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导航
凤凰资讯

盘点中国反恐立法进程:“9·11”后曾进行刑法修正

来源:成都商报

人参与 评论

目前,一些国家已经颁布反恐法,对恐怖主义作出严格定义,并制定了一系列应对机制。但我国目前仍没有一部“反恐法”。我国反恐立法进程究竟如何,始终没有出台的原因在哪呢?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专访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怖研究中心主任李伟。

原标题:呼吁 委员提建议我们需要一部反恐法

成都商报记者专访反恐专家李伟详解立法议题

———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法学专家周汉民

中国是法治国家,严惩这些犯罪分子,是我们每个中国人的一致看法。要维护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对恐怖行为必须重拳出击。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买买提明·牙生

希望在此次会议期间看到,国家在反恐布局上有进一步的作为,特别是在预防方面,不仅要提高专业人士的反恐能力,也要提升普通百姓的反恐知识。

———全国人大代表杨宗亮

2日上午8时左右,MU7697航班从昆明长水机场起飞前往北京。飞机上,80多位云南团的全国人大代表表情凝重。昆明刚刚遭遇了一场浩劫,29条生命在暴徒令人发指的行径中凋零。

与此同时,众多正在准备参加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严厉谴责发生在云南昆明的严重暴力恐怖事件,强调恐怖分子是中华民族公敌,这种泯灭人性的暴虐行径是对人类良知的严重挑衅。

“一天就接了二十几个电话,可以看出公众对反恐以及反恐立法的高度关注。”

目前,一些国家已经颁布反恐法,对恐怖主义作出严格定义,并制定了一系列应对机制。但我国目前仍没有一部“反恐法”。我国反恐立法进程究竟如何,始终没有出台的原因在哪呢?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专访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怖研究中心主任李伟。

依据:只有《刑法》一部法

昨天一大早,李伟就参加了一系列活动,期间不停有媒体打来电话,“接了二十几个电话了”。李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可以看出公众对反恐以及反恐立法的高度关注。

李伟表示,《刑法》是目前我国反恐的依据。他介绍,将反恐犯罪纳入《刑法》,解决了反恐行为入罪的问题。但是,它对罪名的界定不够完善,没有明确规定恐怖活动、恐怖活动组织、恐怖行为罪这样基本的概念和罪名,而且将恐怖活动犯罪分散列于其他犯罪中,比如危害公共安全、国家安全罪等。

一直到2011年10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加强反恐怖工作有关问题的决定》,里面才对恐怖活动进行了明确的界定。2013年5月,国务院法制办公布了《涉及恐怖活动资产冻结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对恐怖活动起到进一步震慑作用。虽然我国反恐制度不断完善,但到目前为止,反恐怖法仍未出台,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难点:有些行为要超越《刑法》

对于这个问题,李伟表示,以往对恐怖威胁程度认知不够是立法推进的难点之一。“以往大家认为我们面临的恐怖威胁是一个局部性的问题”,李伟坦言,以往发生在新疆等局部地区的恐怖事件,已经慢慢向内地渗透,逐渐演变成了一个全局性的问题。

其次,我国是一个法制国家,任何行为都要有法律作基础。也就是要依法反恐。但有些反恐行为要提前对一些恐怖嫌犯进行监控、拘留、拘捕等,而这需要超越刑法才能做到实现。因此,这也是立法推进的一大难点。

同时,《刑法》主要还是一种威慑法,所以这对于“不怕死”的恐怖分子来说,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很好的法理原则。因此,反恐法,未来的重点是要放在防范预警上。也就是说,要早发现、早预警、早挫败,这也是各国反恐立法中的重中之重。

法律:也不能彻底解决问题

李伟表示,关于反恐立法的调研已经比较多了,未来更主要的工作是出台一个什么样的反恐法。他解释,如果出台的是一个反恐的基本法,那么就还需要相关的一些法律细则对基本法进行解释和授权,这个比较简单。如果出台一个包裹法,也就是说把一些细则都放在里面去,包括一些程序法,或者什么都放进去,这个就更为复杂一些。

“大家不要想着出台某些措施,或者说出台一个法律以后,就能够彻底的解决。我们从国际上的一些教训都可以看到这一点。”

成都传媒集团全国两会报道组

中国反恐立法进程

目前,一些国家已经颁布反恐法,对恐怖主义作出严格定义,并制定了一系列应对机制。我国还没有出台一部专门的法律对整个反恐体系进行法律上的界定并统领现有反恐机制。

我国的“反恐怖法”虽然至今未诞生,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怖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表示:“我们太需要一部反恐法了。”

1997年恐怖组织首次入刑法

在中国,恐怖组织作为专门的规范对象始自1997年的新刑法。当时,立法机关鉴于“有些地方已经出现有组织进行恐怖活动的犯罪”,而“组织、领导恐怖活动组织进行恐怖活动的犯罪具有极大的社会危害性,对于社会稳定、公民人身财产的安全都有极大的破坏力”,“为了有力地打击这种犯罪”,新刑法增加规定了“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并规定,如果犯该罪还实施了杀人、爆炸、绑架等其他犯罪行为的,则要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虽然此前的刑法里也有相关罪名能惩治恐怖活动犯罪,如杀人罪、爆炸罪、劫持航空器罪等,但在刑法典里专门规定“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仍然有特别的意义,因为它规定只要组织、领导和参加恐怖组织,无论是否实施了其他犯罪,其本身就是一种犯罪行为,这无疑体现了立法者对恐怖活动犯罪所将造成的巨大危害的高度重视,因而将刑法介入的时间提前到实际犯罪行为尚未发生、只要旨在从事恐怖犯罪的组织一出现即可。

2001年“9·11”之后进行刑法修正

“9·11”事件后,国际社会迅速加强反恐立法。2001年12月29日,我国对现行刑法进行修正,《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三)》出台。主要内容包括:将组织、领导恐怖活动组织的刑罚,由原来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提高到“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增加“资助恐怖活动罪”;把恐怖活动犯罪增列为洗钱罪的上游犯罪等。

除刑法外,其他法律也加强了针对恐怖主义的规定,例如,2006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反洗钱法》,对于预防通过各种方式掩饰、隐瞒包括恐怖活动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来源和性质的洗钱活动,规定了一系列的措施,如要求金融机构和特定非金融机构建立健全客户身份识别制度、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保存制度、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制度等。

2011年出台首个专门针对反恐的法律文件

2005年,公安部反恐局副局长赵永琛曾透露,我国反恐法的框架结构已经完成。全国人大法工委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称,在反恐立法工作方面,我国一直都在进行。

2011年10月29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加强反恐怖工作有关问题的决定》,对恐怖活动、恐怖活动组织、恐怖活动人员作出界定。这是中国第一个专门针对反恐工作的法律文件,意味着中国在反恐领域的立法迈出了第一步。中国法学会刑法研究会会长、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研究院院长赵秉志认为,这“标志着我国反恐怖法律体系的初步形成”。

目前,我国已形成以宪法、刑法、引渡法为主的反恐怖主义立法体系,但仍存在明显的缺陷和不足。如,立法规定过于单一、罪名的法律界定不够完善、国内立法与国际立法尚存差距等。

综合《法治周末》

行动

四川公安机关

提升反恐防范

云南昆明“3·01”暴力恐怖案件发生后,四川公安机关连夜传达贯彻落实中央、省委、省政府和公安部领导的系列重要批示、指示精神,紧急召开视频电视电话会议,对全省安保工作迅速作出安排部署,会议要求全省各级公安机关全面提升社会治安防范等级,加强社会治安巡逻防控,全力做好当前维护全省稳定和社会面防范工作,着力提升群众安全感。

目前,全省各级公安机关全面提升反恐防范等级,全省公安机关从3月2日开始,全面启动应急响应机制,严格落实24小时值班备勤制度,全力保障应急工作。

讨论

“看着案件的进展我们能做些什么?”

“中国是法治国家,严惩这些犯罪分子,是我们每个中国人的一致看法。”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买买提明·牙生说,要维护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对恐怖行为必须重拳出击。

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法学专家周汉民建议,尽快推动中国反恐怖立法进程,宣示国家反恐决心,进一步提高国家反恐能力,与一切恐怖势力斗争到底。

有专家表示,反恐防恐的核心是早发现、早预警,防范袭击事件发生,在恐怖袭击发生前果断采取措施。做到提前预警、提前处置,除了相关部门的专业工作外,还要完善国家的反恐立法,为反恐提供可靠的法律保障,对一些试图实施恐怖袭击的活动有更大防范打击的空间和力度。

增加提案

涉及反恐安全教育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文化产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助理杨劲松回忆,3月1日深夜,她被一阵阵微信的提示音吵醒,打开一看,几十条信息都在描述着昆明火车站广场被恐怖分子袭击的场面。她几乎难以相信这样悲惨的一幕居然发生在昆明这样一个以温和著称的城市,屠刀砍向的是手无寸铁的市民。

那晚,云南籍全国政协委员梁晓丹正在少数民族界下榻的全国两会驻地休息,浏览到这条朋友圈里的消息,她一度认为“这只是两会前的一条谣言”。接着,梁晓丹不断更新网络里的媒体快讯,并问候家乡的朋友,直到凌晨两点,她才抱着“亮着屏幕”的手机睡去。

此时的梁晓丹刚刚离开家乡一天,第7年参会,这位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政协办公室主任科员带了4个提案,涉及内容都与家乡经济发展建设相关。她在接受采访时说,现在她多了一条建议:涉及反恐时的安全教育存在缺失。面对暴力恐怖袭击时,普通民众究竟该怎么做,如何保护自己,如何协助警察?

这是梁晓丹和多位云南籍政协委员共同商议的结果。他们围坐在一起,时刻关注着电视里关于暴力恐怖案件的进展,并讨论着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他们能做些什么。

代表希望

国家在反恐布局上更有作为

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委员杨宗亮是云南当地一位民族学专家。云南是我国少数民族的重要聚集地,不少民族是云南特有的。有不少人向杨宗亮请教说,云南历史上一直是一个以民族融合为特点的地区,数百年来民族文化在当地保持了多样性,这样的一起事件会不会破坏云南各民族间持续了几个世纪的团结?

杨宗亮说,他不认为这是一起破坏民族团结的事件,中国56个民族间基本都能做到尊重各民族文化,相互理解和包容。施暴者就是恐怖分子,他们不能代表他们那个民族,也不能代表他们所来自的那个地区。“3·01”事件不是民族间的冲突,而是一起恐怖事件。

作为人大代表,杨宗亮说,他希望在此次会议期间看到,国家在反恐布局上有进一步的作为,特别是在预防方面,不仅要提高专业人士的反恐能力,也要提升普通百姓的反恐知识。此次上会,全国政协委员、吐鲁番伊斯兰教协会会长、鄯善县政协副主席白克力·马木提专门带来一份关于尽早出台国家反恐怖法的提案,他说,这也是针对近来频频出现的恐怖事件。据中国青年报羊城晚报

相关专题: 2014全国两会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PN044]

标签:人大 常委会 反恐

人参与 评论

独家策划

解读深化改革方略:打虎先行

自由谈沙龙十二位学者论改革

       
people 02期:钟家姐妹
 

图片策划人民的力量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2014两会主专题

凤凰新媒体 资讯频道

邮箱:news@ifeng.com

凤凰网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phoenixnewmedia

两会要闻
独家新闻
独家策划
两会图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