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贵州毕节5名男童曾称“宁愿流浪挨冷饿也不去民政局”

2012年11月22日 02:45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原标题:白天分工乞讨 晚上抱团取暖

惨死垃圾箱的五兄弟生前曾称,宁愿流浪也不去民政局

本报讯 据《东方早报》、《中国青年报》报道,16日,毕节市七星关区,5名流浪儿童惨死在一垃圾箱内(本报连续报道)。记者20日走访获悉,5个孩子的父亲分别是七星关区海子街镇擦枪岩村干沟苗寨陶氏五兄弟中的三兄弟。三人都家境贫寒,子女众多。五个孩子多次结伴外出玩耍,当地民政部门曾安置过他们。因嫌不自由限制多,这些孩子曾表示宁愿流浪也不去民政局。

A陶家住的是逢雨便漏的土坯房

从地图上看,垃圾箱的地址,距离5个孩子的老家毕节市七星关区海子街镇擦枪岩村大约25公里。这段路,开车至少需要1个小时,近日由于接连降雨的原因,进村的山路更加坑洼、陡峭。

擦枪岩村是一个苗族村,5个孩子的父辈们兄妹9人,五子四女,在丧子的父亲中,陶进友老二,陶学元老四,陶元伍老五。20日,记者采访了他们的哥哥57岁的老大陶进才。

在擦枪岩村,还有很多村民像陶家兄弟一样,住在逢雨便漏的土坯房里。其中,陶元伍的家境最差,一间土坯房内只有2张空床和一个破烂的柜子,房间散发出恶臭,地上堆着生火做饭用的砖块。

陶进才说,老二陶进友育有四子三女,老四陶学元三子一女,陶元伍膝下三个都是男娃。

陶进才告诉记者,除了陶进友,陶学元和陶元伍都在深圳打工,“捡垃圾、收废品”。

陶氏兄弟每月能挣1400-1500元,省吃俭用,会给老家的孩子寄点钱,买米吃饭。

B5兄弟白天分工乞讨晚上抱团取暖

老四陶学元和老五陶元伍,去年即到深圳“捡垃圾”,老二陶进友一直在家务农。11月5日,有邻居看见5个孩子从擦枪岩村干沟苗寨沿险峻的山路走出,这一走就没再回来,直到16日尸体被发现。

陶进才透露,11月19日,陶学元、陶元伍已被当地政府用飞机接回毕节,5个孩子的遗体也已于20日凌晨2点在毕节殡仪馆火化。

记者还了解到,陶氏5子去年12月至今年1月,曾和另一名流浪儿童一起在毕节城区流浪,后被热心市民发现。毕节市七星关区民政局于今年1月中旬将他们找到,并临时安置在民政局内。

曾与5个孩子有过深入接触的毕节热心市民告诉记者,流浪期间,他们经常穿着单衣,围在市区餐馆门外的火炉旁烤火,晚上住在当地电视塔下、地下通道或街道废弃的封闭空间里。白天5人会分工到市区各街道乞讨,在饥寒交迫的状态下,时常会偷些干粮和小额钱财。

C曾称宁愿流浪

也不去民政局

陶进才也证实,5个孩子确曾于去年年底离家出走,一个多月没有音信,家人曾到海子街镇等地寻找未果,直至孩子被民政部门发现并送回擦枪岩村。

陶进才透露,5个孩子中,仅陶中井一人生前在干沟小学六年级读书,但成绩很差,经常考试得几分。由于家境贫寒,其他4名孩子皆辍学在家。陶中井出走的第二天,即11月6日,干沟小学校长周旺就与一名女教师一起,上门询问情况。

5名男孩时常相约出去玩耍,有时几天不回家,当地派出所民警曾多次将孩子送回家。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去年底,有一位毕节市民郝先生曾救助过这5个流浪儿童,并请他们吃饭,郝先生告诉记者,当时他问这五个孩子为何流浪,是否被救助过,他们说“宁愿流浪挨冷挨饿也不去民政局”,原因是“那里没有自由,要定时上厕所,吃的住的都难受”。

11月20日下午,北京市瑞风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方平和江苏志仁律师事务所律师封顶分别致信贵州毕节市公安局和教育局,申请公开两部门在处理五少年“被闷死”一事中的工作细节。

“我们希望能促进讨论的进一步展开,”李方平说,“也只有这样,对政府的问责才能彻底,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才能制度化。”

[责任编辑:PN018] 标签:个孩子 毕节 5个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