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商城拒公布蜱虫咬人致死者名单遭质疑
2010年09月12日 03:47齐鲁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商城县人民医院是当地收治蜱传疾病的唯一定点医院

捡回一条命的黄菊后怕不已

家属给记者看杨孔芬身上被蜱虫咬出的伤口

蜱虫

河南信阳商城县,大别山下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地方,近日却因“蜱虫连续咬死人”闻名全国。

河南官方最新公布的消息称,自2007年5月至今年9月8日,河南省共监测发现蜱虫传播病例557例,死亡18例,重点集中在信阳市商城县、浉河区、光山县和平桥区。

9月10日,卫生部专家组抵达商城展开调查。专家组成员王世文表示,商城县此次发生的蜱传疾病的病原体,至今尚未确定。与此同时,山东省卫生厅也通报了蜱虫致病情况:截至2010年9月9日,山东省累计发现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182例,死亡13例。山东之外,北京、湖北、江苏等地,都曾有过蜱传疾病的病例……小小蜱虫一时间让人谈之色变。

9月9日,快报记者赶赴风暴中心商城县,发现蜱虫带来的恐惧已经彻底抓住了当地人——在外地打工的不少成年男子返回当地,以照顾老人和孩子;更有不少妇女选择了进城打工,远离蜱虫较多的乡村;继续留守在农村的老人妇女和儿童,上山下地时,也都是“全副武装”,恐慌的情绪就如同病毒一样,在村民中蔓延。

恐惧不止来自蜱虫,更来自信息公开的滞后与当地政府的不作为。商城县鲇鱼山乡、余集镇、伏山乡多位“蜱虫死者”的家属对快报记者称,至今亦未有官方人士和他们联系,相关信息的不畅通,导致猜测在当地流行。笼罩在死亡阴影下的村民称,在商城县有多少因蜱虫叮咬而造成死亡的人,信阳市应该公布患者名单和死亡人员名单,但商城卫生部门却延续了一贯的闷罐做法——拒绝公布死者名单和疑似病例名单。此前,商城县和信阳市曾以“维稳”为由拒绝公布相关病例详情和死亡名单,也未对人们作出及时的防治宣传。

死亡名单和疑似病例名单,就如同目前尚不明确的病原体一样,依然疑云重重。信阳市和商城县,在这起还在持续的公共卫生安全事件面前,正遭遇舆论的拷问。

曾泽平的最后23天

9月10日,商城县鲇鱼山乡下马河村,今年42岁的前湾组村民岳昌宇骑着摩托车行走在乡间小道上,神情凝重,他的妻子,去年就因为蜱虫叮咬失去了生命。

岳昌宇的身后,一位老人牵着两头牛,缓慢地行走着。田间四下,除了金黄色的稻田外,高山云雾当中,茶林葱葱,林木缠绕。村民们的房子依山势而建,从山脚洼地次第而起,矮小的房子若隐若现。一切看起来都很平静,但一说到蜱虫,所有的平静都化为了乌有。

“我老婆从有症状到死亡,前后经历了23天!”岳昌宇说,他希望其妻子曾泽平被蜱虫叮咬死亡的遭遇,能引起当地和国内其他地方医疗卫生部门的重视。这一天,岳昌宇通过看电视才知道,这种叫蜱虫的东西,自己并不陌生。“在农村我们叫草鳖子,很多人都见到过的,只有芝麻大小。”也就是这一天,岳昌宇才知道,这种病例在国内其他城市亦有出现。

资料显示,自2006年安徽省发现人粒细胞无形体病病例。近年来,湖北、河南、山东、黑龙江、内蒙古、新疆、天津、海南等省份,都曾出现病例,且有死亡病例报告。

岳昌宇说,去年五月初三,妻子曾泽平出现头疼、发烧的症状。“当时以为是感冒,找村医去看,挂了水。这种病很吓人,病人会抽搐。”曾泽平在村医处治疗几天后,病情加剧,抽搐得更加厉害,严重的时候如同发疯一样。“是不是得了精神病?”在村医的建议下,曾泽平被家人送到了当地的精神病医院。

“按照精神病治疗了6天,没有缓解!”岳昌宇又把妻子送到了商城县人民医院。医院按照常规检查,做了CT和血常规检查。“实在太担心了,当时到商城县人民医院之前,我还通过关系,找了熟人。”这一次,医院的结论是病毒引起的脑膜炎。但治疗6天后,依然没有什么效果,曾泽平被丈夫岳昌宇拉回了家中。

“到底是什么病?县里最好的医院怎么都看不好?”岳昌宇开始怀疑,妻子是不是得了什么魔症,中了邪!手足无措的岳昌宇,请来了“大仙”在家中做法事。几天后,形容憔悴的曾泽平再次被送到了商城县人民医院,依然按照脑膜炎进行治疗。“这一次,在医院呆了5天4夜。”岳昌宇描述说,抽搐,抖动,一点东西都吃不进去。

“我疼……”妻子痛苦的喊叫声至今都让岳昌宇觉得非常揪心。

41岁的曾泽平自从得病以来,身强力壮的她被病魔折腾得消瘦不堪。严重的时候,曾泽平会抓住病床上的被子和床单,断断续续地叫唤。商城县人民医院建议她转院。

在武汉一家医院,由于床位紧张,曾泽平先在前楼门诊观察。次日早晨4点多钟,一口痰卡在了口中,曾泽平再次发生剧烈的抽搐。清痰后,时间已经到了早晨7点多。“就是倾家荡产,我也要让医院抢救她。”早晨8点多,医院的专家上班后查看了曾泽平的病情,认为没办法治了。“当时我欲哭无泪!”当天,岳昌宇花费1500元包医院的一辆急救车将人送回了商城县人民医院。医院称:“已经无能为力!”

回到家中,两天后,曾泽平死亡。“全身发烫,烧得厉害!”岳昌宇说,妻子最后的两天都是这种症状,全靠挂水维持生命。

从有症状到死亡,前后经历了23天。妻子曾泽平最后的23天让岳昌宇不堪回首。“现在我才想起,她的身上有被虫子叮咬过的小红点。作为家属,我一直都相信医院,但现在,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邢志刚 编辑:宋建新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