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和武警部队疏通舟曲白龙江纪实
2010年08月30日 22:24新华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在舟曲县城江桥上游河段,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昼夜不停对河道进行除险清淤(8月28日摄)。白龙江舟曲段河道清淤疏通目前已经进入攻坚阶段,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开始全力消除城江桥上游河段的淤堵,使上游的存蓄水量能尽快下泄。舟曲县城被淹街区逐渐退水,舟曲白龙江河道清淤疏通、县城退水工作进入倒计时。从8月8日至今,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共调集约400多台大型机械,每天24小时不间断对河道进行除险清淤。新华社记者 梁强 摄

新华网甘肃舟曲8月30日电(记者 蔡晖 樊永强 张东波)30日15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章沁生在舟曲白龙江城江桥头宣布:到30日12时,城江桥至城关桥段水位已回落至省道313线最低点,城区积水全部回流归槽,舟曲白龙江堰塞湖应急排险和河道应急疏通任务全面完成!横贯舟曲的313省道在中断22天后恢复通车!

8月7日深夜暴发的特大泥石流,将穿越舟曲县城的白龙江拦腰截断,河床平均抬升8到10米,河道由70多米骤然扩宽到200余米,一个回水长度达2.6公里、积水约200万立方米的大型堰塞湖很快形成。

8月8日7时,兰州军区某陆航旅4架直升机从银川机场起飞,拉运某工兵团2个爆破小组急驰舟曲。紧随其后,从甘肃、陕西、四川、新疆等地紧急抽调的武警水电官兵,携带30余台套大型机械设备星夜兼程向灾区进发。

经过仔细勘察,官兵们基本摸清了堰塞湖的“咽喉”所在——白龙江下游瓦厂桥。由于大桥的5个桥孔全部被淤泥和石块堵塞,造成上游洪水聚集,桥面被完全淹没,和大桥相邻的繁华街区变成一片汪泽。

8月9日7时50分,爆破组确定对堰塞大桥实施“边清理、边爆破”和“定点多次爆破”的疏通办法。

江水湍急,炸药难以固定。爆破组长代晋文跳入齐腰深的洪水,捞出两根木椽。在木椽一端固定好炸药包后,几个人合力将木椽插入桥下淤泥。

8时15分,随着一声巨响,洪水被爆炸的冲击力激起高高的水花。武警水电部队官兵将4辆早已准备好的履带式挖掘机开上大桥,对爆破后残留的垃圾进行快速清理。

几次爆破过后,堰塞体被炸开一个深5米、宽2米多的泄洪口,洪水开始向下游奔流而去……

但从瓦厂桥到上游城江桥之间,躺着一道长达1.2公里的巨大堰塞体。根据江中流水明显呈阶梯形波浪的状况,专家分析江中堰塞体可能高低错落,需要在水下进行由上往下多炸点并列式爆破作业。

官兵们冒着被湍急的江水冲走、被突然加深的淤泥吞没的危险,踏入了激流。他们肩扛捆绑炸药的圆木,腰系保险绳索,涉过齐腰深的泥水,一个点一个点地安放炸药。

“轰”的一声,炸药的冲力激起100多米高的黄色水浪,一条深3米、宽5米、长50余米的泄洪通道瞬间形成。

10厘米,30厘米,80厘米……随后几天里,肆虐的洪水在一连串爆破排险后渐渐回落。

8月12日下午,在一线指挥排险的兰州军区某集团军军长何清成说,经官兵多次爆破,白龙江水位下降1米以上,堰塞湖积水量已从200万立方米降低到70万立方米左右,堰塞湖溃坝的险情已基本排除,下一步的工作主要是疏通河道。

对于整个白龙江堰塞湖处置和淤堵河道应急疏通任务来说,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官兵需要攻克的难关一个紧接一个。

在武警水电部队指挥部主任李光强看来,这次施工部队面临着“河道淤积严重、堰塞体构成复杂,施工作业面狭小、在水下和淤泥质软基上施工难度高,上下游水位落差不大、水力冲刷条件有限,主汛期上游来水情况复杂、对施工安全威胁大等困难和不利条件”。

“我工作30多年,没遇到过这么复杂的情况。”武警水电部队三总队总工程师陶然做过计算,1.2公里长的淤塞河道、150多万方的淤积量,如果按正常施工至少也要1个多月时间。

但所有施工者心里都明白,城区积水一日不退,受灾群众就难以重返家园;堰塞河道一日不通,灾后重建就无法全面施展。

8月10日,武警水电部队前指召开会议,对爆破、挖掘、用沙船等数个疏通方案展开讨论。

中央提出的白龙江淤堵河道应急疏通施工原则是“科学、迅速、安全”,用这把尺子细细衡量,一个个看似可行的方案被相继否决。

副总工师吴国如提出采用路基箱的方案让会议室里的气氛突然高涨。

白龙江是一条非航运性河流,在西北地区使用这一在南方沼泽地施工的装备,不能不说是一个历史性突破。

在国家防总全力支持下,12日中午,从上海长途跋涉运抵舟曲灾区的首批80块路基箱开始在白龙江淤泥带上铺设调试。一辆辆大型机械在罗家峪、三岔口、三眼峪等五个关键点位上同时展开作业。

在白龙江北岸,武警水电部队通过铺设路基箱向河道进占,采用大型施工机械进行窄槽深挖;在重点淤堵河段,兰州军区工兵部队对阻水障碍展开水下爆破和定点清除;在白龙江上游,地方水电站科学调度拦洪蓄水,通过人工造峰方式,利用水流冲刷江中淤泥;在白龙江下游,兰州军区某部大型机械成功跨越瓦厂桥,实现南北两岸同步施工,加快清淤消阻进度……

8月15日下午,被洪水淹没近8天的瓦厂桥第一次露出江面,实现了白龙江北岸瓦厂桥至三眼峪全线贯通;

8月18日中午,瓦厂桥至城江桥河段,水流基本归槽,水位持续下降,“窄河、深槽、急流”的河势基本形成;

8月22日凌晨,白龙江南岸清淤堤坝在激流淤泥中成功穿越城江大桥,被洪水淹没的上游街区逐步露出水面;

8月24日上午,城江桥以西的大喇叭口与桥东的深槽喇叭筒完成对接,形成上下游落差较大的急泄态势,被淹城区积水完全排出指日可待……

8月25日黎明到来的时候,在城江桥以下河段,一条长1200米、宽42米、深7米的泄流渠全线贯通,且经受住了316立方米每秒下泄洪峰流量的检验。

从0.8米到1.2米,从1.8米到3米——水位下降幅度越来越大的态势,预示着决战时刻的来临。

全力消除城江桥上游河段淤堵,彻底排出被淹城区积水,成为白龙江淤堵河道疏通最后阶段的重点和难点。

在现场指导部队救援行动的兰州军区副司令员关凯、武警部队副司令员戴洪生25日向3000余名救援官兵下达动员令,要求全力配合水电、工兵部队决战白龙江,保证24小时连续作业,力争在最短时间内取得河道疏浚的全面胜利。

开掘丁字堰、深挖泄流渠、构筑清淤坝、整修泄洪沟……从瓦厂桥到城江桥,一辆辆工程车昼夜不息;从三眼峪到滨河路,一支支突击队挥汗如雨。

大型挖掘机在淤泥污水中作业,机身每向前推进一米,都需要在机身下填充石料100多立方米。为了确保武警水电部队集中全力向前推进,兰州军区某摩步旅、武警甘肃总队、森林部队协同配合,每天派出1000多名官兵装填沙石袋、制作铅丝笼,为挖掘机前进铺路。

许多战士的脚上手上磨出了血泡,用针挑破后接着再干,脚上被钢筋、利石扎伤,简单包扎后又投入战斗。

8月27日上午,章沁生在舟曲主持召开会议,在总结评估前一阶段疏通成果的基础上,向救援部队下达了在8月30日24时前彻底疏通白龙江、全部排出县城积水的总攻令。

武警部队连夜增调200多名专业技术骨干和50多台大型机械赶赴白龙江两岸投入会战;兰州军区某摩步旅出动800多名官兵和20多台大型机械昼夜不间断对瓦厂桥附近河段进行清淤作业;兰州军区某集团军出动防化、工兵、舟桥部队500多名官兵和30多台工程机械,在城江桥以西河段的4个点位上加大清淤力度……

8月28日9时,位于县城南门广坝地区的第三作业面被开辟出来,清淤河堤沿着滨河北路一路向前;

8月29日11时,连接滨河北路的柳树巷被打通,通往县城的第二条救援通道被打通,灾后城区无法通行大型车辆的状况大为缓解;

8月30日12时,舟曲白龙江堰塞湖应急排险和河道应急疏通任务全面完成,比预定时间整整提前了12个小时……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蔡晖 樊永强 张东波 编辑:汪敏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