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导航
凤凰资讯
高端对话
赵启正

揭秘两会发言人:敏感问题不答还要发布会吗

第001期

资料图:赵启正

赵启正揭秘两会新闻发言人是怎样炼成的

每年两会前夕,两场新闻发布会备受关注,会上记者的提问涉及领域广泛、甚至不少是“陷阱”的敏感问题,作为发言人都要一一回应,还要回应得好。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台上的光鲜,背后需要做怎样的准备?对一些敏感问题、没准备到的问题怎么回答?2月25日,凤凰网独家对话上一届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赵启正,揭秘两会新闻发言人是怎样炼成的。

赵启正,作为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三次、四次、五次会议的新闻发言人,以扎实、敢言、真诚、机智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殊不知,为了一场两个多小时的发布会,他和团队要用一年时间去准备,平时的积累,向近百个单位征集问题,像高考冲刺一样住在宾馆研究上百个问题……

即使准备再充分,也还是会被问到没准备的问题,“作为现场发言人根本没办法请示”,赵启正告诉凤凰网,自己觉得有把握还是应该回答的。

而对于那些让很多官员头疼的敏感问题,赵启正则认为,越敏感越要回答,“敏感问题如果不答,那还需要新闻发布会吗”。凤凰网问赵启正,当遇到一些民间传言很久、官方没有否认又没有证实的消息时怎么办,他这样回答,这就看你的水平,到现场看情况一定有一个说法,总而言之不能说谎。

关于今年的政协新闻发布会,赵启正向凤凰网分析,雾霾、打老虎、全面深化改革、中日冲突等问题可能成为热点。

从上海副市长到国新办主任,再到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回顾自己的公务员生涯,赵启正最大的感悟就是,任何一个岗位只要你努力,都会有所成就,“不要抱怨环境,没有没出息和没前程的岗位,只有没出息和没前程的个人”。

对话:边鹏 整理:朱诗琦

一场发布会要准备一年研究上百个问题

凤凰网资讯:作为全国政协新闻发布会的发言人,会前需要准备什么?怎样准备?要不要做预案?一场发布会要准备多久?多少材料?

赵启正:这个发布会由中央电视台向国内外直播,在现场如果问题回答不好,直接影响政协的威信,也可能在国内外会造成新的误解等不良影响,所以对政协的发布会我们十分重视。

在会议之前,我们要做充分准备,包括很多方面:

首先,在发布会前的一年时间里,要随时有所积累。平时我每天会花一定时间阅读国内外新闻,对可能有长期影响的舆论都会下载,按文件夹分类记录,像在学术单位做研究一样,分类、归纳、记录来源。

其次,在发布会前一个半月左右,我们要征求各方面的意见,特别是中央各委办的意见,即在他们领域内公众关心的问题。大约有八九十个机构会给我们提供一些他们认为重要的问题,也包括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媒体单位。

之后,我们要把这些问题进行分类,了解每个问题的背景、过程等,然后挑出一二百个比较重要的问题,进行逐步研究;最后再从这里挑出数十个特别重要的问题仔细研究。

对于最重要问题的准备,我需要了解五个方面:

1、真实的情况。如某一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原因、过程、社会影响等。

2、看官方表态。某一个部门是否表过态,发布会时我的表态要和他们的表态衔接,当然他们表态正确与否我要有判断,对于有过多次表态的,要以最新表态做重要参考。

3、境内舆论。包括传统媒体、网络媒体、网民意见。网民意见往往是多种多样的,还随着时间有变化,这些我都要研究。

4、境外舆论。有些问题,需要了解国际主流媒体,比如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金融时报、每日电讯、美联社、路透社等媒体的态度和立场。

5、政府部门的作为。比如某一地区有重要新闻事件,这个地区做了什么,继续要做什么,这些都很重要。

发布会前的调研需要十分用功,我们要住在宾馆研究很多天,像高考一样加班加点。我们的团队包括政协外事委员会、新闻局的青年干部,还有我在人民大学的博士生。

凤凰网资讯:2010年,您在回答我国经济是否存在“国进民退”问题时,拿出了很多详细数据,这些数据是自己平时就记住的,还是准备材料里有?

赵启正:重要的数据我要提前查出来,制成表格,或单独打印几行。在发布会现场我有个笔记本电脑,这不是给别人看的,是把多个表格在显示屏上平铺,问到哪个问题,我就把这个打开,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准确反映数据。

比如你问我的国进民退,这个数据我是有多方来源的,统计部门、工商联、企业协会等,这些数据有时还不是很一致,我都会整理出来,还会做一些说明。

没办法请示时若觉得有把握还是应该回答

凤凰网资讯:再充分的准备,也会有例外吧,对一些应急问题,事先没想到的,你怎样应对?

赵启正:根据我的经验,开会前一周内的新闻被问的概率非常高,所以我和我的学生每天都上网站,有时一天还要上好几次。到发布会那天早晨,再把学生们找来,问是否有新闻?尽量做到不遗漏。

当然没准备被问到的也常发生。我在日本就碰到过,记者当时问“联合国刚通过了一个关于保证海上石油通道的提案,你怎么看?”这个事儿刚发生,我还不知道,我回答“中国石油的进口量日益增加,对海上石油运输通道的安全,我们是十分关心的,并且也愿意为海上石油通道的安全贡献力量”。这个回答就是靠我平时的积累。

2011年,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新闻发布会现场,美国之音记者问“两会的开销是多少”,这个问题我大体知道一些,可以用大体数字回答,这是一种办法;我承认不知道确切数据,这是另外一种办法。我采取了第二种,我说“我很少在这种会议被别人难住过。花多少钱,我还真没有数据。我想钱还是不少的,如何节约又足够满足会议需求,我们有一位专门的秘书长管理。容我会后一两天内给你发一个电子邮件或短信告诉你。”

发布会结束后我确实去查了这个数字,经过有关部门仔细计算得出一个数字。但这时那位外国记者又发了一条新闻,说很多中国记者在发布会后把他包围,希望他知道确切数字后告诉他们。这提示我,不能先告诉外国记者,应更重视国内记者,或更直接面对公众。因此,我决定先在网上公开,公开之后一两个小时内,我告诉这位外国记者网址是什么,请他查阅。然后他又发新闻说赵启正说话算数。

对于这个问题的现场回答,台湾记者评论说赵启正真不愧是学者,答得十分严密,他说花的钱可能是不少的,先打了预防针,这样比大家突然知道这个数据震动力要小很多。

像2009年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新闻发布会,记者问“有关法国拍卖中国兔首鼠首一事,今天上午有了最新进展,您认为政协应该发出怎样的声音?”

我回答,“兽首是法国军队抢走的,我们知道,法国是一个文化悠久的国家,文化中核心价值就是价值观是什么样的。法国的价值观并不是由少数法国人来承载的,是由全体法国人来承载的,我想我们应该这样看问题。大作家雨果这样写过,有两个强盗走进了圆明园,一个叫英吉利,一个叫法兰西。我希望有一天法国解放并涤清了自己,会把这抢来的东西送还给中国。”然后我说现在法国出了一本书叫《1860:圆明园大劫难》,作者说这是法国人的罪过,当时希拉克读了这本书,他说感谢这位作家。他说,我欣慰地看到,是由法国作家写清楚了这段历史。

这个回答最后各方面都是满意的。会后有人说你怎么准备得这么细,把雨果的话都准备了?其实不是,这是平时的积累,我读过《圆明园大劫难》这本书。

上边这几个例子都是没提前准备而被问到的情况,作为现场发言人根本没办法请示,对于提问,我觉得如果发言人自己觉得有把握,还是应该回答的。

敏感问题如果不答,那还需要新闻发布会吗

凤凰网资讯:大家都说敏感问题,你认为存在敏感问题吗?

赵启正:当然存在,敏感问题就是不太好答的问题。但敏感问题不要回避,越是敏感问题越要给予回答,这才能够澄清舆论,才能赢得舆论。敏感问题如果不答,那还需要我们发布会吗?那样发布会的需要程度就弱了。

凤凰网资讯:对这样的一些敏感问题,民间传言很久,官方没有否认又没有证实,新闻发言人会如何应对?

赵启正:这就看你的水平。现在我没法简单和你说,到现场看情况我一定有一个说法。我也没有预先的准备,看什么问题怎么回答,总而言之不能说谎。

比如刘铁男的事情,发改委发言人说对刘的举报是造谣诬蔑,要根据法律追究。作为一个发言人,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他不是一个职务人,不是人民公仆,而是家奴,这是人民日报说的。他是你领导,你维护机构是好的,但不等于维护你的领导。

凤凰网资讯:2012年十一届五次会议新闻发布会前,王立军事件,你提前跟重庆政府沟通过吗?

赵启正:没有,这个不应该我去沟通,这个问题我虽然回答得很热闹,其实里头没有什么太多的话。我知道王立军是不能参加会议的,薄熙来一定会参加。但发布会时我并不知道很多事情,也不知道他夫人有什么杀人动机和行为,也不知道他自己那些事,我只知道他用人大概有问题。

(编者注:外媒记者问:我们最近都听说了在成都发生的事件,也就是重庆市前副市长王立军试图向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寻求庇护。请问中央政府对薄熙来,对重庆的领导是否仍有信心?王立军事件是否会影响今年晚些时候将进行的十八大换届?

赵启正答:据我所知,王立军目前正在接受有关部门的调查,调查工作也取得了进展。他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他已经请假不出席这次会议。王立军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进行了报道,这些报道都是“拼图式”的,由于资料并不全面,缺的地方就靠想象绘制了,因此这些“拼图”都是不准确的,甚至是荒唐的。王立军事件是一个孤立发生的事件,建议你不要做过多的想象。近年来,重庆的经济建设、社会发展取得了很多成就。你如果有兴趣,在全国人大开幕的时候,你可能会遇到薄熙来,你采访他就是了。)

雾霾、打老虎等可能成为今年提问热点

凤凰网资讯:你认为今年两会有哪些热点?哪些敏感问题可能被提及?

赵启正:可能会问到雾霾、打老虎是不是还有重点、全面深化改革、中日冲突等问题。

记者如何提问题 怎么当好发言人

凤凰网资讯:你做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新闻发言人时对自己那场表现打80分,扣掉的20分,有10分属自己回答问题不够简练,另10分则因记者的表现欠佳。你认为记者提出什么样的问题才算合格或优秀?

赵启正:所谓用功所谓问得好,不在于这个问题多复杂,而在于这个问题正好是大家感兴趣的。用一个平易的、成本比较低的问题,问了大家关心的问题,就是好问题。

在我第一次发布会时,我没有照顾大报,提问时大报小报一起点名,很多不是很出名的报纸得到了提问机会,结果他们举足无措,不知道问什么。有的话筒拿反了,有的说感谢给发言人发言机会,有的问有多少女政协委员,有的给自己媒体做了半天宣传,有的问有多少关于农民的提案……

后来我发现还真不能随便点,还是要比较主流的报纸,它影响面大,问得好。我们这么用功,记者不用功,问一个感想式的问题,实在是愧对他在全国电视台上一个表现机会,一生也许就一次,但有人浪费了。

凤凰网资讯:现场提问的记者怎么选择?会不会与主持人提前有沟通,提前筛选一些问题?

赵启正:坦白说,我没有有意去布置。对于国外记者,布置的话涉及你的国家尊严;对于国内记者,我大体知道他们要问什么,都是中国人,他们思考什么,我也思考什么。

凤凰网资讯:如何做好新闻发言人?

赵启正:新闻发言人要具备三条素质:一是政治成熟,立场正确,勇于负责;二是内知国情,外知世界,兼修文化;三是讲究逻辑,有理有据,善待记者。

临场表述风格,我觉得要做到,正确:事实准确,表述严谨,留有余地;简要:突出核心观点,避免节外生枝;清晰:口语化,少念稿,少用专业术语;生动:不苛求幽默,切忌过度。一切服从于第一条正确,在正确的前提下简要,生动不是必须的,但是如果生动一点,效果较好。

凤凰网资讯:微博、微信等新媒体的发展,对新闻发言人有什么影响?该如何应对?过去两年“互联网思维”经常被提及,你如何看待官员的互联网思维?

赵启正:网络反应迅速,想做好就要说得准确,关键是正确。对于互联网思维,我的理解是我们做新闻发言的时候要考虑到互联网的存在,要学会和适应互联网时代的舆情,要学会和适应无所不在的公众监督,学会和适应互联网背景下的监督和议政。当然这些整个公务员队伍都应该适应。

没有没出息和没前程的岗位,只有没出息和没前程的个人

凤凰网资讯:从上海到国新办、再到政协发言人,回顾整个公务员生涯,有什么感悟?   

赵启正:任何一个岗位只要你努力,都会有所成就。不要抱怨环境,没有没出息和没前程的岗位,只有没出息和没前程的个人。

凤凰网资讯:这两年很多人感慨官员不好当,比如说八项规定出来之后。   

赵启正:八项规定之前官员也不好当,有什么好当啊?如果没有这八项规定,你不是也一样吗?当然,为什么要有八项规定,不都是反对浪费反对奢侈吗?你做什么人也不能奢侈啊。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2014两会主专题

凤凰新媒体 资讯频道

邮箱:news@ifeng.com

凤凰网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phoenixnewmedia

两会要闻
独家新闻
独家策划
两会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