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季志业:金砖国家内部既竞争又合作

2011年04月15日 10:01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凤凰卫视4月14日《新闻今日谈》节目播出“季志业:金砖国家内部既竞争又合作”,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茵:这次金砖国家首脑的会晤,最大的一个看点就是在这次会见当中加入了一国,原来我们叫金砖四国,今天叫金砖四国+1,加入南非了,所以大家就把注意力集中在,为什么加入南非进来,您怎么看?

季志业:对,以前叫金砖四国,从今年开始叫金砖国家,现在是五个,未来可能是六个,还可能进一步发展,我想南非进来,还是很有历史意义的。因为金砖国家一开始的四个国家,包括拉丁美洲的,亚洲的两个国家,俄罗斯是欧亚国家,而南非是非洲国家,非洲唯一一个代表,南非进入金砖国家,我觉得这个意义还是很大的,从地缘上来看,它真正意义上,涵盖了全球各大洲主要的发展中国家。

梁茵:但是南非的加入,其实也有专家提出不同的看法,说从经济总量上来看南非不够格,其实跟其他的金砖四国相比,它的经济体不够大,不够资格来进入?

季志业:是有这个问题,现在南非的经济总量,只有俄罗斯的四分之一,从经济总量上来讲,在五个国家当中它是最弱的。但是如果我们从人均产值来看,南非的人均产值达到了5900多美元1人,从这个角度来讲,它介于中国和巴西之间。也就是说它高于印度、高于中国,只是比巴西低,比俄罗斯低,它还处在中间阶段。

另外一个,就是大家有疑问的指标,就是南非的人口不多,像俄罗斯、印度,中国、印度就不用说了,都超过10亿了,俄罗斯、巴西都1亿多人口,或者将近1亿人口,人口量是很大的,但南非只有4500万人口,人口数量似乎也是不够金砖国家的标准。但是我相信当时,前金砖四国愿意把南非吸纳到金砖国家框架里面来,很重要的一个选项,就在于南非的经济在发展,这几年都会在4%左右发展速度,也应该属于中速发展的水平,另外一个就是南非是非洲国家。

梁茵:从地缘政治上更加重要?

季志业:地缘政治的意义更大,而且南非已经是20国集团的成员国了,它已经作为非洲国家的代表,参加了全球性的20国机制。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去年南非举办了世界杯,已经被世界所以瞩目。呜呜祖拉已经被世界所感兴趣,大家都在关注南非的成长。作为成长最快最活跃的这几个国家,不应该忽视南非的存在。

梁茵:原来的金砖四国不能够忽视南非,而且有它对于非洲地缘政治的需求,返过来对于南非来说呢,就像您所说的,它也加入了G20国集团,这两年我们可以看到,南非在向世界政治舞台触角伸动的频率非常活跃,您觉得对于南非来说,加入金砖国家它的意义哪?

季志业:当然是带动它自身的发展,就是对南非国家来讲,它正处在上升阶段,尤其是在当前,在今年以来北非出现动荡,北非出现经济滑坡的情况下,南非的稳定和发展,对整个非洲大陆的意义,就显得更加重要。我们可以看到这次西亚、北非出现的这些问题,中东地区出现的这些问题,还是反应了在发展中感到落伍,有一种被边缘化的感觉,激发了当地民众不满的情绪。

从发展中国家来讲,尤其是处在世界发展最快的这些国家来讲,不应该把非洲这个大陆给遗忘了,把南非纳入金砖国家的发展渠道,有利于整个非洲的发展,有利于让南非带动整个非洲地区的发展。

梁茵:我们还知道,其实这次吸纳南非进入金砖国家的行列,中国做出了最大的贡献,两年前胡锦涛主席在外面访问的时候最先提出的,而且也说服了其他了金砖国家,最后吸入了南非。对于中国来说,为什么当初会有这样的想法,您的分析是什么?

季志业:中国这些年来在非洲地区的经济发展速度很快,中国走出去战略,在非洲应该说是效果比较好的地区,中国和整个非洲的经济合作、能源合作、资金合作,方方面面开展的都是风风火火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南非当然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

从中国的角度来讲,已经看好在非洲地区,需要有像南非这样的,很好的经济合作伙伴。从中国的地缘政治角度来讲,我们历来把自己看作是发展中国家,中国应该代表整个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中国希望和其他的发展中国家共同发展,这也是中国希望吸纳南非进入金砖体制的考虑。

梁茵:我听说这次南非真的能够加入到金砖国家的体制当中,其实让俄罗斯感觉有一点震惊,这个震惊是又有忧又有喜的,您怎么分析呢?

季志业:从俄罗斯的角度来讲,所谓喜就是金砖国家壮大了,对俄罗斯来讲,也是壮大了它的国际影响,所谓喜也可以看到,南非也成了俄罗斯重要的合作伙伴,因为俄罗斯也是很重视和非洲国家合作的。

这两年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总理普京都接二连三的访问非洲,跟非洲各国都建立了比较好的合作关系。有南非加入,对俄罗斯扩展在非洲地区的影响力,自然是有好处的,但是也有不足的地方,比如俄罗斯是钻石的主要产地、出口国。

梁茵:它也是钻石的主要产地,跟南非是一样的。

季志业:对,比如在钻石市场上,他们是最大的竞争对手,其实所有的金砖国家之间,都存在既有相互合作,互有需求,但是也存在一定的竞争性,这么一个关系。

梁茵:对于南非经济上的需求,是不是跟中国有不同的地方?

季志业:当然有差异,比如我们和南非的合作,主要还是在于南非的资源,包括南非的能源,当然南非也是一个好的市场,对中国的工业产品来讲,则是非常重要的。现在中国有很多企业到南非谋求发展,这对于中国来讲是很重要的,但是对于俄罗斯来讲,更多的是考虑到,比如俄罗斯的军事技术能不能出口,南非不会需要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它不会需要,而俄罗斯的强项这在这样。

梁茵:采矿技术也是,主要是技术上的东西。

季志业:南非有很多矿产,俄罗斯的采矿技术可以出口到南非,肯定是能够找到很多的合作点,但是跟中国确实是有差别的。

梁茵:近些年来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在非洲地区,对于资源的合作,经济上的往来,其实一直让西方国家非常的紧张和敏感。您觉得这一次金砖国家里面,又吸入了南非,其实刚才就像您所说的,我们和南非之间的经济合作意图是非常明显的,会不会让西方更加紧张了?

季志业:其实这些年来对中国的批评一直存在,认为中国现在到处去抢资源,抢能源,比如非洲的达尔富尔地区,本来就有资源开发,但是西方国家不敢去,中国敢去,能够到那去开发,中国能够和当地开展很好的合作,这就引起别人的妒忌。其实并不是有人在那,我们去跟他抢,把别人赶走,然后我们进去,不是这样的,而是我们看到有合作的机遇,我们就进去,是在互利共盈的基础上。

梁茵:生意就是竞争。

季志业:全球化实际上就给中国这么好的机会,哪有需要,中国就会往哪去,资源在世界上的合理配置,这是全球化给中国带来的最好机遇。前一阵子不是还有一些国家在炒作说,像中国这么需求资源的国家,经济发展那么快,对能源和资源需求增长那么快,势必要和世界上的一些强国发展冲突。但在我看来未必,因为信息化和全球化,确实给中国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就是世界资源的合理配置。

梁茵:其实大家在面对这些资源的时候是平等的,竞争是平等的。

季志业:只要你有实力,你能够降低你的成本,就能进入这个市场。

梁茵:你也能够吸引对方愿意与你合作。

季志业:只要是在互利合作,互利共盈的基础上去开展合作,谁也不能说什么,让别人去说三道四,我们只是要谋求发展。

梁茵:正像您一开始所说的,现在从金砖四国变成金砖国家了,现在有南非的加入,未来对于金砖国家体制,会不会扩容越来越大,如果扩容的话,它需要设立一些门槛吗?

季志业:我是这么看,其实现在金砖国家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或者非常严禁的国际组织,尽管它是跨了四大洲,但它不是一个非常严禁的国际组织,是一个比较松散的合作机制。就是说每个成员国,需要某些付出,但是不承担一些硬性的义务,而是根据自身的需要,和参与这个机制的其他成员国开展合作,我认为有必要的,就参与合作,我认为没有必要的,就不参与合作,我要不同意就反对,只要有一方面反对,其他各方就不再搞,某一个领域的合作,这个机制相对来讲是比较松散的。

是近些年来,尤其是金融危机以后,国际机制出现新的迹象,这种迹象我觉得它有它的好处,就在于它的灵活性,有比较大的弹性,能够使得大家为了共同的利益走到一起,也就是说你为什么来,来是因为有共同利益,金砖国家现在一个最大的共同利益在什么地方?就是这些国家都在谋求可持续的发展,因为它们本身就处在一个比较好的发展阶段,都希望自己的发展阶段能够得到保障,这不光是大家所想的,我要得到我的资源,我要得到我的市场,我要得到我的资金,不光是这个问题。还在于我们共同为各自的发展,创造一个良好的、和平的、稳定的、可持续的发展环境,这个是金砖国家能够走到一起,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从最初的中、俄、印,后来变成中、俄、印、巴,到现在的中、俄、印、巴、南,在短短的几年当中,那么快的进展过来,就是因为大家有共同需求。

[责任编辑:PN026] 标签:国家 季志业 合作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