根本反应不过来。

解说:23岁的蔡江河是一名现役军人,在急速下降旋转中,他仍能努力冷静地判断自己的方位。

蔡江河:有的人被压在很下面,有的人被压在上面,然后我是属于那个被压在上面一点的,因为我下面还有人,座椅压着下面也还有人,我压着是呈一个弓的那种状态,当时腰已经有点骨折了,右面手臂也感觉到受伤了,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我想办法挣脱,把我的脚用力的伸到上面去,呼叫着我旁边的战友。

解说:蔡江河乘坐的1号车厢从高架桥上跌落在地上。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观察周围的环境,试图找到自己的战友梅闯闯。

蔡江河:我就喊了一下我的战友,问他在哪里,他刚好在我上面,然后我就赶紧拿了一个,我刚好口袋还放了一只手机,然后让他照着我的腿,然后让他把我拉上去,然后他上去之后,他自己也受伤卡在那里,一直压在那里,他用力拉了我三次,而且他当时也是两只手臂脱臼的情况下,把我给拉上去的。

解说:蔡江河被战友拉出来之后,又反身解救被卡住的梅闯闯,如今梅闯闯也在同一家医院接受治疗。

记者:大夫他伤得重吗?

医生:他是肾挫伤,加上他还有面部挫伤,其它的还都可以。

记者:还可以?

医生:病情都稳定了。

记者:没有骨折什么的?

医生:骨折还可以,来的时候他是血尿比较多,现在血已经清晰了,目前主要是需要卧床休息。

梅闯闯:当时我自己锁骨受伤了,脱位了锁骨,原本知道,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脱位了,我知道受伤了,也没力量,我拉了战友拉了三次还是四次。两个肩跟脚都受伤了,但是什么情况就不太清楚,因为当时车厢很慌乱,因为车厢也是倾斜的,整个倾侧在地面,为了保持平衡,我跟我战友就在喊,大家冷静一点,尽量保持车的平稳,冷静之后咱们再一起想办法出去。

蔡江河:当时他的左边眼睛里,卡了一个不知道什么片,反正已经插进去了,然后身体下半体,全部都跟别人,人堆人的脚和手全部把他包围住了,然后他把我拉上去之后,我又看了一下他的具体情况,全部都是他旁边要不然是腿,要不然是手,就这样包围着他,然后想办法把他旁边的那些手脚,通过和他自己,把他那边的位置慢慢的慢慢的弄出来。

受伤后忍疼救人

解说:在他们身边,老人、孩子、孕妇哭作一团,从灾难中回过神来,能自己活动的人都开始自救。

蔡江河:也只能说在里面尽我们的全力去解救能够还活着不是很严重的人,把他们弄到外面去。

记者:但当时您不是已经受伤了吗?

蔡江河:当时受伤了,意识到受伤,但是说作为一名军人角度来讲,不管你自己怎么样,你受伤但是你还活着,如果你不去救的话,生命一条条的生命会在你面前消失。

梅闯闯:到了后面自己力不从心就是确实没办法,就发动周围的群众,因为也有没有受过伤的,相对身体条件比较好一点的,哪里发现人就是叫他们先安静下来不要在那哭跟叫,听到哪里有人呼救的声音,就是大家一起集中力量,就是说把他们从车厢里救出去。

记者:当时感觉身体哪个部位很疼了吗?

蔡江河:就觉得内脏。

记者:肋骨上?

蔡江河:内脏。

记者:内脏?

蔡江河:还有腰部,因为感觉自己的腰部已经弯不下来了。

梅闯闯:因为我们确实也受过伤,后来我们发现大部分也救出来了,有那消防的人他过来支援了,我们自己体力也确实透支了,没办法,我们出来之后,原本还想去救,但是没办法,因为我到最后来的时候,都是他们把我抬到担架送到医院自己都走不动了。

解说:7月23日是梅闯闯父亲的生日,在事故发生前十分钟,他刚给父亲打了电话,父亲说全家都在等着他回来吃团圆饭。但是十分钟之后事故就发生了。梅闯闯一直忙着救人,到了医院以后才发现手机不见了。

梅闯闯:当时因为我父亲过生日就昨天,我还跟他打电话,因为我正好放假回去那一天,我说跟我父亲也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正好我父亲过生日,我想赶着回去,后来因为我的手机,部队统一配发的手机在车上丢失了,当时人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一时电话号码也想不起来,直到今天早上才记起来。

解说:直到24日早晨5点,梅闯闯才给父亲打电话报平安。而梅闯闯的父亲告诉我们,由于联系不到儿子,他和妻子一夜没有合眼。

 
[责任编辑:PN013] 标签:车厢 事故调查 事故发生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