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中国前驻菲大使:菲律宾与中国摩擦不断是美国作祟

2013年07月15日 17:17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钱贺进 邱麟淳

原标题:“蚂蚁斗大象”的背后角力

“阿基诺三世上台以来,政绩乏善可陈,民调声望一直在下降,所以刻意在外树敌,转移民众视线”。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钱贺进、特约撰稿邱麟淳| 上海报道

无论从国土、人口、经济哪一方面看,菲律宾显然都无法与亚洲大陆上的大国相抗衡。而以“反腐、减贫、改革”赢得选举的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却自执政之初就在南海问题上表现出强硬态度。

一场力量对比如同“蚂蚁斗大象”般的冲突,为何持续不息?

日前,中国前驻菲律宾大使黄桂芳、关登明、王春贵接受了《瞭望东方周刊》采访,以所见所闻,道破内外作用交加之下菲律宾强硬态度的由来。

阿基诺三世政府的强硬很特殊

“阿基诺三世这届政府具有特殊性。”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三位前驻菲律宾大使不约而同如此表述。

“我在任的时候,阿罗约政府还可以探讨一些和平解决的思路,现在的菲律宾政府不理你,也拒绝和你谈。”2000年至2004年间任驻菲大使的王春贵说。

“我想我会对中国说,‘小心一点’。”2012年7月4日,菲律宾总统府发言人陈显达用中文“警告”中国政府的言辞犹在耳畔。

在黄桂芳印象中,直到上世纪中叶,南海海域都还风平浪静,各国相安无事。“菲律宾对南海态度变化始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菲律宾总统马科斯时期,开始宣布南海的一些岛礁属于他们。”

这一时期,菲律宾民间窃岛行为不断。菲律宾政府巧妙地“借壳上市”,1971年7月,菲律宾派军占领南沙群岛的南海礁、中业岛。

1974年,菲律宾已经占领南沙群岛中的5个岛屿---马欢岛、费信岛、西月岛、北子礁和中业岛。

黄桂芳说,1986年阿基诺夫人执政后,菲律宾在南海没有挑衅的实际行动。

此后,阿基诺夫人到祖籍福建省龙海市角美镇鸿渐村参观。黄桂芳母亲的娘家与阿基诺夫人的曾祖父是亲戚,都是鸿渐村许姓人。阿基诺夫人在村里与黄桂芳座谈时说,“菲律宾和中国是朋友加亲戚关系”。

“菲律宾官方说华人占总人数的2%,实际上远远超过这个比例。因为远在西班牙进入之前的三国时期,两国老百姓、商人、渔民交往就十分频繁。”黄桂芳说。

他说,1992年至1998年拉莫斯总统执政,“也没有实际动作”。

拉莫斯曾告诉黄桂芳:“我们不允许家里被盗窃。”黄则回答:“有的人家里生起了不义之财。”拉莫斯无言以对,笑着说:“斗嘴斗不过你这个外交官。”

“因为他们无理,所以心虚,当然说不过。”上世纪90年代出任驻菲大使的黄桂芳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2001年当政的阿罗约多次在不同场合表示,与中国发展进入“黄金时期”。

黄桂芳说:“总体相安无事,经贸合作大大加深,我觉得是最好时期。”也正是这一时期,中国一跃成为仅次于美、日的菲律宾第三大贸易伙伴。

而阿基诺三世上台后菲律宾的强硬态度,令几位大使惊讶。“本届政府有他的特殊性,从未如此强硬。黄岩岛这次,为达目的,不惜与东盟其他国家闹僵。”王春贵说。

菲律宾政府有股亲美势力

为何当初中国的“好邻居”,突然告别两国“黄金时代”,在南海挑起如此剑拔弩张的局面?

据黄桂芳介绍,菲律宾外交政策有三大柱石:维护主权领土,开展对外密切的经济合作,保护在海外公民的权益。

关登明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任驻菲律宾大使时,菲律宾人民的友善给他印象良好。“我认为菲律宾现在与中国摩擦不断,是美国重返亚洲后在背后作祟,这是很重要的原因。”

王春贵说:“内外因素都有,这与美国重返亚洲战略重心的调整有关,也与现政府总统外长们长期受西方、美国文化熏陶有关,他们自身与美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南海问题上,菲律宾带头闹事,而且闹起来不收手了,并不是因为它有多大实力,而是菲律宾政府有股亲美势力。”

黄桂芳说,菲律宾的突然变脸,动作越来越大,一再挑衅,“占我岛礁,采我石油,惊扰我渔民,愈加变本加厉,妄图掀起大风浪”。

除美国因素外,他认为经济利益驱使和妄图转移国内视线,是阿基诺三世政府对外强硬的两大原因。

“菲律宾是个能源匮乏的国家,油气基本靠进口。1969年,联合国一个专门调查委员会调查认为南海海底石油、天然气储量仅次于中东地区。南海周边国家对南海产生强烈兴趣,菲律宾对南海油气资源更是垂涎三尺。”黄桂芳说。

2010年6月阿基诺三世上台时曾作出反腐、减贫、改革的三项许诺,如今有失众望。

黄桂芳说:“菲律宾就业越来越难,失业率从1991、1992年的24%上升到现在的34%~35%。而菲律宾作为一个东南亚岛国,台风、地震、海啸频繁,老百姓流离失所,政府经常十分被动地宣布全国进入灾难状况。阿基诺三世上台以来,政绩乏善可陈,所以刻意在外面树敌,转移民众视线。”

虚与委蛇的菲律宾政客

2013年5月21日,阿基诺三世释放出最新信号。他在宣布投资18亿美元加强军队建设时,不无所指地说:“我们要向世界发出清晰信号,菲律宾的就是菲律宾的,我们有能力阻止任何恶势力进入我们后院。”

此前2011年,一位菲律宾政坛人士在巴厘岛与黄桂芳对话后,豁然开朗:“既然这个问题从上世纪70年代到现在,两方来来回回,关系坑坑洼洼,一时解决不了,何不接受中国主张,搁置再议,共同开发呢?”

然而,黄桂芳认为,在菲律宾政坛这种声音还是太微弱了。“我在印尼开会,曾与他们的在野党人士探讨过。他们说,可惜有些人听不见他们的话,菲律宾是家族政治。”

“涉及领土争端,无论哪个执政党都会十分谨慎,菲律宾的外交立场不会更改。但在野党的说法至少反映出他们有开明人士愿意和解,政坛内部不是铁板一块的。”黄桂芳说,“目前来说,还是脑子发热,没有跳出狭隘和偏执的冷战思维。要是不摒弃这种思维,很难走上友好合作的道路。”

而在几位前驻菲律宾大使看来,普通民众对华人朋友十分友善,对政府在南海的行为显得比较淡漠。

据黄桂芳介绍,黄岩岛争端发生后,菲律宾的海外组织曾发动侨民在中国驻外使领馆前示威游行。而在马尼拉的中国大使馆门口仅仅聚集了200余人,示威也只有短短1小时。

“普通民众还是更关心民生。与这么友好、对他们的经济复苏帮助这么大的中国摩擦不断,对双方都不好,菲方的损失更大。据我了解,这是一般民众的心态。反过来,折腾了半天,还是得归咎于现在的执政集团。老百姓关心就业和饭碗,香蕉、椰子能不能卖出去?总统的几条承诺有没有兑现?菲律宾7000多个岛屿,干嘛老缠着这几个。”黄桂芳说。

不过,菲律宾是一个具有悠久海洋传统的岛国,捕鱼不仅是众多渔民的谋生技能,也是一种生活方式,所以民众尤其渔民的海洋意识比较强。1956年至1970年,菲律宾政府曾多次采用“民间探险”、继而“政府介入”的形式,窃岛进而控制海域资源。

在菲律宾国内,媒体对南海问题客观上也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曾看到当地媒体质疑,这地方本来不是他们的,以前也没听说过,怎么忽然闹出来了。菲律宾媒体比较自由,他们没拿政府一分钱,所以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有煽动民众的,也有表达不屑的。”黄桂芳说。

美国投影挥之不去,日本小动作频频

菲律宾是一个多元社会,宗教信仰、习俗、种族等方面,都有多重元素相互交融。

关登明介绍,作为曾经的被占领国,菲律宾言必称美国。政体设置、教育体制等都沿袭美国,因此政界人士的思维看法上小国心态比较明显,总喜欢看看美国的态度,在经济发展、对华关系、军事合作等方面,美国因素影响颇深。

“这从战略上是一种失误,只能误国害民。这是菲律宾的岛国心态,没有从全球战略来权衡利弊,很多时候只考虑眼前利益。”黄桂芳如是评述。 其实,阿罗约当年的温和举措背后,也正是美国与菲律宾政治军事合作的降温期。

2009年7月,美国提出“重返亚洲”战略后,菲律宾的对华态度也随之变化。

美国的投影总是挥之不去,在南海争端上,美国之于菲律宾的影响已无需言喻。

而日本对于菲律宾的支持则可谓不遗余力。“日本是菲律宾的第二大外贸伙伴。相对于中韩,在美国影响及日本的及时修好下,菲律宾人对于遭受日本侵略的历史似乎已经淡忘。”王春贵说。

日本是菲律宾产品的最大市场,是铜精矿、原木、香蕉的最大买主。同时它又是菲律宾进口需求的主要供应者,工业生产所需生产资料的最大供应者。

菲律宾的另一基本外交政策是开展密切的对外经济合作。在此形势下,日本对菲律宾的影响力不言而喻。

2013年1月11日,日本外务大臣岸田文雄与菲外长罗萨里奥就日本尽快向菲律宾出口海上巡逻船达成共识。作为回报,菲律宾将为日本提供海上基地。

黄桂芳说,日本动作频频,帮助菲律宾地方修桥、修路,以博取当地人的好感。

“如今在马尼拉附近,二战时的日美交战之地,也出现了日本的战争墓碑。”王春贵说。

而在地理人文最为密切的东盟东部,“菲律宾是最早发起东盟的国家之一,但因为经济落后,话语权也比较弱。”王春贵说。

“在有马来西亚等国参加的会议上,其他国家对菲律宾岛礁争端十分冷淡。有位东盟代表的一句话让人印象深刻:菲律宾老出馊主意。他们其实最想知道,2015年菲律宾拿什么实现东盟一体化。”黄桂芳说。

[责任编辑:PN039] 标签:中业岛 1970年 1986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