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男子做黄牛8年今年买不到票回家 曾每年春节都赚几万

2012年01月18日 19:00
来源:南方网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当“黄牛”把身份证递返回来的时候,胡玉明(化名)难掩心头失望。他拿着身份证,无奈地说道:“我们只有去买大年初一的车票回家了!”

胡玉明在广州新塘一个建筑工地打工。这几天来,他打了八十多块钱手机话费,去售票窗口排了三个通宵,都没能买到一张回老家西安的火车票。

把身份证交给黄牛,盼了三天,没想到最后“黄牛”给他的答复却是:“我们也买不到票”。

今年春运,随着火车票实名制的全面实施以及电话订票和网络购票等举措的推出,黄牛的生存空间被不断压缩,部分“黄牛”开始由公开转入地下,由现实交易转入虚拟交易,由此与铁路公安拉开一场“暗战”。

老“黄牛”自己无票回家

有八年倒票经历的“黄牛”面对各项打击措施,无奈“金盆洗手”

在农民工白玉亮因为买不到回西安的票焦虑时,曾经的“老黄牛”———黄亮更是烦燥不已。

已经是腊月二十四,农历小年,距离春节也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了,居然连自己回家的车票都还没有弄到,对于一名有着八年“工龄”的“老黄牛”来说,这绝对是一个讽刺。

每年春节都“赚几万元”

黄亮平时在一家超市里做采购工作。从2003年开始,每年春节他都会辞工,专门去做倒卖火车票的生意。每年都能“赚几万元”。

黄亮说,实际上大多数黄牛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神秘。平时都有正常的工作,只是到春运时节,才去干这个,“一个春节,一般赚两三万元没有问题。”

在黄亮看来,有内部关系,从铁路部门内部倒卖火车票出来,高价售卖牟利的只是少数,大多数黄牛都和自己一样,“是通过自己的劳动赚钱”。

2006年之前,黄亮主要是通过雇人排队,去火车站购票回来,加价出售。2005年深圳、2006年广州,先后开始推出电话订票。他们便很少再请人去排队购票,而改成电话抢票。

应对“实名制”

春运时,很多人都反映订票电话很难打通,他们为什么却能抢到票呢?黄亮笑着说,关键他们掌握了电话订票的“秘诀”。他表示,前些年,可能电话订票系统本身有漏洞。铁通电话比其它电话更容易打通。另外他们在拨打时,会在电话号码前加上茂名、湛江等相对偏远冷僻地方的区号,因为这些地方订票的人相对广州深圳等地少,所以电话相对容易打通订上票。

2010年春运,根据铁道部的安全,广铁集团在广州和深圳试行火车票实名制。但这项旨在打击黄牛的举措推行前两年,却并没有难倒黄亮他们。

黄亮介绍,2010年和2011年实施实名制时,他们采取了两种应对办法:一是采取预订。需要购票的人,先把身份证号码报给他们,他们再帮着订票。订上票后,对方付手续费,他们将流水号告诉对方,再让对方拿身份证去取票。

另一个方法则是,他们先随便编一些身份证号码,通过电话订票。有人需要票的时候,他们就选择在打电话人少的时间,打电话将原订的票退掉,该票回到票库中。他们再立刻打电话进去,输入需要购票人的身份信息将该票订走。

销售渠道被堵

黄亮说,在卖票时候,他们都会自称在火车站内部有人,“不可能把我们抢票的方式告诉他们。不然大家都知道了,我们怎么玩?”

广铁集团对此亦曾经声明表示,“实名制”后黄牛党炒卖火车票订票号,并非他们所自称的“内部有人”,而是利用了电话订票系统的两个特点:一是旅客在电话订票之后,成功取消后就可以马上再次订票;二是旅客用同一个身份证号码,可以购买不同火车站出发的车票。

黄亮表示,那时候,“火车票网”、“赶集网(微博)”、“58同城”等网站上火车票转让板块,是他们招揽客源的主要渠道。他们常常会在上面假装发布一些火车票转让信息。

“实际上大家都明白,已经实行了实名制。火车票根本没法转让。所谓转让,就是卖高价票。”黄亮说,在上面买票的人对此往往也都心照不宣。

但今年春运,当黄亮准备再重操旧业时,发现原来的那些抢票的招术都不灵了。电话订票打不进、抢不到,网络订票也不行。特别是“火车票网”、“赶集网”、“58同城”等前两年他们销售火车票的主要渠道,也全都关闭。几乎断绝了获取需购票旅客信息的渠道。

黄亮只好金盆洗手。但让他没想到的是,电话订票、网络订票,他穷尽了所有手段,今年他连自己回家的车票也没能买到。

无可奈何,他打电话给以前相识的两位黄牛朋友。对方也告诉他,“今年没法做。我们也都没做了。”

 
[责任编辑:PN018] 标签:实名制 车票转让 暗战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