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杨二车娜姆:摩梭走婚不低俗

杨二车娜姆:摩梭走婚不低俗

第一个走出女儿国的女人,揭开走婚真相,母系社会或难为继。

别斯兰的孩子们

别斯兰十周年:孩子们长大了

民族矛盾,社会不公,永远都不是对孩子举起屠刀的理由。

黄金时代的老导演们

黄金时代的老导演们

105岁还拍戏!威尼斯影展迎4位高龄导演,回顾生涯,都是国家级大导。

河北兴隆20年堆出2.3万米平垃圾山 威胁北京水源(图)

2013年03月22日 02:29
来源:新京报

2月21日,河北兴隆县青松岭上的垃圾山,虽然被黄土掩埋,仍可见大片生活垃圾。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原标题:青松岭垃圾山威胁下游水源

20年间,一个县城的生活垃圾被悉数倒进50米深的山沟,日积月累,与山等高。258省道从脏臭的垃圾山旁穿越而过,这里被过往司机称为“地标”。

反对声中,垃圾山被黄土覆盖,废弃并成为荒山,而在“山”脚下,垃圾山已开始断层。

这是河北省兴隆县青松岭垃圾场,距天津蓟县杨庄水库约20公里。垃圾山下的山沟在夏季暴雨时成为天然的泄洪道,流水直接经泃河注入杨庄水库。

北京四大水源地之一的金海湖,与杨庄水库相通。

“地标”

深沟填垃圾成山坡

“平谷金海湖上游,北京与河北交界处,青松岭梁的深沟里有一座垃圾山,面积至少上万平方米。”微博上,有网友向北京环保局举报。

在河北兴隆县城,一提垃圾山,多名司机表示,“没人不知道,那是个地标。”“夏天好找,闻着臭味一找准是。”

距离兴隆县城不足10公里就是青松岭,山梁下是258省道,省道旁是一道约50米深的山沟,“垃圾把山沟填满了,省道旁的山坡就是垃圾山。”指路者说。

远看垃圾山跟普通山坡没区别,但四周弥漫着垃圾腐烂的气味,坡底下有一道水泥坝。

这座垃圾山曾被黄土覆盖过,踏上山坡能明显感觉到土质疏松于其他山坡,不少地方已出现断层和滑坡,大块垃圾顺着山坡滑坡,垃圾块裹着塑料袋散落山脚,满袋子针管等医疗垃圾四散。

环保NGO自然大学研究员邵文杰皱眉看着垃圾山旁的大坝,“这大坝是用来阻止雨水把垃圾和渗沥液(垃圾汤)往下游冲的,但根本拦不住。”

邵文杰介绍,垃圾山所在的山沟,一旦在夏季行洪,雨水挟裹着滑落的垃圾流进下游两公里外的泃河,泃河直通天津蓟县的杨庄水库。

邵文杰称,杨庄水库和金海湖是连通的水系,“硕大的垃圾山离杨庄水库只有20来公里,近得可怕。”

京津两地水务部门的资料显示,去年北京“7·21”暴雨,杨庄水库曾向金海湖疏浚。之前,金海湖水不足时,杨庄水库也曾开闸放水。

影响

苍蝇和乌鸦成灾

田建敏觉得自己像是活在垃圾窝里。

兴隆县龙窝村约200户村民,60来户和田建敏的感觉相似。他们住在村子的西北段,从村口步行三五分钟就到垃圾山。

“往青松岭山沟运垃圾有20多年了,都是从兴隆县城运来的。”田建敏说,大卡车每天不间断往这拉,一天10来车,垃圾山一年比一年高,“直到2009年才停住”。

村民们证实,早前兴隆县在青松岭倒垃圾,跟村里签有一个15年的合同,之后合同到期,全县的垃圾还是往青松岭运。村民们还曾多次堵路阻止。

虽然倒垃圾停止了,但垃圾山已形成。

每个夏天,田建敏等60来户村民最大的窘迫是抵抗苍蝇和臭味。

开小卖铺的曹海平家离垃圾山最近,“打一回苍蝇药,能从家里扫出两铁锹的死苍蝇。”

田建敏和邻居老马愿意用颜色来形容苍蝇的数量,家里白墙上整天趴着一层苍蝇,“白墙成了黑墙。”

更要命的是遮天蔽日的乌鸦,由于运来的垃圾中不乏死猪死鸡等动物尸体,腐臭招来大量乌鸦觅食。乌鸦吃完腐食,又去祸害庄稼,刚播种的玉米种子被乌鸦从土里刨出,刚成熟的梨子被乌鸦啄得面目全非。

村民们说,青松岭梁的深沟在夏季经常行洪,“垃圾山那修的那个坝根本就不管事,既挡不住垃圾顺水流,也挡不住那些垃圾汤(渗沥液)流入泃河。”

村民们称,每年县里给60余户700来块钱的苍蝇药,其他无任何补偿。

回应

20年的全县生活垃圾

“青松岭垃圾场2009年就废弃了。”兴隆县卫生站副站长杨清波说,青松岭垃圾场自1989年启用至2009年弃用,共使用了20年。由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国家并未对城市生活垃圾处理做硬性要求,全县城的生活垃圾确实是全部运进青松岭深沟堆放,截至2009年近50米的深沟已被填平,垃圾山平面面积2.3万平方米。

“当时一个设计院给出过报告,对青松岭垃圾场掩埋,在垃圾山上种树,之后怎么处理就不清楚了。”杨清波介绍,1989年启用青松岭垃圾场和2009年废弃该地,当时主管的都是兴隆县建设局,“我们手里没这个设计报告,当时主管这工作的建设局领导还在,他们清楚。”

随后,记者来到兴隆县建设局,一位刘姓办公室主任未找到当时废弃青松岭垃圾场的处理措施报告。他称当时负责此事的董姓副局长出差,“卫生站现在归城管局管,你联系兴隆县宣传部采访吧。”

记者当即就青松岭垃圾场废弃、处理等相关问题询问兴隆县宣传部,工作人员告知记者,最清楚此事的就是城建局董姓副局长,“他出差了。”

记者随后多次拨打董姓副局长电话,对方均未接听。

危害

污染土壤地下水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赵章元认为,在山沟或山涧内不适宜用作垃圾场,因为下面多为地质断层或松软岩层,垃圾渗沥液必然会向下渗漏,污染下游地下水。“无论后来如何覆盖,也难以阻挡得住。水坝只能挡住地面以上,无法挡住地面以下。”赵章元说。

NGO组织达尔问自然求知社研究员陈立雯认为,垃圾经20年的填埋,底层和周边土壤会被污染,重金属含量会超标。“目前,这样的垃圾山,在北京有的在做修复,就是将这些陈腐垃圾挖出来,填到卫生填埋场或者焚烧。清理后,对周边进行修复,然后再利用这片地方。”陈立雯说,垃圾如果填埋的话,要做防渗,渗滤液、沼气和其他气体的收集,并作相应的处理。填埋即使做防渗等措施,多年后也逃脱不了污染渗漏的命运。

隐患

45公里外的金海湖

青松岭垃圾山45公里外,就是北京市四大水源地之一——金海湖。

金海湖名胜管委会工作人员称,他们也常从青松岭垃圾场经过,“太臭了,媒体赶紧呼吁呼吁这事吧。”

该工作人员称,垃圾山渗出的水能流入泃河,再注入杨庄水库,“杨庄水库可跟我们金海湖是连通的。”

北京市相关部门人士表示,平谷区是北京重要的应急水源地,金海湖则是平谷水系统中重要的一环,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公开资料显示,金海湖包括海子水库及周边的27平方公里区域。海子水库是北京第4大水库,与北京的主要水源地密云水库同属Ⅱ类水源。

3月18日,记者就青松岭垃圾场是否会危及金海湖水域一事询问平谷区水务局。水务局办公室及防汛办确认,天津杨庄水库在金海湖上游,水系连通,平时杨庄水库会向金海湖补充水源,但就青松岭垃圾场是否会危及金海湖水源,工作人员皆称“不清楚”,“上游的情况不归我们管。”

本版采写

新京报记者张永生饶沛

[责任编辑:PN030] 标签:青松岭垃圾山 北京水源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