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导航
凤凰资讯

March

04

两会第2

葛剑雄:两会期间我是一个“公共产品”

请添加图片名称

葛剑雄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2008年当选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2013年再次当选为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

2014年全国两会,凤凰网推出两会“亲历日记”栏目,邀请葛剑雄、迟福林、蒋洪、张凤阳四位政协委员,记录两会所见、所闻、所感,透过他们的视角,为网友呈现全国两会。

葛剑雄两会亲历日记(3月2日)

全国政协常委会,在2月26号到28号期间召开。常委会结束后,我也不可能再返回上海,既浪费时间又浪费交通费,就直接转到国际饭店(教育界委员驻地),准备参加3月3号下午的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开幕会。

什么情况下撤销委员资格

根据政协的章程,在全体会议闭幕期间,有常委会,常委会上面还有主席会议。我们有个说法,叫做年委员、季常委、月主席,就是指每年开一次的大会,这个和人大的一起开,就是所说的两会;常委会是每季开一次;主席一般是每个月开一次会。

我是常委,每个季度都要参加一次常委会,常委会有一部分就是为大会做准备的,比如通过主席要做的工作报告,这个报告实际上政协主席代表常委会做的。

所以在政协大会开幕前,我们已经听过报告的内容,不但听过,还提意见,并修改,我们先通过了,3月3日下午政协主席要在大会上做报告。大会报告之后还要听取委员们的意见,并再次修改,最后才要通过。

对这次报告,我们常委会上提了很多意见。我觉得俞正声当主席以来,是比较注意听取大家意见的,我们在分组会上的发言,他在常委会闭幕式上的讲话中都提到了。

除了讨论报告,常委会要通过一些人事任免,比如这一届已经有4个政协委员被撤销了(编者注:这4人分别是原上海卫计委副主任黄峰平、原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刚、原四川省政协主席李崇禧和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刘迎霞)。根据政协的章程,是要在这次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予以追认的。政协委员被撤销有几种情况,一种是不适合担任委员,但还没有涉及到犯罪,一般采取主动辞职,这比较简单;另一种涉嫌违法违纪的,比较紧急,如果不撤销委员资格,是不能抓、不能审查的,因此像这种情况,只能先撤销,再追认

两会期间我是一个“公共产品”

我这两天也没空,一要参加会议,会议之外采访的媒体非常多,今天我也记不得你是第几家了(编者注:25日,葛剑雄刚刚抵达北京,便告知我们下榻的宾馆,晚上拜访他的一个小时,就有三个电话打进来采访)。吃完早饭就开始有电话进来,有的电话采访,更多的是我约他们来,你也知道,有一部分有采访证的可以直接到驻地;还有一部分没有采访证的,我必须到大门外把他领进来,第二批第三批……有些就赶到一起,我也正好不用讲第二遍第三遍,讲到12点40才结束。中午你们的电话打进来,房间里还有十几个记者。

今年记者好像都提前了,往年高峰期在明天,昨天也有十几个记者采访。我觉得这是我们的义务,我一直讲,两会期间我应该是一个“公共产品”,大家都能用,我的原则凡是媒体来找我的,来者不拒,电话也可以,凡是打电话来,不管多晚都可以接进来,没问题的。

只要我有空,会尽量满足大家的要求,因为我觉得媒体很敬业,另外我们的民众也有这个需要,他们希望通过各种途径来了解两会的情况,这是好现象。

我也一直讲,官方应该尽可能提供更多的资讯,我们其实是普通人,给媒体提供的信息并不是很大,政府有关负责人应该把更多你了解的情况提供给媒体。

但我也理解官员的一些顾虑,有时候哪怕他是代表个人观点的,大家也会把他看成代表官方的声音。因此我也希望媒体的朋友跟我们形成良性互动:

第一, 不要老是提一些在其他场合已经提过的问题,两会期间应该把采访的精力集中在跟两会、跟当前大家关注的热点相关的问题上。

第二, 我也希望媒体稍微做点功课。我举个例子,今天和昨天很多人都问我两年前问教育部长考试作弊的事情,这个事情去年我已经跟至少十家以上媒体都说过了,早就解决了。但我不晓得为什么,有的媒体开始那么感兴趣,但解决的时候,有几家媒体提都没提。因此,我要说媒体也有个规则,不要选择性太强,该报的要报,我们本来的目的就是把事实真相、前因后果弄明白,你只有开始没有结果,当然公众是不满意的。   

全国两会要常态化

这几年我都在讲一个观点,即我希望全国两会常态化。因为我们以前开两会,总讲“顺利召开”,这个话其实有点讽刺,两会都开不起来还像国家吗?开起来就叫顺利,甚至还没开完怎么叫顺利呢?到处是花团锦簇,又是清扫卫生,又是张灯结彩,像过节日一样,有必要吗?

全国两会,当然是大事,但不是什么非常的或者意外的事,这是国家政治生活每年例行的一件事,太平情况下,每年都开有什么好庆祝的?哪一个国家政府开个会要庆祝?当然特别的或者特殊时期的会,比如改革开放初期,三中全会召开,标志着我们国家要进入改革开放时期,这种庆祝一下,是应该的。正常情况用不着这样,因此,两会不要娱乐化、节日化,要常态化。

现在已经好多了,习近平指示,既隆重,又简朴务实,这个我觉得很好。今年我在北京基本上没有看到类似往年那种庆祝标语,当然现在也不放鲜花了。

两会其实是365天都存在的,不能认为开大会有两会,平时就没有两会了。比如说人大代表,难道你平时就不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散会回到上海就不是政协委员?要履行职责只有大会期间吗?但现在我们的代表委员履职基本上都只是在两会期间。

另一方面我们的民众对两会有过高的期盼,也是不对的。就说明平时两会没起作用,所以才期盼开会。我在两会前都会收到很多民众各方面的要求,比如要求解决问题的、控告的、要求转达意见的等等,这说明什么?说明平时我们有关部门没有负起责任来,信访部门踢皮球,所以他才来找我这个素不相识、跟他完全没有关系的一个政协委员,仅仅是因为知道我的名字、单位。这并不值得我们庆祝,更不能说明大家重视两会,恰恰说明我们两会没有常态化、经常性的工作没有做到,还证明我们有些政府部门失责。

就在我来开常委会的这两天,我已经到北京了,还有人打电话到我办公室反映问题,某市一千多名教师,退休十年了,还有十几个月的工资没有领到。说到底这个事情不该找我的,但是七十多岁的退休教师,其中几十个人已经去世了,我觉得真可怜,应该给他解决,可我实在没有办法。正好碰到这个省的政协主席也在开会,我就把这封信抄下来,请他带回去处理。信他收下来了,至于能不能解决我就不知道了,当然,这也不是他的事,但我希望他带回去,如果这个事是教育厅的问题就交给教育厅。这不是某些部门失职嘛!否则怎么告状告到我这里呢!

我手头这样的信还不止一封,真有点犯愁,我没有秘书,也没有那么大能力,我怎么办?因此,我讲两会常态化有两层意思,一是代表委员平时要履行责任,另一层是指委员也不能够代替政府部门来解决各种问题。像我刚才说的事明显不是政协该管的事,如果政府部门都负起责任来,老百姓何必还来找我们呢?我们就可以集中精力,做政协本身应该做的事情。

必要的道路管理还是需要的

关于两会安保方面,从驻地方面来看,跟去年差不多,还不知道明天开会路上会怎样。但是两会期间,我觉得必要安保,必要的道路管理还是需要的。

这没有办法,毕竟这么多人。我去年就碰到一件事,就是闭幕式那一天,因为电铃坏了,他们电话没通知到我,结果我大概晚出来5分钟,大巴车已经走了,驻地就给我另外安排一个车。

但是就因为晚这五分钟,道路上的管制已经撤掉了,我这个车就陷在车流中,最后等我赶到人民大会堂,里面已经在奏国歌,会议已经结束了。最后他们说我没有请假,我说我怎么请假呢?晚了5分钟也不是我的责任。

虽然我因为迟到抱怨,但我还是支持这样做的,车子一过马上就撤销管制,减少对市民的影响。 (本文由葛剑雄先生口述,朱诗琦整理)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葛剑雄两会日记:

3月2日:两会期间我是一个“公共产品”

3月3日:政协报告没有掌声才正常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2014两会主专题

凤凰新媒体 资讯频道

邮箱:news@ifeng.com

凤凰网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phoenixnewmedia

两会要闻
独家新闻
独家策划
两会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