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动车追尾回顾:遇难乘客双腿断裂 数百市民当晚献血

2011年07月28日 09:06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严友良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2011年7月24日,发生追尾事故的动车最后一节车厢被吊离桥面。

2011年7月25日,新华社发表长文,对“7•23”甬温线特大动车追尾事故的原因进行了追问:行车安全系统为何失效?列车调度管理是否到位?平安能否不用鲜血来换?而当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发出彻查事故原因的指示后,之前被匆忙掩埋的D301次列车车头,终于被重新挖出。

一次本不该发生的重大事故,以39条生命的消逝、192人不同程度受伤为代价,教训可谓惨痛。逝者已逝,而对生还者和遇难者家属而言,只有秉着诚意去还原事故真相,才是告慰死伤者、驱除事故阴影的最好良药。

本报记者 严友良

7月25日晨,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重症监护室。“妈妈,你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当护士抱着2岁半的小女孩项炜伊时,半睡中的项炜伊将护士误认成自己的妈妈。年幼的她不知道,7月23日晚,妈妈施李红和爸爸项余岸已经永远离开了她。

这一天早些时候的6时57分,由宁波东开往苍南的D5603次列车通过温州鹿城区黄龙街双岙村下岙路段。这是7月23日甬温线特大铁路交通事故受损铁轨抢通后通过事故地段的第一趟列车。50米高的铁路桥下,七八台红黄绿色机械正在施工作业,损毁的D3115和D301列车车厢散落一旁。

根据新华社的消息,截至26日晚12时,这场追尾事故共造成39人死亡,192人受伤。26日和27日早间,温州警方公布了首批和第二批遇难者名单,以及伤者名单。

致命“追尾”

“人小脾气大,小宝贝,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懂事啊。”谁都没有想到,这是施李红留下的最后一条微博,时间是7月23日19时17分,就在事故发生前一个多小时。

这曾是一个快乐祥和、幸福美满的家庭。施李红之妹施晓红介绍说,姐夫项余岸是温州岩松中学语文老师,他们一家乘坐D3115次列车,结束杭州之旅返回。

杨燕霞及其大姑子张秀燕也在D3115次列车上,二人带着两家的三个小孩坐进了16号车厢的最后一排。

根据已知的列车调度记录,23日20时15分,D3115从永嘉站开出;20时24分,得到出发信号后,按照列车时刻表本不该停在永嘉站的D301次动车也驶入永嘉至温州南区间。短短8分钟后,事故发生,两个家庭的欢乐也在瞬间戛然而止。

“当时电闪雷鸣,雷电交加。我恰好站在楼上,看到前面的动车停留一会,缓慢往前开,刚开了1分钟,后面竟然又来了一辆动车,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两辆动车相撞,火花也像无数闪电一样。”7月24日,目击动车事故的温州鹿城区双屿鼎立峰鞋材厂工人阮长霄如是说。

事故发生时,D301次列车上的乘客罗奕镁正闭目休息。43岁的罗奕镁和5名同乡一起出游,当时坐在第一节车厢的前半部分返回福州。

“车厢内的乘客比较多,我就听到一声巨响,然后车厢裂开了。我紧紧抱住前排靠椅,确保身体尽量平衡。”但眼前的一幕令他寒毛竖起。“车厢断裂处,有个乘客双腿断成了几截,估计当场死亡了。太惨了,实在太惨了。”回忆及此,罗奕镁依然觉得周身发寒。

罗奕镁最终从车厢顶部的一处豁口爬出逃生。2岁半的项炜伊,则从父母身旁,跌落到车厢底部,一直到24日下午,在铁道部宣布车内没有生命体征的情况下,由搜救武警发现并将她从车厢中抱出。

33岁的张秀燕和小炜伊的父母,则永远离开了他们的亲人。目前已知的39名遇难者中,还包括D301次列车司机潘一恒,胸口被闸把穿透。

全城救援

7月23日20点40分,雨慢慢变小,但闪电依旧,在夜空中划下一道道恐怖的痕迹。

离事故发生点不到200米处,正和妻子在店里聊天的外来务工者吕承义,走到门外时发现房东正在着急地打电话。他很快就发现大事不妙,两列动车追尾,有几节车厢从铁轨上掉落。

来不及叫上妻子,穿着拖鞋的吕承义冲了出去。他和先一步赶到的阮长霄等人,成为最先到现场的救援者。

眼前的一幕让他们无法想象:铁路上电线闪着火花、空中也是闪电响雷不断。而铁路桥下损坏严重的几节动车车厢内,哭声、求救声交织在一起,有人在车厢内不停地晃动手机。

“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救人。”吕承义说。不久后,距离出事地点最近的西岙和下岙两村的村民和附近工厂的工人也加入到救援的行列。他们纷纷将伤者搬运到距离出事点200米左右的路口,随后有不少当地私家车主将他们运到最近的康龙医院。

与此同时,不少乘客也自车厢内艰难地爬出,纷纷自救。50岁的卓秀珍回忆,她从车厢豁口处爬出后又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发现左脚“韧带撕裂”。

吕承义回忆,大约在他投入救援30分钟后,消防车、救护车和警车已全部到达现场。“开始来的消防员还让我们帮忙。后来,我们被要求离开现场。”数位参与早期救援的村民至今对未在救援中发挥更多作用耿耿于怀。

据新华社报道,现场救援一直持续到了24日凌晨2时,后因生命探测仪探测“没有生命迹象”而停止。然而,事后正是这一点遭遇了公众强烈的质疑。《检察日报》为此大呼:5小时就宣布结束救援太惊人,特别是在24日17点20分—被困长达20小时、2岁半的女孩项炜伊“奇迹”获救之后,质疑达到了顶点。

整个温州城都投入了救援。血库告急时,仅仅23日晚就有数百人自发来到温州市血液中心献血,一时挤满了大厅。一些出租车司机和私家车主主动做起了志愿者,免费搭乘受难乘客和献血者。23日晚,温州八家医院接收了200多名伤亡者,连整形医院也奔赴现场救援。

 
[责任编辑:PN029] 标签:追尾 D3115 事故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