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导航
凤凰资讯

March

07

两会第5

葛剑雄:政府工作报告制度设计有天然缺陷

请添加图片名称

葛剑雄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2008年当选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2013年再次当选为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

2014年全国两会,凤凰网推出两会“亲历日记”栏目,邀请葛剑雄、迟福林、蒋洪、张凤阳四位政协委员,记录两会所见、所闻、所感,透过他们的视角,为网友呈现全国两会。

葛剑雄两会日记3月6日

政协座位轮换的“秘密”

昨天我看蒋洪两会日记,他说弄不懂政协的座位是怎么排的。前几年,有人也提出过意见,一些人总是坐前面,后来就开始实行轮换了,上下左右同时换。关于主席台上,政协每次开大会,理论上是常委会来组织,常委就坐在台上。常委的座位是以姓氏笔划为序,到现在已经第七年了,我的姓氏笔划多都坐在最后一排,旁边都是姓谢、姓魏、姓蒋这些,也有人表示过应该换,大概比较复杂,所以没有换。

我们开常委会时,也换座位,每开一次会,往前移动两排。这次开会你可能坐第八排,下次就要坐第六排,常委一年开四次会,总有一次会坐在第一第二排。也有特殊情况,因为座位的排数也不是标准的,是扇面形,到了前面,第一第二排就位置就少了,中间还有柱子,所以不是很精确。还有一个特殊情况,比如张海迪常委是坐轮椅的,所以她总是在靠近走道的地方坐。以前邓朴方担任副主席,会把他座位上的椅子拿掉,这样他的轮椅正好可以推到这个位置。

座位的确也会牵扯到其他因素。有人认为,主席台上,特别是坐在前面的,也是一种政治资源,因为坐前排,在新闻中露脸机会多,每次拍领导人,至少都会被当做背景。此外,坐前面,领导人看见你、甚至跟你交谈的机会也多。所以有人把前排的位置看得比较重,我也听到有人说不公平,怎么我总是坐在后面,露脸的机会都没有。有人也私下提出,主席台的座位也应该轮流,不然坐在后面的人,总是在拍照时候当背景。正因如此,转播时有时会专门把摄像机到后面扫一下。

姚明也是一个有趣的例子。每次开大会,都得单独给他安排一把椅子,让他坐在边上,不能在中间。我问过他,他也不舒服,椅子还是普通椅子,他脚都没有办法伸。我也注意到最近网上流行一张照片,唱国歌的时候,姚明站起来,旁边的人站起来就像没站起来一样,所以人家调侃怎么唱国歌的时候委员们都不站起来。以前姚明休息的时候,有时候会坐在我们常委休息室,这次没看到,他目标太大了,总有人给他来照相,围着他。

政协讨论大家都抢话筒发言

今天(3.6)是小组讨论,明天上午又有一次联组会。现在我们教育界,比如说有三组,总共111位委员,明天上午就要坐在一个会议室里面。联组会一般会有一些领导参加,比如教育部长会来,还有相关的其他部长也会来。为了便于大家利用这个机会集中发表意见,或者向领导反映建议,每组会推选一些委员作为重点发言嘉宾,一般要求不超过8分钟,剩下一点时间会有自由发言。

今天我们都是自由发言。每次开会,除了刚开始可能大家会有一点谦让,接下去都是抢着话筒发言。大家发言都是想利用这个机会,给政府工作报告谈一点看法,更多的是联系到自己想要说的问题,或者提出一些建议。

我们上午是早上九点钟开始,中间也没办法休息,讲到11点多一点。下午三点钟开始,有时五点都结束不了,中间还有一些媒体的采访。昨天下午的讨论是对境内外的媒体都开放的,今天是对境内媒体开放,所以有采访证的记者,都可以到会议室里面。

现有政府工作报告制度有缺陷

政协主要是对政府工作报告提意见,包括肯定的、也包括可以商榷或者批评的意见。我们委员之间相互也有不同意见,比如,报告中有一点讲到,要提高贫困地区农村上重点大学的学生比例,要再提高10%,对这点我们委员中间就有不同看法。一种认为,要保证贫困地区的学生上大学,这是好的,但没有必要规定一定要是重点大学,因为全国重点大学是少数,重点大学一般对学生的要求比较高,课程相对比较深。另外重点大学培养并不是到本科为止,也有好多还要继续往研究方面培养。农村的孩子,如果成绩没有达到这个标准,因为照顾而进来了,他自己学不好,对他也不利,将来毕业以后,他的就业以及本身的目标,也未必就是进一步深造,对这样的同学,也许到一个应用型的大学更有利。但也有委员认为,这是有一定合理性的,因为他们的学习条件差,但并不见得他们自身素质一定差,到环境好的地方,或许还是能跟得上,要给他们创造条件。

另外,现在达到了百分之几?再提高到百分之几?教育部对这个问题,最好有一个解释。报告定了很多目标,都很不错,但还看不到怎么达到这个目标,具体的做法是什么。也有的委员提出来,这个报告首先要对照一下去年,哪些目标做到了,哪些目标没有做到,尽管已经取得了成绩,但还应该围绕去年的报告,一项一项对照。

关于这个,我也插话了,说这个也麻烦。因为李克强总理今年是第一次作报告,去年的报告是温家宝总理最后一次做的。去年换届选举是在做政府报告以后,还是即将离任的总理做报告,新总理选好,会议就闭幕了。所以,这个在制度安排上是有缺陷的,按理说,前任政府应该主要汇报前任政府的工作,后一任政府的事应由选举出来的新总理,做他的执政演说。制度怎么保证衔接是需要考虑的。但是,要这样做又是有困难的,因为我们不是竞选,尽管大家都知道李克强要继位了,但是法律没写出来。

所以,今后是不是可以采用这个办法,换届以后,在下一次人大常委会上做他的政府工作报告和执政报告,不一定要在大会上,也可以向人大常委专门报告一次,或者他确认前任政府提出来的目标,这一任政府全部接下来。

我们现在有些制度要不断完善,有的制度习惯这样做了,觉得很有道理,其实有先天缺陷。

提议聂树斌案等历史遗留交由人大复核

明天下午是提案的截止期,我昨天已经把提案全部提交了,我这一次提交了七个,五个提案,两个工作建议,我已经交给有关媒体,这是可以公开讨论的。

其中有一个是提议全国人大复核一些重大案件。比如近几年大家很关注的河北聂树斌案。由于腐败影响着司法系统,的确存在着冤假错案,最好应由全国人大来审核,公布结果,作为一个临时性措施。当然长期的话,最高法是最后一关了,但针对历史遗留问题,可以做一些这方面的尝试。

我的提案写得比较简单,提案用不着很多的论证,原因是什么,提什么建议,怎么来操作,这样就行了。提案要有可操作性,最好是针对全国性的事情,地区性的也可以,但是要有一定的代表性,纯粹地方的事,就可以由地方解决。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葛剑雄两会日记:

3月2日:两会期间我是一个“公共产品”

3月3日:政协报告没有掌声才正常

3月4日:俞正声缩短发言时间 希望多听委员的

3月5日:建议取消五年计划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2014两会主专题

凤凰新媒体 资讯频道

邮箱:news@ifeng.com

凤凰网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phoenixnewmedia

两会要闻
独家新闻
独家策划
两会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