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导航
凤凰资讯

March

05

两会第3

张凤阳:代表和委员谁更应该“放炮”?

张凤阳

张凤阳全国政协委员(教育界)、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院长。

2014年全国两会,凤凰网推出两会“亲历日记”栏目,邀请葛剑雄、迟福林、蒋洪、张凤阳四位政协委员,记录两会所见、所闻、所感,透过他们的视角,为网友呈现全国两会。

张凤阳两会日记(3月4日)

我的专业领域是政治学,但说来汗颜,中国的实际政治过程究竟是怎么回事,在自己的头脑中即便不是一片空白,至多也是略知皮毛。所以,从担任政协委员的那一天起,除了努力尽公共角色赋予的责任,我给自己设定的另一项任务是对政协做“参与式观察”。很多学界同仁羡慕我有这样的“田野调查”机会。我私底下还表达过一个奢望:要是能有机会亲身观察一下人大会议的流程就更好了。这有点贪心不足。

学生曾问过我:老师,你一年观察下来,有什么特别的感受?我跟他们说:回答这个问题得异常小心地加一些限定修饰词,因为我的观察还不充分,如果非要我满足你们的好奇心,我想告诉你们的是,部分人大代表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像“政协委员”,部分政协委员仿佛有那么一点点像“人大代表”,他们的角色扮演好像有那么一点点“错位”了。学生顿时瞪大了眼睛,我晓得,这神情所传达的信息,不是“惊讶”而是“费解”。

我解释说,按照本然的制度设计理路,人大代表对政府治理应该“少美言多质疑”,政协委员对政府治理应该“小批评大帮忙”,可是,在相当一部分人那里,情形正好反过来了——两会期间“放炮”的多是政协委员,像是抢了人大代表的差事;一些人大代表呢,则更喜欢替政府说好话,像是端了政协委员的饭碗。听到这里,学生大致明白了“错位”的意思,但继续追问:你说的制度设计理路的“应该”究竟怎么理解?

这就得讲点抽象的大道理了。在制度安排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一府两院都从这个最高权力机关派生出来,所以,它们干得怎么样啊,人大代表就应该经常性地问一问。干得好自然要肯定,但更重要的是找出治理中存在的问题,多质询、多批评,以便改进。人大代表在质询政府工作的时候之所以理直气壮,法理上是因为他们经由一个选举程序获得了人民的授权。

这两天有政协委员批评现行选举方式的某些弊端,其实,这个问题对人大来说才更重要,政协倒在其次。

为什么政协在其次?因为政协委员本身就不是选举产生的。有人可能会说,上届全国政协会议不是对下届政协委员候选名单做过投票吗?但严格讲来,这种投票不是“选举”而是“确认”。不管公众和媒体怎么评论,政协委员自己首先要搞清楚,政协在法理上不是国家权力机关,没有表达国家意志的功能,而仅仅是一个辅助性、咨询性的协商机构。所以,政协委员的产生不像人大代表那样实行选举制而实行“推举-委任制”。照此逻辑,政协委员老挑政协选举的毛病,就不免有些身份性尴尬了:你自个儿就不是选举出来的,从推己及人的角度做反思,总不能先对自己做规避拷问的无条件豁免吧?我的意思当然不是说政协机构的现行选举方式不存在问题,而只想强调,这些问题对政协之外的公众和媒体才成立,政协委员死揪住这个问题不放却理路不顺,甚至有些悖谬。

也有委员抱怨说,你推举-委任我,都没知会我一声,我都不知道。这种情况当然说明所在地方的统战工作有问题。但是,如果你接受了,最好别抱怨,除非你拒绝。

人大的制度设计理路是,政府是我委托的,我就有权利对政府质询批评。而政协的制度设计理路则似乎倒了过来:人家觉得你不错,推举-委任了你,你照理就得给人家做点雪中送炭或锦上添花的事情,俗称“小骂大帮忙”。这当然不是说不能批评对政府,而只是说,政协委员对政府“放炮”,细细想来,有另一层身份性尴尬:自己的委员身份是自上而下安排的,终究没有经过自下而上的民众选举授权哦。

令人欣喜的是,一些政协委员秉持公心,放胆建言,显得腰板很直,底气很足。其所以如此,我想,不仅因为参政议政是政协委员的权利,更重要的是,我们身处的时代是一个民主化时代,一个信息化时代。政协会议在相当程度上是一个透明的舞台,你在这个舞台上的一举一动,电视观众和网友们看得很清楚。只要表达了老百姓的正当诉求,真心为国为民做事,公众就为你鼓掌点赞。从这个意义来说,政协委员就不必为有没有选举授权程序过分纠结,归根到底,“票”其实就是老百姓心里的一杆秤。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张凤阳两会日记:

3月3日:葛剑雄等老委员堪称直言献策表率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2014两会主专题

凤凰新媒体 资讯频道

邮箱:news@ifeng.com

凤凰网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phoenixnewmedia

两会要闻
独家新闻
独家策划
两会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