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印度频放风施压中国?

印度频放风施压中国?

印度宣称中方投资千亿,在边界谈判中让步;故意与越南签约插手南海。

莫迪:学习中国“好榜样”

莫迪:学习中国“好榜样”

英国专栏作家皮林说,莫迪政府治理下的印度会有“中国特色”。

公务员工资

揭秘公务员工资制度

公务员薪酬改革成近期热议话题,公务员工资是如何发放的?该不涨?

湖南万吨镉超标大米流入广东

2013年02月27日 08:20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成希

质检被指价格战

“深粮集团拿着鸡毛当令箭,强硬要求退货或就地销毁,还以媒体曝光相要挟。”陈坚认为,深粮集团检验大米重金属含量,并不是为了维护食品卫生安全的公众利益,而是为了追逐利益而使用的手段。据了解,深粮集团在各家粮库购买的大米价格多为1.45元一斤,有的甚至是1.5元一斤。2009年下半年,这批湖南大米被运到深粮集团仓库后,恰逢粮价大跳水,价格降到1.38元以下,每吨大米的价格相差120元到140元。而深粮集团一共在湖南进了各类大米10万吨,按照这个价格,他们将损失1000万以上。

陈坚透露,早在7年前,长沙库就发了一批大米到深粮集团,被检出镉超标。深粮集团接着检验了其它湖南粮库大米,发现镉超标比较普遍。“但由于那几年大米价格平稳,深粮集团并没有拿此说事,还是继续从湖南批发大米”。

根据合同规定,粮库提供的大米必须符合国家食品卫生安全相关规定,其中包括镉含量不能超过国家强制性标准,否则就算粮库违约。“2009年粮价跳水以后,深粮集团几次提出降价均遭到拒绝,他们便让质监局来检测湖南大米的重金属含量,结果镉超标,他们就拿出合同的规定,强硬要求退货或就地销毁。”

湘潭库驻三眼桥办事处负责人高博也认同以上说法,“湖南大米发往云南、贵州、广西都没有问题,但深粮集团故意整出事端,目的就是为了降价。”高博解释,湖南大米重金属超标多多少少都有一点,深粮集团在此之前都心照不宣,但面临巨大损失时,他们就将重金属这个敏感的问题摆上台面,迫使各家粮库降价。

李华解释,2009年上半年,由于储备稻谷的轮换,且处于季节性消费淡季,大米市场较为平静,深粮集团在此背景下采购了大米。但进入7月份,大米市场就处于价格的大幅波动阶段,特别是早籼稻价格进入下降通道,9月份达到历史最低点。“深粮集团就在这个时间点发动了价格战,将每斤大米价格至少压低了5分钱。从当年11月份开始,国内市场稻米特别是早稻价格全面上涨,深粮集团又将这批早米高价对外抛售”。

涉及其中的湖南粮库负责经营的人士均认为,深粮集团以最低的价格购进,以最高的价格卖出,获利颇丰,至少赚了上千万元,他们对深粮集团这一作法感到愤怒和不满。

“我们不再与深粮集团发生任何业务往来,湖南的米,深粮集团不可能进到一粒!”陈坚说,2009年“检验门”事件以后,深粮集团遭到湖南国有粮库的集体封杀。这几年,深粮集团采购部门负责人连续派人到长沙库要求采购几千吨优质大米,承诺给予较大利润,但都被陈坚拒绝。

问题大米去向成谜

李华说,深粮集团为敲山震虎,首先拿湘潭库开刀,湘潭库被返回了180吨大米,但这180吨大米最终被拉到了佛山三眼桥粮食批发市场,卖给米粉厂当作生产原料。

高博的说法与李华相同:被深粮集团退回的180吨大米最终还是在广东市场销售,而剩下的千余吨大米经领导协商后没有被退回。

涉事粮库集体证实,湖南省相关领导确实到深圳协调处理问题大米,但最后处理结果不是退货,而是降价出售。谭飞跃说,湖南多家粮库大米被检验出镉超标,相关负责人去了深圳。“最终双方各让一步,粮库也降了一点价。”

“湖南这几家粮库的大米全部被发现有问题,但只退还了湘潭库极少部分做下样子。”张军生跟湖南省粮食局某领导关系密切,他当着南方日报记者的面给该领导打电话,询问湖南粮食中心批发市场数千吨问题大米最后如何处理。该领导在电话中称,这些大米镉超标,但没有被退回,而是被拉进了广州啤酒厂酿酒。至于该啤酒厂的名称,该领导始终不愿透露。

深粮集团经营分公司负责早米销售的业务经理黄李宁介绍,湖南早米不少被卖到东莞米粉厂,深圳的一些大米批发户也从深粮集团拿货,一般在低端农贸市场销售,成为农民工的口粮。据了解,深粮集团以大贸易为主,一次批发就是几千吨,并不会留意大米的最终去向。目前仓库里只有为客户代存的1000余吨早米,这批米来自湖南常德和益阳。

南方日报记者在深圳调查了几个月,遍访布吉大米批发市场、布吉农批市场、南山农批市场、福田农批市场、宝安农批市场等地,均未发现这批问题大米。东莞道窖多家米粉厂则证实,当年从深粮集团购买了数百吨大米,用来加工米粉。

广东省疾控中心有专家表示,超标的镉米(国家标准)远远超过国际辐射防护委员会推荐的化学致癌物最大可接受水平,长期食用会对人体健康造成伤害,而且很容易致癌。金属镉被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列为强致癌物质。大米中的镉污染主要跟农作物的种植地污染有关,植物吸收了土壤中的镉,从而使农作物中镉含量增高。

人体长期摄入镉会导致癌症,低剂量摄入也对健康有害。人体的镉中毒主要是通过消化道与呼吸道摄取被镉污染的水、食物、空气而引起的。由于人自身有代谢功能,镉在人体积蓄潜伏可长达10年—30年,可以导致肾脏等器官发生病变,引发骨痛病,还有可能影响下一代的健康。“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大米中的镉含量需要严格控制,并把镉作为重点监测对象”。

在“检验门”事件之前,广东就在湖南采购重金属超标的食用大米;“检验门”事件之后,记者在广州市场随机抽取多批次湖南大米,结果均显示镉超标,广东省最大米面公司之一的金斯奇公司也未能幸免

湖南大米重金属普遍超标?

湘潭库、长沙库、益阳库、湖南金霞公司、湘潭县裕湘粮食购销有限公司(以前叫云湖桥粮库)等多家粮库相关负责人认为,湖南普遍存在大米镉超标的情况。陈坚更是直言,大米镉超标,长沙地区最严重,这是由气候、土壤、水源等多重因素引起,“哪怕质量最好的大米,重金属也有问题。”

在“检验门”事件之前,湘潭县裕湘粮食购销有限公司的大米也多次被检出镉含量超标。湘潭粮食系统内部人士称,这家公司原来叫桃源粮库,早在多年之前,桃源粮库的粮食运到广州后就被检测出超标,但该粮库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仍然继续经营大米生意。

湘潭县裕湘粮食购销有限公司市场营销部长黄狄文也爽快地承认确有此事,称大米发到广州以后,被客户拿到广州质监局检验,显示镉超标。

黄狄文认为,镉超标的大米在市场上是可以自由流通的,因为重金属镉不会危害人体。黄狄文还强调,按照强制性国家标准,白米中的镉含量最高不能超过0.0013毫克/千克(实际数值为0.2),他们粮库大米被检出的数值为0.0018。

“但是把它摆在桌面上说,又通不过,因为重金属毕竟超标了,但也不是不能吃。”黄狄文说,大家都是这样吃的,没有什么危害。“湘潭大米镉超标有名,走到哪里都必须检验,但很多地区又离不开湘潭大米。这是因为湖南是产粮大省,长株潭又是湖南稻谷质量最好的地区,不仅口感好,而且做米粉时出粉率很高,在外面很受追捧。”

湖南省政协的一份议案显示,近年来,湖南省出口(外销)农产品因有毒有害物质超标,被拒的次数逐渐增多。

广州金斯奇米面有限公司的公开资料显示,其原属番禺粮食局下属国有企业(原名广州市珠江粉厂),于2000年改制成股份制企业。公司先后通过了ISO9001、2000和HACCP、QS等多项认证,主要生产销售米制品系列,先后获得广州市著名商标、全国食品行业顾客满意度AAA级企业等各项荣誉。该公司日产60吨左右大米,每年出口量平均100万吨以上,其产品在港澳市场占有率连续保持在50%以上。

记者在金斯奇生产车间看到,上百名工人在各自岗位上工作着,几十台米粉加工机器正吐出白色的米粉;成品车间里,装米粉的簸箕摆放得满满当当;原料车间里,“蓉城”牌大米的包装袋上全部印有“QS”标志。

金斯奇公司的原料仓库占地面积近千平方米,里面摆满了湘潭直属库生产的“蓉城”牌大米。门口摆放的入库账本显示,这批大米的进货时间从1月28日到2月20日不等。仓库门口摆放的上十袋“蓉城”牌大米一路延伸至生产车间。记者从仓库里随意挑选了一袋大米,从中取出一公斤作为米样。随后,记者又到金斯奇公司的生产车间购买了一袋刚生产出来的排粉。

记者将从金斯奇取得的米样和排粉样送往国家加工质量监督中心(广州)(广州市质量监督检测研究院)做检测,检测项目是样品的镉含量。5天后,该中心出具了测试报告。其中,湘潭直属库生产的“蓉城”牌大米的镉含量是0.3mg/kg,超标百分之五十,被判定为不合格。金斯奇排粉的的镉含量是0.2mg/kg,根据国家对于米粉、排粉等产品含镉的最高限制是0.1mg/kg的标准,该排粉镉含量超标一倍。

国家加工质量监督中心(广州)做这两个检测的研究员称,两个送检产品均存在镉含量超标,不应该进入市场流通。如果消费者食用这种不合格产品,身体将会受到很大伤害,引发癌症的风险增大。目前,记者送检的样品仍然保存在国家加工质量监督中心(广州)。

而据熟悉中储粮湘潭直属库的知情人透露,湘潭直属库发往金斯奇的大米,跟发往深粮集团的大米属于同一个仓库,均为重金属镉含量超标的问题大米。

粮库检验制度漏洞明显

湘潭直属库经营科王科长介绍,湘潭库粮食按照国家计划收购,现在每年收购二十万吨稻谷,每年进出销量达六七万吨,百分之八十以上发往广东市场。

“粮库设有专门的检验科,国家粮库的质检科是湖南省商品检验局认定的机构,他们的检验结果都是合法有效的。少数客户需要第三方委托检验,粮库就委托湘潭市质量监督所检验,但客户需要支付检验费用”。

高博称,“检验门”事件引起了粮库警觉,“他们特意弄了质检报告,现在每一批次的大米都拿到了湖南省质监局的质检报告。虽然大米普遍镉超标,但检验报告都是合格的。”

据熟悉湘潭库的知情人称,“检验门”事件后,湘潭库花了5000多元将库里的大米送到质监局检测,结果显示为镉超标。“湖南粮库质检科的含义,就相当于它们既是生产者,又是监管者,这种‘运动员’和‘裁判员’不分的体制,使得粮食检验所常常走过场,第三方其实也形同虚设。”

湘潭市粮油购销总公司下属粮库桃源路粮库业务经理周立平承认,湘潭大米重金属普遍超标,但如果确实需要这方面的检验报告,粮库可以想办法。“我们在质监局有熟人,搞到质检报告不是问题。”周立平称,要花钱搞到这个报告,“价格得出高一点,最后看你到底出多少钱,我再跟质量监督局商量一下。”

黄狄文也称,他们粮库也有质检科,检验结果都能通过,质量监督局不会过来检测。“但我们不会检验农药残留,更检验不了重金属,检验重金属必须到省一级的部门检验。”

黄狄文说,粮库的大米从来不直接发往深圳等经济发达地区,但可以通过深圳当地的个体户将大米打入深圳市场。

张军生则称,他们的大部分粮食销往广东,在广州设有办事处,另外有4个大米加工厂,分别在长沙、宁乡、湘阴、望城。他们也有质检科,主要检测水分和粗糙率,不检测农药残余和重金属。

记者到中储粮长沙直属库、益阳直属库、常德直属库采访后均发现,这些粮库都有自己的质检科,检验结果得到湖南省质监局认可,只要价格出得高,检验报告不成问题。

湘潭直属库经营科王科长介绍,湘潭大米供不应求,每天加班加点生产。广州有几个大客户,其中包括金斯奇米面厂和珠江啤酒厂。金斯奇每个月要进货700吨以上。湘潭库在广州设立办事处近6年,办公地点在广铁三眼桥粮食货场。“湘潭大米主要发到那里,然后再往东莞、中山、珠海、惠州等地发散。”

一位经营粮食批发的资深业内人士称,批发商(包括厂家)如果从省外进购大米,就必须要求生产厂家提供其工商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工业生产许可证及每一批米的检验合格报告。“表面看上去,如果厂家提供了上述材料,进购来的大米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但有时候厂家提供的各种手续虽然很齐全,但其中最主要的一项检验报告很有可能是不真实的。”

而据熟悉湘潭直属库的知情人透露,湘潭库不仅自己检测自己,而且往往只检验极少部分,其它绝大部分都是生产出来后直接运往市场销售。而工商部门在市场检查时,往往只认有没有QS标示,如果包装有这个标示,就几乎不会抽检。

[责任编辑:PN031] 标签:大米 粮库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