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普京已陷入最危险境地?

普京已陷入最危险境地?

普京内外交困却对朝露笑脸,金正恩会接招吗?两国统一战线能做什么?

凤凰名博领略欧洲精神

凤凰名博领略欧洲精神

欧洲的统一与分裂背后有哪些推手,其统一进程给中国及朝鲜的启示。

小报告

“43号文”如何影响中国

“不救助”与其说是惩罚办法,不如说是起到警告作用。

华西村5星级酒店亏损 村民轮流全家入住“拉动内需”

2013年04月15日 02:24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华西股份资产置换悬疑

3月28日,上市公司华西股份的股东大会在华西村的“大金塔”召开。这是华西村的老书记吴仁宝去世后的第10天。

在一位股东的提议之下,全体参会人员起立,向吴仁宝同志默哀。

吴仁宝的去世,对于上市公司华西股份的股价,并没有产生冲击。从3月18日吴仁宝去世,到上周五(4月12日),华西股份小幅下挫,下跌了6.5%。

股东大会上凝重的氛围,被股东询问打破。一位来自上海的自然人股东一连提出八条意见,称华西股份“股价与华西村的名气严重不匹配”。

在一些投资者看来,之所以选择继续持有华西股份,是对大股东华西集团向上市公司注入优质资产抱有期待。

华西集团还有哪些资产可以注入?这些成为投资者最大的疑问。新京报记者在华西村采访发现,华西集团传统的工业项目近年来效益不佳,新兴产业又尚未成气候。在众多的产业中,华西村的新书记——吴仁宝的四子吴协恩对金融业“另眼相看”。

华西集团,正在经历着转型。转型既带来希望,也不免有阵痛。

1、“股性不够活跃”

在华西股份工作多年,财务总监吴文通常常接待股民的来访来电,股民们提到最多的问题是:“华西村在外面的形象这么好,为什么股价这么低?”

“华西股份快要变成垃圾股了,连ST的价格都比它高。”在3月28日的股东大会上,一些投资者的发言颇有火药味。股东大会当天,华西股份报收每股3.81元。

1999年,华西股份(上市时名为“华西村”)在深交所上市,发行价8.3元,成为全国第一家村级上市公司。2002年之前,这只股票的价格在二三十元的水平。从2011年开始,华西股份就进入了一个持续的下跌通道,从高峰期的每股9元一路下跌。

机构投资者似乎已对这只股票丧失了兴趣——当天的股东大会没有1家机构投资者参与,只有六七位自然人股民到会。

用上市公司财务总监吴文通的话说,华西股份的“股性不够活跃”。在华西股份工作多年,吴文通常常接待股民的来访来电,股民们提到最多的问题是:“华西村在外面的形象这么好,为什么股价这么低?”

股价低迷并非没有原因——从财报中不难发现,2011年以来,这家公司的经营业绩出现了大幅下滑。

2011年,华西股份年营收35亿元,2012年下滑至26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这两年也分别较上年下降了16.37%和8.91%。2013年一季度,华西股份出现了亏损。根据4月2日发布的预亏公告,预计2013年一季度亏损1000万元-1500万元。

在这些数据背后,是华西股份主营业务化纤面临的盈利难题。2012年年报显示,公司主营业务化纤的毛利率仅约2%。

早在2004年,上市公司华西股份通过与华西集团资产置换,将化纤项目——当时的优质资产装入上市公司。2010年,随着棉价的大幅上涨,化纤厂的主要产品涤纶短纤(人造棉)的价格也跟着大涨。

吴文通回忆,2010年的股东大会吸引了五六十家机构投资者的参与,他们甚至合伙包了一辆大巴车,专程从上海前来华西村参会。

然而,那一波的行情仅仅维持了7个月。随着棉价下跌,涤纶短纤也随之降价。更糟糕的是,由于同类企业的产能大量扩张,整个行业的产能过剩。

今年的股东大会上,上市公司总经理李满良表示,目前涤纶短纤的价格已经与棉价基本脱钩,即便棉价再次大涨,涤纶短纤也难有大的行情。

在主营业务难以盈利的情况下,华西股份业绩靠其他业务支撑。2012年年报显示,华西股份的主要利润来源有两块——出售华泰证券的股权、化工码头的仓储费。前者获利9000多万元,后者获利5000多万元。

其中,码头仓储费成为了华西股份最靠谱的利润来源,但难以持续。

码头公司总经理陈朗表示,码头仓储费的来源是两座化工码头。然而最近几年,周边同类的码头纷纷新建、扩建,随着一些重化工项目逐渐搬离长三角,客户的仓储需求却没有增加。在这样的背景下,2011年,码头收入达到历年来的最高峰之后,2012年开始下滑。陈朗预计,今后码头收入将趋于平稳,要想大幅增加并不现实。

2、“换血”式治疗暂停

大股东承诺向上市公司注入优质资产,却迟迟见不到动作。有股民怀疑,是不是大股东华西集团出了什么问题?

不少华西股份的投资者都有类似的想法——之所以对华西股份还抱有期待,并非因为它的主营业务,而是在等大股东华西集团注入优质资产。

股民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华西股份与大股东华西集团有着密切的联系。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孙云丰、总经理李满良都在华西村、华西集团担任要职——两人同为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并分别担任华西集团纺织品总公司、宝昌化纤总公司的负责人。此外,两人也都是吴氏家族成员,孙是吴仁宝的孙女婿,李是吴仁宝的外甥。

华西村的高层们一直对外宣称,上市公司是在资本市场上展示华西村的一个窗口,并提出,要让华西集团成为优质项目的孵化器、试验田,待新项目能持续产生利润之后,再注入上市公司,与股民分享。

1999年上市至今,华西股份与大股东华西集团之间进行了多次资产置换,且基本都是遵循上述的逻辑,试图让上市公司的资产不断优化。

上市之初,华西股份的主营业务是精毛纺,此外还包括了热电厂、商场、印染等几项资产。

2004年,华西股份通过发行可转债,将集团的化纤项目买入上市公司,2005年,又将盈利稳定的码头仓储资产吸收进上市公司。

目前,上市公司持有的3块金融资产——东海证券、华泰证券、江苏银行的股权,也都来自华西集团。

而精毛纺、热电、印染、商场等早期的资产,几乎已全数置换出来。吴文通说,之所以这样置换,是希望“集团把包袱拿过去,把好的东西拿过来”。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最近一次资产置换,是在2011年,华西集团将1亿股东海证券的股权注入上市公司。整个2012年,在华西股份主营业务大幅滑坡的背景下,资产置换一直没有进行。刚刚召开的股东大会,公司方面也没有提出任何资产置换的计划。

“华西集团不会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放弃治疗了吧。”股东大会上,股东杨先生提出问题:“大股东究竟有哪些资产可以置换,能不能报一报?”

对此,上市公司董事长孙云丰表示,很多项目并非一天两天,一年两年能成形,需要有一个孵化的过程,“我们会持续跟大股东沟通,也希望大家给一点时间”。

3、“支柱”变为“包袱”

并村之后,华西村加快了工业扩张的脚步,然而,新形成的产能大多效益不高,利润堪忧。

华西集团还有哪些优质资产?数据显示,华西村2012年实现销售收入524.5亿元,可用资金(净利润加折旧)30.2亿元。

新京报记者在华西村采访时,不少村民都反映,最近几年华西的工厂普遍效益不好,有些甚至停产倒闭了。

杨永昌是华西村党委副书记,也是华西钢铁有限公司总经理。他告诉记者,钢铁产业在华西集团的利润贡献率一度达到近50%。但2008年以后,随着钢铁行业整体产能过剩,华西钢铁的利润也越来越薄。

今年3月,记者在村中走访发现,不锈钢厂大门紧闭。门卫戴师傅说,不锈钢厂2012年出现了亏损,今年春节后就停产了。

对此,杨永昌回应称,不锈钢厂的停产是事实,去年该厂亏损上千万,原有的100多名工人分流至华西的其他企业。他还表示,由于行情不太好,一些电炉炼钢的项目也已经停了下来,但轧钢的项目还在根据订单量进行生产,为了节约成本,现在都是“以销定产”,并非满负荷生产。

实体经济过剩产能的形成,也不过几年的光景。2001年,华西村还在实施并村计划,将周边的13个行政村陆续并入,这让华西村的面积由0.96平方公里扩张到35平方公里,大大拓展了工业的发展空间。

复旦大学教授周怡的研究表明,2002年起,华西村的工业获得了新一轮大发展,逐步形成8大公司60多家企业。

在众多的产业中,钢铁和纺织成为两大支柱。然而,仅仅几年时间,大发展形成的工业产能不仅没有带来盈利,还成了华西向服务业转型的沉重包袱。

在华西股份的股东大会上,有投资者提出:“如果我是管理层,根本就不用经营,把化纤这块业务关掉就好了。”

董事长孙云丰回应,考虑到监管部门、企业社会责任等方面的因素,工厂不可能说关就关。

杨永昌告诉记者,华西村提出来要建设一座“华西城”,这些钢铁企业在未来的5到10年内可能会陆续拆除,让位于服务业和房地产。

孙云丰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在他看来,像纺织、钢铁这样的传统产业难有大的前途,不可能再注入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真正需要的,还是一些新型的产业,像金融、海运海工这种,但要把它们做起来才行”。

4、培育中的新产业

“内需”一词在华西村有特别的含义。华西村每年会从村民股金中拿出一定比例作为消费券,以此方式鼓励村民前往村办的商场、五星级酒店等场所消费,以“拉动内需”。

吴仁宝四子、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吴协恩上任后提出“华西转型”的目标,认为要由“体力转脑力、数量转质量、传统转现代”,实际上就是由工业向服务业进军,首当其冲的就是进军金融业。

目前,华西村已经参股多家银行。

在金融资产之外,华西集团旗下还有旅游、酒店、远洋航运、海洋工程等服务业资产,这些产业大多还在培育期,尚无法提供稳定的利润来源。

旅游业是华西村发展时间最久,也是效益相对较好的第三产业。记者在华西村采访,每天都能见到多个旅行团前来参观,高峰时期,旅行团的大巴会将龙凤广场停得满满当当。

吴协恩曾表示,2012年华西村旅游业的毛收入达6亿元,游客总数超200万,且这一数字已经稳定了几年。

但要想把旅游资产装入上市公司,似乎也不大现实。

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吴文通表示,上市公司要求资产的独立性,但华西村的旅游资源大多建在集体土地上,难以装入上市公司。旅行社没有太多资产,所有的景点都必须依托华西村,以及华西村的品牌。如果将旅行社注入上市公司,势必产生大量关联交易。

耗资30亿元的摩天大楼,曾被华西村视为转型服务业的重要标志。大楼内是按五星级标准建设的龙希国际大酒店,在71层设置了观景台,60层有一座纯金打造的金牛雕像,耗资3亿元。

龙希国际大酒店的副总经理戴立明介绍,酒店2012年的营业收入为1.5亿元,如果算上大楼的固定资产折旧,目前还是亏损的。戴立明说,今年受到中央“八项规定”的影响,酒店营收难有大幅增长。

事实上,就在1.5亿元的营业收入中,尚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于华西村的村民。

2012年,华西村对中心村村民的股份分红政策做出调整,降低了现金分红的比例,并将股金的12%作为消费券下发,这些消费券只能在村中的酒店、商场等进行消费,华西村称之为“扩大内需”。

政策出台后,不少村民都会选择全家入住龙希大酒店,而且一住就是一个月。

为了安排村民有序入住,华西村甚至为村民安排了时间表,每个月都有几十户的入住安排。在龙希酒店,不时有村民的孩子在大堂嬉戏玩耍,这里已经成为他们新的乐园。

不仅仅是酒店,华西村的直升机观光、婚庆等服务项目,对“内需”也都有一定程度的依赖。

在这些产业之外,远洋运输和海洋工程(简称“海运海工”)成为华西近年来重点发展的新产业。

不巧的是,这几年恰逢全球航运市场低迷,远洋运输方面短期内难以取得可观的盈利。而海洋工程方面,华西海工公司的副总经理龙晋表示,由于该行业高投入、高技术、高风险,目前尚在投入期,一期拟投入25亿元。

华西村的新掌门人吴协恩曾在一个论坛上透露,海洋工程产业近3年来产生的利润大致是1.5亿、1亿、5000万。简而言之,海工产业尚未形成稳定的利润来源。

新京报记者郑道森发自江苏江阴、北京

[责任编辑:PN030] 标签:华西股份 上市公司 华西集团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