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导航
凤凰资讯

冯骥才:没有因说尖锐的话给自己带来政治麻烦

来源:凤凰卫视

人参与 评论

原标题:冯骥才:没有因说尖锐的话给自己带来政治麻烦 3月11日,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国务院参事冯骥才接受凤凰记者独家访谈。 自1983年受邀成为全国政协委员,冯骥才已经开了32年的政协大

原标题:冯骥才:没有因说尖锐的话给自己带来政治麻烦

3月11日,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国务院参事冯骥才接受凤凰记者独家访谈。

自1983年受邀成为全国政协委员,冯骥才已经开了32年的政协大会,算下来,自己的一生已经有一年多时间给了政协。

冯骥才也以敢言著称,但他告诉凤凰记者,从未因批评意见或尖锐言论而给自己带来政治上的麻烦。他认为政协委员就应该直言不讳地表达对于事情的最真实看法,包括批评。

作为国务院参事,冯骥才曾先后被温家宝李克强两位总理点名,为政府工作报告提意见。去年9月,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就作风建设在天津考察时,冯骥才亦是“座上宾”。他向凤凰记者详细讲述了这三次与高层领导的谈话内容。

对话:艾锋 整理:叶宇婷

“我没有因为说了尖锐的话而给自己带来政治上的麻烦”

问:你做政协委员已经有32年时间了,今年参会和往年比,你感觉最大的变化或亮点是什么?

冯骥才:我从1983年开始做全国政协委员,到这次已经开了32年的会。这样一算,我生命中已经拿出一年多时间在政协开会了。有人问我时间去哪儿了,我说时间都放到政协了。

会风的转变从去年两会就开始了,比较简朴。政协有各个界别、各个党派,有交流,也有争论,从来都如此。委员中知识分子多一些,多是逆向思维、思辨型思维。两会期间听到不同行业的人从不同角度提出的不同想法时,这会激发我对很多问题的想法。

此外政协还给了我接触国家领导人的机会,我还是挺有兴趣跟领导人接触的,特别是高层,他们是国家的决策人,跟他们接触能了解怎么从国家层面思考问题,我也希望提供一些想法给他们。

问:今年政协的言论尺度、大家讨论的氛围感觉比往年更开放,也更务实,俞正声在开幕式报告中特别提到“三不”原则,这方面你有无明显感受不一样的地方?

冯骥才:政协一直有一条原则叫“三不”:不扣帽子、不揪辫子、不戴帽子。老的政协委员记得都特别深刻,我一进政协就知道这三句话。但从我做政协委员开始,没听过领导人在开幕式上讲过“三不”原则,这次俞正声主席提了。

30年来,有没有一些人因为在政协上说了特别尖锐的话,而给自己带来负面影响,其他人我不了解。就我个人来讲,并没有因为说了尖锐的话,给自己带来一些政治上的麻烦。在政协,我说话一直都比较尖锐,比如,很多官员都在提文化产业,我就公开讲这种提法是对文化的无知,今年我也讲文化开发是一个很野蛮的词。如果政协对我这样敢于批评的人不放心的话,也不会让我连续两年出席记者会。这也说明政协越来越开明。

政协委员就应该直言不讳地表达对于事情的最真实看法,包括批评。毕竟两会的机会很难得,你的声音上下都能听见。

跟两任总理提意见

问:两会前,李克强总理征求政府工作报告意见,你作为嘉宾被邀请。能否具体谈下那次的情况?

冯骥才: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想听听文化界的意见,加上我又是国务院参事,所以临时接到通知去。那次我主要谈了几个问题:一是谈到文明的重要性,希望国家注重文明建设。人与人之间是平等、互信的,人能活得有尊严,而且人有底线,有很高的修养……只有达到了这些,才是一个文明的社会。

二是国家应有一个文化战略,文化战略可以理解为国家在文化建设上应有一个文化建构。当前中国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实际底下没有东西来支撑。应该通过国家的构想,有层次地一步步构建,最后实现繁荣。中国现在的文化是比较平面的,而且基本在市场中,由市场随意选择。

那次和克强总理交流时,我提到国家应该有一个鲜明的国家文化形象,应该有当代的文化经典。我很赞成文化走出去这个观点,但什么文化走出去,这个很重要。克强总理说了一句话,应该是优秀的文化走出去。接下来又来了,优秀经典文化怎么走出去,用什么方式走出去。

问:你刚才讲自己有机会接触到高层领导人,之前温家宝总理也找过你征求关于政府工作报告的意见,你们当时交流了什么?

冯骥才:温总理那时,谈的是传统古村落保护,那次跟温总理讲得比较直接。讲了中国传统村落大量消亡的情况,也讲了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我有次去广西北部考察苗寨,有个寨有七百多年历史,很有底蕴,和自然融合得很好。但当地为了搞建设,把苗寨全部刷上五彩油漆,花花绿绿,特别刺眼。我跟温总理说了这件事,我说每个村子都有历史,但现在每天有80个古村落消失。我们已经把六百多个城市变得千篇一律了,这是文化的悲剧,也体现了我们这代人对文化的无知。

说完这些,温总理当时就很激动,他说我们不能让后代连农村风光都不知道。当时媒体把我和温总理的对话发出来了,半个月后住建部的人就找到我,说国务院想请我谈谈村落保护的事。后来国务院成立了由住建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和财政部组成的国家传统村落保护项目组,聘请我做专家委员会主任。

跟温总理谈完后,这个项目马上就做起来了。如果不是和国家领导人之间有直接谈话,这项工作从何开始?如果没有政协这样一个机构,很多问题你没法提。

向王岐山建言作风建设

问:去年9月6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到天津,就落实八项规定进行调研,你也作为嘉宾被邀请,能谈谈那次的谈话吗?

冯骥才:那次座谈会,我从节日的精神谈起,我说,节日,是不需要政府和国家花一分钱,老百姓自己去增加国家与民族凝聚力的日子。但我们的节日概念被偷换了,被愈演愈烈的奢靡之风糟蹋了。当金钱至上的价值观甚嚣尘上,坏的风气就一定会起来,从政风官风到民风世风,甚至带来整个社会文明的下降。

所以刹住奢靡之风绝对是正确的,应该说,老百姓和党中央的想法和情感是完全一致的,党中央的做法完全做到了老百姓的希望里。

中国人有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现在是“党在做,老百姓在看”,想法、办法再好,但是到了地方,它是会被“变通”的。现在,各地都在雷厉风行地改变作风,但是主动地改还是被动地改?会不会是把一种形式主义转化为另外一种形式主义,从一种极端变成另外一种极端?

如果价值观问题还在,观念没改,作风一时改了,仍有“回潮”的可能甚至必然。老百姓担心这个问题,存有疑虑。老百姓的担心是对的。我生活在百姓之中,深知中央的做法对老百姓是有触动的,他不见得会说出来,但是他在观察,却不是观望,老百姓是有立场的,老百姓对“四风”深恶痛绝,对禁绝“四风”心怀期望,我们不能让老百姓失望,这需要勒住绳索不放松,还需要制度上严格切实的规范,需要体制上得力的保证,还需要真正的、有效的、长期的监督机制。

拜金主义就是社会的PM2.5

问:对去年到今年的强力反腐你怎么看?

冯骥才:我当然赞成反腐,任何地方都要反腐,香港还有廉政公署。而且反腐就得雷厉风行,做起来就得坚决。开弓没有回头箭,就得一直做下去。

我觉得反腐不完全是把那个人揪出来,还有两条很重要:一是制度反腐;二是要树立官员正确的价值观,有了正确的价值观,就知道为什么做事,怎么样把事情做好。

昨天我还讲现在大家光注重空气里的雾霾,却不注重精神的雾霾,实际上精神雾霾更严重。我们社会当下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拜金主义,拜金主义就是这个社会的PM2.5,因为它把一切事物都扭曲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也扭曲了。

国家领导人要考虑整个布局怎么做

问:通过和国家领导人的直接交谈,你感受到的他们看待问题的方法和视角是怎样的?

冯骥才:我是搞艺术的,很注意人的感觉,也很在乎对方的表情。比如跟克强总理交流时,从他的目光就能看出,他非常认真地听我说话。作为国家总理,他要全面考虑问题,有时他有他的重点,要考虑整个布局。而我们考虑问题往往从具体的谈起。

(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相关专题: 2014全国两会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PN022]

标签:冯骥才 尖锐批评 政治麻烦 王岐山 温家宝

人参与 评论

独家策划

解读深化改革方略:打虎先行

自由谈沙龙十二位学者论改革

       
people 02期:钟家姐妹
 

图片策划人民的力量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2014两会主专题

凤凰新媒体 资讯频道

邮箱:news@ifeng.com

凤凰网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phoenixnewmedia

两会要闻
独家新闻
独家策划
两会图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