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保钓人士遭日本扣押过程:不给水喝不让大小便

2012年08月19日 01:49
来源:京华时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8月16日,伍锡尧从日本海上保安厅船只上岸。图/CFP

图文报道:被扣保钓人士和凤凰记者

在出海保钓的14人中,45岁的伍锡尧是唯一的澳门人。作为第一批回国的7人之一,他前天从日本那霸机场飞抵香港。

在这次保钓行动中,伍锡尧第一个跳下海,游向钓鱼岛,将6年前买的五星红旗插在了岛上。

本报记者昨天连线澳门保钓行动委员会主席、世界华人保钓联盟副会长伍锡尧,听他讲述这一次难忘的人生经历。

参与保钓 获家人支持

京华时报:您现在还在香港吗?

伍锡尧:我在澳门,已经回家了。17日晚上11点30分的船,回澳门差不多凌晨1点钟。

京华时报:为什么连夜回澳门?怕家人担心吗?

伍锡尧:是,因为家里有太太跟两个小孩,我的小孩还比较小,大的16岁,小的11岁,所以想马上回去。

京华时报:这次出海保钓家里人知道吗?

伍锡尧:爱人知道,她肯定是担心的。

京华时报:您下飞机第一个电话打给谁?

伍锡尧:我跳船登岛后没再回船上,钱包、电话、证件全部在船上,没办法打电话,回香港也是向朋友借的钱。

京华时报:回来后身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感到疲劳?

伍锡尧:没感觉累,我自己感觉比较好。

京华时报:您参与保钓有多久了?最初为什么会参加?

伍锡尧:我2005年开始参加保钓活动。那年日本想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全球华人掀起反对活动,澳门没人做,我就来做这个事情,从那以后一直参与保钓。

京华时报:出海保钓,有很大危险,家人反对吗?

伍锡尧:太太没有反对,她认为应该做这个事情。政府不便做,而我们民间团体可以做,尽我们中国人的责任。

■船被撞时 做好了沉船牺牲的准备

京华时报:出发前您做了哪些准备?

伍锡尧:完全没有什么准备,因为没想到(能出海),当时只是想闯关试一下。当时船上几乎什么都没有,就一点干粮。到台湾那边后需要补充物资。

京华时报:您随身带了什么东西?

伍锡尧:在香港买了一点饼干上船。我还带了一面五星红旗,2006年就买回来放在家里。我一直想出海,但一直没办法。这次有机会出去,我要带着国旗去宣誓主权。这面国旗我一直带着。当距离钓鱼岛55海里时,见到了日本的船只,我就把国旗拿出来,准备好。

京华时报:“启丰二号”什么时候开始遭到日本船只的撞击?

伍锡尧:靠近钓鱼岛5海里的时候开始撞了。我们的船上有砂砖,我们拿出来,一直跟他们斗。

京华时报:船被撞到什么样的程度?

伍锡尧:我们的船损坏很严重,当时总指挥就已经宣布我们的船可能会沉在钓鱼岛,要做好战斗的准备。当时已下决心不要船了,甚至做好了牺牲的准备,14个人全部穿上救生衣。

京华时报:有想过一旦船真的沉了怎么办?

伍锡尧:大家已经约好,如果有办法游到钓鱼岛,一定游。另外大陆的保钓人士(方晓松)不会游泳,我到台湾附近就跟他说好,因为我游得比较好,让他穿着救生衣,不要慌张,等着我。

京华时报:方晓松不会游泳,但还是跳海了?

伍锡尧:对,他一点都不会游,当我登岛插上五星红旗后,看到他已经下海了,我就马上游回去,抓住他救生衣上的一根绳子,让他不要怕,把他拉到了岛上。其实我不是最勇敢的,最勇敢的是大陆的这个朋友。尽管穿着救生衣,但浪比较大,可能会被打下去。

京华时报:最危险是什么时候?

伍锡尧:距岛3海里的时候,有另一艘比较大的船撞我们。

京华时报:那艘船有多大?撞得很厉害吗?

伍锡尧:是我们船的50倍,撞得很厉害,它每次撞,我们一条船就整个调头过来。现在我最感谢我们船老大(船长杨匡)。他比较勇敢,他是一个人,没有成家。他不是保钓成员,是我们给钱请他给我们开船的,但他最后有这个勇气帮我们这样做,所以我很感谢他。

■成功登岛 他们有点害怕了

京华时报:看报道说您是第一个跳下海的,当时离岛多远?

伍锡尧:距离钓鱼岛只有1海里,趁日本船搁浅的时候,我们马上跳海。他们想不到我们有办法登岛。

京华时报:跳海登岛的顺序是事先约好了的,还是随机应变的?

伍锡尧:其实没有说谁是最先的,因为在船上我游泳比较好,40多岁也是算年轻的一个。

京华时报:出海前,大家预料登岛可能很难。您觉得为什么这次能突破重围,成功登岛?

伍锡尧:因为他们低估我们。日本海上保安厅认为我们可能像2006年那次,不会那么拼命。但这次我们是冒着沉船的危险去的,他们有点害怕了。我们趁机冲破他们的防线。

京华时报:您当时跳海游向钓鱼岛是怎样一种心情?

伍锡尧:很激动,很感动,因为那么多年都没办法登岛。

京华时报:是第一次登岛吗?

伍锡尧:是,第二次出海,第一次登岛。

京华时报:走在钓鱼岛上是怎样一种感觉?

伍锡尧:一种中国人的自豪。

■押送途中 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

京华时报:你在岛上走了多远?

伍锡尧:当时已经有很多日本人在岛上等着了,我一冲到岛上就插了国旗,然后和日本人对峙了20多分钟。我们一直向前走,他们不让走,我们就一直走。我走了大概有40米左右。过了半小时后就被抓到船上。

京华时报:您被蒙面了吗?

伍锡尧:没有,我不让他们蒙,他们要锁上手铐,我也反抗不让。我们当时还喊口号,因为他们是非法的,这里是我们的领土。

京华时报:扣押过程中有遭到对方粗暴对待吗?

伍锡尧:他们有点不人道,3个人扣押在一个舱,只有2平方米不到,没办法睡觉,也不给水喝,不让大小便,这个是最难受的,也是最不人道的。

京华时报:吃东西了吗?伍锡尧:15个小时后到港口,他们才给了一点米饭,很难吃,一点芽菜,没有什么油。

■借钱回家 最想说“爸爸回来了”

京华时报:被扣押过程中有过害怕和担心吗?

伍锡尧:没有。

京华时报:为什么?

伍锡尧:因为他们这么做是非法的,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一点都不担心。

京华时报:当时他们还让你们签字,承认所谓的“非法入境”罪?

伍锡尧:对,说如果签了,就放我们,但我们都拒绝签字,到最后都没签。

京华时报:他们有强迫你们签吗?

伍锡尧:有强迫,但我们宁愿不回来也不会签。如果我们签了,就没办法向所有中国人交代,这是出卖国土,我们去保钓不正是为了国家领土完整、民族尊严吗?

京华时报:后来见到了使馆来探视的人?

伍锡尧:对,很感谢我们驻日本领事馆的工作人员,还有北京过来的工作组,他们尽了最大的努力,把我们带回香港。

京华时报:回家后最想做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伍锡尧:最想见到太太,跟两个小孩说一句“爸爸回来了”。

京华时报:下一步有什么计划?

伍锡尧:我们的船预计下星期二回来,我一定会去香港,跟大家汇合,然后我们要开一个会,商量下一步的活动计划。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商西

 

相关专题: 钓鱼岛争端再次发酵  

相关报道:

中方反应:

日方反应:

美方表态:

凤凰记者被扣:

民间观察:

凤凰独家现场:

相关评论:

新闻资料:

独家策划:

[责任编辑:PN010] 标签:登岛 伍锡尧 京华时报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