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导航
凤凰资讯

March

05

两会第3

葛剑雄:建议取消五年计划

请添加图片名称

葛剑雄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2008年当选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2013年再次当选为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

2014年全国两会,凤凰网推出两会“亲历日记”栏目,邀请葛剑雄、迟福林、蒋洪、张凤阳四位政协委员,记录两会所见、所闻、所感,透过他们的视角,为网友呈现全国两会。

葛剑雄两会亲历日记(3月5日)

五年计划已跟不上实际 建议取消

前一阵子,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的时候,我们也是征求意见对象,所以有些内容已经知道了。另一方面,我们也注意到有些提法之类,都有进行修改。我觉得这次政府工作报告总的看比以前更加务实,比如有的指标谈的不是确切数据,而是左右,因为有一些经济指标不是完全能够控制住的,用“左右”这个词,将来有所空间,我觉得是一种积极的态度。

这次我准备了一个关于5年计划的提案,就是针对类似问题提出来的。这个提案什么意思呢?我们实行多年的5年计划,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从解放初经济恢复及建设以后,就开始了,一个又一个5年计划,一直到现在。

但实际效果怎样呢?有不少是5年计划已经规定了,连续两次都没有完成,但是计划还照定。比如教育经费要占到GDP总量的4%,这个是1993年制定的5年计划提到的,事实上我们用了20年才做到,也没有说明原因。中央是这样,地方也是这样,都是辛辛苦苦定5年计划,但不见结果。比如上一个5年计划,现在过了一半时间了,一方面要看中期做得怎么样,另一方面又已经准备要定下一个5年计划了。问题在于,经济的规律、社会发展的规律,并不都是以5年为周期的。为什么不定7年计划,3年计划呢?以前计划经济时代主要是关起门来,以经济自给自足为主,又在中央集权下,或许管得住。现在中国的经济越来越外向,很多是国际市场决定的。不要说5年,就一年,有的指标都不得不根据实际情况修改,何况5年呢?

现在有的地方是为了保5年计划,已经定下了数字,有的官员为了政绩,非要保住5年计划这些数字不可,实际上造成了浪费。再一个不妥当的原因,是现在的计划跟政府任期是不一致的,也没有办法追究政府的责任,做好还是做坏,没有任何追究。现在是第12个5年计划,但这是从上届政府的最后一年开始的,本届政府一定要百分之百负责吗?将来如果有哪个做不到,到底是上届政府的责任,还是本届政府呢?中央如此,地方也这样。

现在讲深化改革,我们不能够总是盯着一些很小的具体的事,五年计划这是大事,应该改变。因此,我的提案之一,建议从“十二五”计划以后不要再制定全国性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5年计划。中央政府可以有一个中长期的发展纲要,大致上规定要做点什么事情,但不用那么仔仔细细地定5年经济计划。

这不是讲完全不要计划,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制定一些契约性的计划,比如西部或者中部这些地方,比如产业计划,比如社会发展计划,但时间也不一定就是5年,比较急的或者发展比较快的可以3年,定长了也没用,有的可以时间长一点。主要从实际出发,从事情本身的规律出发。一些重要计划尽可能与政府任期同步。

国家财政年度应从6月开始才合理

与此相适应,政府要搞好每年的财政预算和结算。这一点我前年提过,今年我要继续提,就是要调整国家的财政年度。现在从1号开始,是没有办法执行的,形式主义。因为人代会要3月份才开,开了以后,原来的预算可能需要修改调整,甚至将来有可能不被批准,要重新定。

应该是人大会议开完以后,财政部去修改预算,再报全国人大常委会来审查通过。地方也应该走这个程序。中国财政年度应该从6月份开始算是最合适的。
 
同样,基层经费也不应该每年12月底冻结,应该延长至5月底。现在的实际情况是经费下来,已经是下半年了,12月就要结束了。为什么中国普遍存在年底突击花钱呢?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这里。钱没来我不敢花,万一不给怎么办?只能等钱来,而钱下来了,时间又很紧,但是不花完又不行,今年花不完明年你的预算就要减少,于是年底就拼命花钱。
 
就这个问题,我曾经问过财政部,预算从1月开始,还没开人代会,钱怎么拨?他说我们借一点,批下来以后按照正式数字核对。我说万一借出去的钱,这个项目没有批准,或人代会批不准怎么办。他笑笑,说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可见我们以前对预算的审查是怎样的,或者说根本没有认真审查。像美国,议会不批准预算,最后政府是要关门的。因为我们不存在这种可能性,所以就不重视这种程序。我们现在既然讲法治,就要依法办事。从技术上来做这件事一点也不难,但效果来说可以维护国家财政的严肃性,也保障了人大行使其最高权利。
 
当然现在这个不调整,大家日子也照样过,就是缺乏足够的动力。很多改革是要倒逼的,不能等主动改。但我总希望国家不要造成太大的损失,假如中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比如人代会通不过预算,或者某些重大项目实际上已经成型,被人大否掉,造成的损失就大了。现在这种情况很多,有些工程投了几十亿上百亿建得差不多了,一曝光,国务院就赶紧批准这个项目。我说好笑,这个时候还要你批准啊,已经是既成事实了。

之所以不肯改或者改不了,原因就是旧的体制没有让有关部门感到危机,至少没有给他的小部门带来不便。所以为什么习近平讲现在改革肉已经吃掉了,要硬骨头了,再深入的话就触及到各个利益集团,我想就是这么个意思。这也是改革最核心的东西。因为好改的都改了,现在要改的当然都不是容易的,正因为不容易,更要改。

宪法规定出版自由 建议取消书号刊号限制

还有一些提案,其实我提了好几次。我们现在一方面讲文化建设,另一方面到现在还在限制书号。既然宪法规定出版自由,出版本身就不能限制,出了以后如果违法可以追究,但不能限制他出多少。

本质上讲,书是文化商品,好的商品多多益善,不好的商品不该你去清理,而是自己被淘汰。书号就该备案登记,放开。现在,有些书商还在买出版社的书号,出版社不该通过这个谋利,这才是非法的。既然书商已经成为事实,为什么不让他们合法出书呢?

第二,刊号也是这样。我们现在刊号根本领不到,连我们的学术刊物,有些已经是学界公认的高质量刊物了,也领不到刊号。这就是因为有关部门控制。所以现在用的最多的办法是以书代刊。既然书客观上是在流通的,为什么不能给他刊号,让他合法出呢?就算是商业性刊物,不也是文化建设吗?文化建设就是文化产品,他有本事通过商业性刊物挣钱那也挺好的,也促进文化繁荣。所以我觉得刊号应该全面放开,谁都没有权力来限制。

第三,要废除出版总署对稿费的指导性意见,什么底薪多少之类。现在不少人呼吁提高稿费标准,这是个伪问题,这些人呼吁错了。其实稿费也好、版税也好,已经成为一种市场行为,国家是不规定,也没有限制的。现在有些出版商利用作者的无知,拿出版总署指导性价格来压你,其实国家是没有规定的。国家也不该管这个事情。

最后一个,就是要提高版税与稿费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到现在为止还是800块,实在太低了。个税现在都是3500元开始征的,那精神产品的劳动也都得调整一下。(本文由葛剑雄口述,朱诗琦、陈清扬整理)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葛剑雄两会日记:

3月2日:两会期间我是一个“公共产品”

3月3日:政协报告没有掌声才正常

3月4日:俞正声缩短发言时间 希望多听委员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2014两会主专题

凤凰新媒体 资讯频道

邮箱:news@ifeng.com

凤凰网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phoenixnewmedia

两会要闻
独家新闻
独家策划
两会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