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桅:中国对欧公共外交的使命
2010年12月08日 17:57公共外交季刊 】 【打印共有评论0

中国对欧公共外交,既面临着“变动中的欧洲思维逻辑”与“变动中的中国身份”双重机遇,也面临着“崛起的力量”对“规范性力量”和“文明复兴”对“普世价值”的双重挑战。在西方话语霸权的客观背景及“改变自己、影响世界”的传统外交逻辑下,中国应对欧展开攻防结合的公共外交,发掘中欧共享价值,使中欧关系主题从和而不同不断走向殊途同归。

检验中国公共外交的欧洲标尺长期以来,中国对欧公共外交,重批驳而弱说服,重守势而弱攻势,重解释而弱建构,抽象宣传有余而形象传播不足。表现在,宣传古代中国有余,描绘当代中国不足;传播文化中国有余,阐释政治中国不足;批驳意识形态中国有余,建构价值中国不足。因而始终未能很好向欧洲人表达清楚“我是谁”以及“我和你为何形异实同”。改变欧洲人中国观的,更多是中国实力增长和世界变化本身,而非对欧公共外交的成功。

造成上述局面的根源,在于未能很好地把握住欧洲力量的本质及中欧关系的实质。

先说欧洲力量的本质。战后以来,尤其是《里斯本条约》生效后,欧洲力量主要体现为欧盟。欧盟作为独特的(sui generis)规范性力量,不能用我们的思维和传统公共外交经验来对待。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指出,“欧盟必须是一个价值的联盟。这是我们在世界上的突出价值,是欧洲在世界上的软实力。”《里斯本条约》第2条明确规定,“欧盟的目标是在世界上推广和平、价值观及人民福祉。”为此,应从欧洲文明的历史视角和价值维度把握欧盟对外行为的根源。

再说中欧关系的实质。近年来,BBC等各种民意调查结果均显示,欧洲是对华印象最为负面的地区之一。根本原因,不仅是由于欧洲更多承担了西方衰落的代价,中国承载了“非西方世界”崛起的光环;更重要的是,中国崛起作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冲击着数世纪以来欧洲文明滥觞于世所形成的“普世价值”理念。

对欧公共外交的双重机遇与挑战

双重机遇:“变动中的欧洲思维逻辑”与“变动中的中国身份”

(一)变动中的欧洲思维逻辑:欧洲优越论退守为普世价值观。

尽管意识形态偏见仍然是制约欧洲对华认识的羁绊,但欧洲人看中国日益务实;尽管对华认识很不同步,但越来越多的欧洲国家不再视中国为“另类”。尤其是金融危机后,欧洲人已在转变认识:有利于欧洲的,不见得有利于他人;不同于欧洲的,可能也不错,甚至可能比欧洲更好。欧洲开始放弃经济模式与政治体制上的优越感,不再认为自己的经济模式与政治体制是普世性的,但是认为价值观念超越了文化差异性,那些源于欧洲而最终反映在《世界人权宣言》等国际共识上的原则、理念等就是普世价值。这表明,普世价值是欧洲最后的道德或曰道义优势。在秉承客观主义普世价值观的欧洲人看来,对客观普世价值的拒斥和反对,是一种落后和不开化的表现。

因此,中国不应否定普世价值,否则造成中欧观念对立;而应首先承认价值观有普世性(universality)——如和平、人性,但普世性价值观只是西方主导世界以来形成的“欧洲中心论”幻觉,不仅现在,历史上也并未真正实现。因为“普世”意味着“历史的终结”——这与中欧均认同的文化多样性、文明多元性相悖。中国的“天下大同”观也并非认为历史会“终结”。中国传统文化秉承相对主义普世价值观,即“坚持价值观念的相对性和多样性,本身就是普世价值的体现。”这表明,对欧公共外交的核心是关于“价值普世性”与“普世价值观”的对话。对欧公共外交,要寻找到欧盟只有欣然接受中国崛起才能更好弘扬其普世价值观的有效途径。

(二)变动中的中国身份:民族国家向文明国家回归。传统中国,是文明国家。近代以来,失去传统身份,在碰撞、摸索和曲折中建构梁启超先生所描绘的“中国的中国、亚洲的中国、世界的中国”三元身份。时至今日,集发展中国家、社会主义国家、亚洲国家、新兴国家等多元身份于一身。然而,这只是中国转型时期的情形。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将实现文明国家的现代回归。

从文明之阴阳和谐角度看,中欧完全可以建立起“文化G2”:中国(硬件),欧洲(软件)。纵观世界历史,中国和欧洲文明是迄今保留最完整、最世俗化、最具包容性的古老文明。中欧关系因此成为超越历史窠臼的伟大实验,成为解决全球性问题的文明希望,成为实现世界和谐的关键组合。

双重挑战:“崛起的力量”对“规范性力量”和“文明复兴”对“普世价值”中国崛起,既具有历史上大国崛起的共性,也具有中华民族复兴的独特个性。

共性:崛起国家引发守成和衰落国家的担忧是正常的,当年的美国也不例外。对崛起的恐惧是国际关系史的常态。其结果,崛起的硬实力往往导致受损的软实力。体现在中欧关系上,面临着“崛起的力量”与“规范性力量”的根本矛盾:前者尚“动”,后者尚“静”;前者主“破”,后者主“立”;前者倡“行”,后者倡“范”。这是对欧公共外交的症结之一。

个性:中国崛起是文明复兴,正在颠覆西方中心世界观。其结果,普世的成为地方的,神圣的变成虚伪的,自我变成他者。过去,欧洲人认为,中国力量上(GDP)、技术上(R&D)乃至制度上(中国模式)都在赶超西方,但道义上无法企及西方,因为不能提出像西方那样的普世价值体系。现在,“中国软实力威胁论”又在欧洲蔓延,认定中国威胁的真正源泉是走出西方之外的替代选择之路,集中体现在对西方普世价值神话的挑战上。这表明,光培养中国文化粉丝是不够的。普世价值观成为对欧公共外交的症结之二。

中国对欧公共外交的逻辑

在西方话语霸权下,中国公共外交也遵循“改变自己,影响世界”的逻辑。正如荷兰国际关系研究所外交学家梅里森(Jan Melissen)所言,“对亚洲国家的公共外交而言,应少一些华丽辞藻和吸引力的刻意雕琢,而应致力于规范性力量自身建设。无论中国公共外交如何娴熟,外国人不会用中国的而只会用自己的尺度来衡量中国。”针对这种状况,对欧公共外交,要实现从防御到进攻的飞跃,攻防并举。

防御性:破除不同版本的“中国威胁论”

由于欧洲将自己定位为一种观念力量,欧洲人心目的“中国威胁论”有以下不同版本:

中国威胁论I:中国发展不可持续,因为中国没有像欧洲那样的核心价值。因而对中国的人权、民主甚为关心,希望通过接触中国而塑造、输入核心价值体系。

中国威胁论Ⅱ:中国存在自己的核心价值体系,但是不能普世化,并且否定普世价值的存在。中国于是成为西方普世价值的“公敌”。欧洲对华接触,就是要将中国纳入西方普世价值体系。

中国威胁论Ⅲ:中国提出类似西方的普世价值观,正如“中国模式”概括的,并且极力推广,取代欧洲的统治地位。欧洲人于是担心“当中国统治世界”,主张西方须自强,继续占据道德高地。

在这种话语霸权体系下,中国便处于“三元悖论”困境:无论有无核心价值,无论如何对待普世价值,都成为欧洲的威胁。不破除这种价值悖论,解释清楚“价值普世性”与“普世价值”的关系,便无法说服欧洲人。而无法解除欧洲人的思想疙瘩,就不能让欧洲人对中国崛起放心,就不能让欧洲人心悦诚服地接受中国崛起,也就不能消除欧洲人的担忧——中国崛起是否在重复欧洲历史悲剧?

普世价值体系的历史基础是,西方主导了全球化进程。真正的全球化只是在欧洲手上实现的。西方主导的全球化基本模式是后发国家纷纷实现现代化,并凭借后发优势从生产、技术、制度等全面靠拢西方、赶上西方。西方推动全球化的预设前提是,后发国家在价值观念上也会如此,从而实现其普世价值的理想。然而,价值是文化的折射,普世价值难以包容文化差异性。正如中国古代的“天下”观自认为代表了“天下”,其实只是东亚体系。西方的普世价值体系也只是世界普世性的西方文化折射。普世价值说不只是西方的话语霸权,而是西方的“先发优势”。这种“先发优势”,窒息了中国凭借“后发优势”从道义上赶超西方的途径,导致中国崛起的真正悖论。

因此,破除“中国威胁论”悖论的唯一出路是实现“再全球化”——现在的“全球化”,本质上是西方器物、制度、文化的“全球化”,并非真正的“全球化”。中印共同崛起代表的东方文明复兴,为建设真正的全球化带来了希望。中国普世价值建设的目标是建构“源于中国、属于世界”的核心价值体系,并证明与西方普世价值体系的相通性——对人类普世价值的中西文化折射。

进攻性:统筹市场营销、战略沟通与文明对话

(一)市场营销,主要针对欧洲民众,关键是实现“三化”。

其一是市场化。西方人对政府普遍不信任,对中国的共产党政府更是充满偏见。这导致公共外交上政府出面的不便。为此应淡化政府角色,更多通过市场运作,依靠传统和新媒体,建立自己的皮尤公司,通过对欧洲观念市场调研,探索公共外交市场化可行之道,并进行量化考核、科学评估。

其二是社会化。欧洲是市民社会发源地和发达地区,对欧公共外交关键是要建立有效的平等对话机制,以精英带动民众,以民众推动精英,以赢得欧洲的观念市场。一些公共外交调研可尝试外包给对方智库或咨询机构,探索以欧洲人喜闻乐见的方式改进中国在欧形象。

其三是国际化。其关键是通过有效营销手段,消除欧洲人对华认识落后于中国国际化程度的状况,实现中国与欧洲关系从共同利益提升至国际共识,从共享价值提升为共同价值的飞跃。

(二)战略沟通:主要针对欧洲精英。通过中欧战略对话为代表的各种对话渠道,阐明中欧模式殊途同归的实质。

就以“不干涉内政”与“规范性力量”比较为例,中欧外交主张相得益彰、异曲同工。中国的“不干涉内政”主张基于中国传统内敛文化而非权宜之计,其实质是相互尊重各国选择符合国情的道路,因为在发展道路上没有高下之分,也没有万能钥匙。中国的责任就是通过平等对话、相互合作帮助其他国家和地区发掘自身价值和完善自己。不干涉内政并非对失败政府、失效体系听之任之。凡是与国际社会和平、繁荣福祉息息相关而不为国际法和公认国际准则所容的一国内政,就不再是“纯内政”,适当的、合法的、多边或双边干预是有必要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不干涉内政”主张与欧盟希望通过自身的榜样力量规范对方,本质上并无二致,是不同文化、不同方式的国际责任观。

(三)文明对话:主要针对欧洲文化精英,潜移默化转变欧洲人的“三观”。首先是转变其世界观。

通过文化高峰论坛、文明年等交流,阐明中欧文化互鉴、文明相通的实质,建构面向全球的中欧文明和谐观,帮助欧洲人从内心真正接受一个多极世界、多元世界,不仅承认文化多样性,而且认可价值多样性。

其次是转变其欧洲观。其实质是通过价值观沟通,让欧洲人摆正自己位置,寻找新的定位,而非气鼓鼓地看待中国崛起,树立“后普世价值观”,即过去欧洲强调的普世价值其实是欧洲价值的普世性部分,并非真正的普世价值。非西方世界的崛起正在塑造其他价值的普世性,共同组成普世价值的多元文化图谱。

最后是转变其中国观。通过青年年、中国年等交流,帮助欧洲人树立大历史观、大中国观,以中国认识中国,而非过去的以欧洲标尺审视中国,或以欧洲期待看待中国,还原中国的真实性、多元性、鲜活性。

从和而不同到殊途同归鉴于欧洲力量本质、中国崛起实质及中欧关系的特殊性,对欧公共外交重点应放在三方面。

其一是缩减中欧之间的中国观差距。欧洲人以自身国际体系观,将中国视为民族国家,看重中国的总量,普遍认为中国是大国。而中国人自己,将中国视为文化共同体,看重中国的人均社会发展程度,坚持自己的发展中国家身份。这种认知差距,常常导致中欧间关于威胁和责任的纠葛。根本原因在于欧洲人并没有以中国观中国,以天下观天下。因此,对欧公共外交的首要使命,就是改变欧洲人以自身感受和期待看中国的习惯思维模式,缩减中欧之间的中国观差距,还原多元而统一、古老而年轻、内外兼修的中国身份。

其二是缩减中欧之间的世界观差距。中国先秦哲学与欧洲古希腊、古罗马哲学,常常有异曲同工之处。然而,自秦统一中国后,中国进入“大一统”的封建社会,中欧文明走向了不同演绎道路。但到了近代以来,中国欧化、西化影响日甚,轴心时代的文明共同性再次回归。随着东亚地区与欧洲一体化均向前不断推进,中欧世界观不是渐行渐远,而是在趋同,或形异实同。对欧公共外交的又一使命,就是去发掘中欧世界观趋同的实质,正确处理两者此过程中的差异。

其三是缩减中欧之间的价值观差距。中国人吃饭用筷子,而欧洲人用刀叉,但这只是吃饭方式不同,大家都在吃饭的实质是相同的。中欧之间常常误将方式、程序的差异放大为实质的不同。比如,中国人重“民心”实质,欧洲人重“民主”程序。欧洲大陆法系对原则性问题的强调与中国实用主义文化时常引发摩擦。其实,中欧间价值包容性远大于中美:不仅体现在文化多元性、社会世俗性等方面,而且反映在对世界多样性的追求上。对欧公共外交的另一使命,就是去挖掘两者价值观的共通性以及殊途同归的实质。

总之,对欧公共外交的使命,就在于通过市场营销、战略沟通、文明对话等途径,潜移默化转变欧洲的世界观、欧洲观,进而达到转变其中国观的目的,阐明中欧文化互鉴、文明相通的实质,建构面向全球的中欧文明和谐观。为此,应淡化核心利益,多讲核心价值;淡化和而不同,多讲殊途同归;淡化政治外交,多讲历史文化。对欧公共外交要心平气和地与欧盟探讨“互利共赢如何引导国际共识”“共同利益如何提升为共享价值”的基本路径,以夯实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民意基础与价值根基。

(本文系作者在“察哈尔公共外交研讨会——上海2010”上的发言稿,经作者修改、审阅。)

王义桅:本刊学术编辑,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复旦大学教授。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王义桅 编辑:高蕾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