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导航
凤凰资讯

March

08

两会第6

蒋洪:公务员该不该涨工资

请添加图片名称

蒋洪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今年是其第七年履职。

2014年全国两会,凤凰网推出两会“亲历日记”栏目,邀请葛剑雄、迟福林、蒋洪、张凤阳四位政协委员,记录两会所见、所闻、所感,透过他们的视角,为网友呈现全国两会。

蒋洪两会日记(3.7)

公务员该不该涨工资?

今天上午是联组会,民主党派往往要谈对台方面的问题,所以大部分话题都集中在这方面,发言从9点钟开始,到10点半结束,没安排到我,自由发言的时间里大家很踊跃,又没轮到我。

我今天想谈谈公务员涨工资的事情,也是目前讨论的热点问题之一。首先的一个问题就是,公务员的工资水平到底是不是低?

如果横向比较的话,社会公众一般很难认为他们是低收入者,如果低于一般收入水平,公务员考试就不会这么热,更重要的是除了摆在台面上的收入,还有台面以下的收入,这一部分现在难以估计,因权力大小有所不同,或者涉及的部门不一样,额外收入也就不一样。

主张给公务员涨工资的人说,现在部级干部年薪只有20万,相当于企业中部门经理的工资,我认为这不能说明部级干部的工资低了,而是有些企业他的工资标准定高了,特别是国有企业,收入水平按说不应该由企业来定,而是应该由国家,特别是通过人大讨论,到底公职人员的收入水平多少为宜,总归要有一个标准,这一标准无论如何不能让企业自己来定,哪个企业挣钱了,就把工资水平提高,这样的做法是不适当的。

我的看法是,随着全社会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物价水平的变化,做调整是可以的,但是公务员的工资水平应该与工薪阶层的劳动收入水平保持某种相适应的关系,可以略高一些,但是与同等素质的人能够获得的市场工资水平,应该有一个对应关系。

现在之所以提出来引起这么强烈的反响,是因为提出问题或者解决问题的顺序搞错了,在目前的情况下,第一步是要弄清公务员的灰色收入,灰色收入杜绝了才能考虑工资是否提高。现在是把另外一个问题撇在一边,对他们的灰色收入视而不见,然后说收入如何低,这个就把事情搞错了。所以,只有在把各种漏洞堵住的情况下,才能认真考虑公务员劳动报酬问题。

再比如,公务员退休以后的待遇也是不一样的,这些如何整顿都是问题,只有把公务员的福利待遇与社会统一起来,才能够比较客观的考虑公务员收入情况。

在现有制度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如果一定有加工资的必要,那重点应该是低层次的基层公务员,工作在第一线,工作辛苦且收入比较低的人,如果普遍都加,也会把富裕公务员全部包含进来。事实上,这些加工资的呼声主要来自于公务员系统。

当政协委员的一个心病

我一直还有一个心病,当政协委员以来,别人就跟我反映各种各样的情况,希望我能够向有关方面交涉,但都石沉大海,没办法解决。前年我曾把聂树斌案做了个提案,但后来说不适合做提案,只能够作为意见书转到有关部门,转到有关部门后就没有消息了。

我也碰到过有人拜托我呼吁一些事情,比如山西省晋中学院退休教师马彰铭就对我说他们单位的领导以权谋私,做违法乱纪的事情,他揭发以后就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包括工作受到影响,而且人身受到伤害。当地报纸还报道过他的事迹,说他勇于反腐败,将其作为英雄人物来处理的,但到头来他不仅受到精神上、经济上的伤害,同时还受到人身伤害。他在山西,千里迢迢到上海来跟我诉说他的情况,然后也留了他的材料。

我心里一直是很同情他,但又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帮助。我知道他至少联系过两个政协委员和一个人大代表,要求帮他转。这都成了我的一个心病,他千里迢迢来找我,而我却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后来他走了以后,不时会打电话过来,我一直都不敢接,因为不知道怎么对他说。他的腿被打伤了,当时他撩起裤脚管让我看他的伤,我心里真是难受得很。他到我学校来等我,聊了以后他一走,就变成了我的一个负担,因为感到很无奈,想不出什么有效途径。

我看到葛剑雄老师也说自己手上很多申诉的材料,都是一样的情况,这种情况到底怎么解决?这说明我们的司法系统有问题,老百姓很多不平的事情没地方解决,投诉无门。(本文由蒋洪先生口述,朱诗琦、周东旭整理)

蒋洪两会日记:

3月2日:委员和代表们不再送家乡特产

3月3日:为何没人到秘密写票处写票

3月4日:会务组提醒委员少单独外出注意安全

3月5日:退休官员希望我呼吁高房价问题

3月6日:涉及制度等顶层问题提案难得到回应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2014两会主专题

凤凰新媒体 资讯频道

邮箱:news@ifeng.com

凤凰网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phoenixnewmedia

两会要闻
独家新闻
独家策划
两会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