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重庆男子因跟帖被劳教 警方:要怪就怪王立军

2012年10月26日 06:09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谢寅宗

公安机关一家掌握劳教的审批权,使劳教成为易被滥用的权力。

因为上网跟帖就被劳教一年,谢苏明对此极为不服。

根据官方资料,过去几年,重庆市的群众安全感指数逐年升高,2011年达到96.51%。

但是,重庆人谢苏明对这种“安全感”有一种特别的认识。“在那个看似安全感极高的重庆,人们随时可能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就失去自由。”

“失去自由”,指的便是劳教。它的背后,充斥着派出所“任务指标”、劳教工厂的惊人利益,以及官员的政绩需要。

发帖惹祸

自诩“资深网友”的谢苏明没有想到,在天涯重庆论坛的一条普通跟帖,竟会招来一年的劳教。

在重庆网友“方竹笋”起诉重庆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的“一坨屎”案胜诉后,同是被重庆市劳教委劳教的谢苏明坐不住了。这个自我评价“很低调”的商人决定在网上高调实名发帖,控诉重庆市劳教委,试图藉此洗脱“被劳教”的人生污点。

谢苏明的人生污点,与一条网络跟帖有关。2009年11月12日,在天涯重庆论坛潜水多年的谢苏明看到一条有关重庆市领导的新闻帖子《王××说,对待困难群众要像对待亲人一样》。看完帖子后,通过小道消息得知一些内幕的谢苏明也想一吐为快。

看到已有几十个人跟帖、回复,谢苏明很快意地敲下了回帖,称:“草,虚伪的政客,别个和××公司老板是干亲家得嘛,干亲家(也许)有干股份撒。”

后来,谢苏明认为那个跟帖是让他“一辈子后悔的事”。

11月13日下午4点左右,在家上网的谢苏明听到敲门声。他打开房门,发现屋外站着4名男子,两人穿警察制服,另外一高一矮男子穿着便装。在确认他是谢苏明本人后,对方亮出一张白色A4打印纸。谢苏明发现,纸上竟是他12日在天涯重庆论坛的跟帖内容截图。

“这个是你发的?”对方发问。

“是。”谢苏明简单地回答。

在得到确定的答复后,4人一起涌进谢苏明家书房,并叫谢苏明“不要动”。经谢苏明多次要求,其中一名叫吕庆的制服男子出示警官证,两便装男自称是重庆市网监部门的警察,但都没有出示搜查证。

在对谢苏明的电脑进行一番搜查未果后,吕庆希望谢苏明配合,去派出所做一个笔录。然后,谢苏明被带往重庆市高新区公安分局天宫殿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后,谢苏明感觉到吕庆说的“配合”没那么简单。派出所几拨人轮番上阵对他进行讯问,问题主要是“是否有后台,发帖是否受指使”,但谢苏明的回答只有两个字——“没有”。

警方的讯问难以继续下去,自认为没犯法的谢苏明认为可能就快回家了。但派出所一个何姓副所长在打过几个电话后,决定刑事拘留谢苏明,涉嫌罪名是“诽谤”。

虽然不太懂法,但谢苏明还是明白“诽谤属自诉案件,被诽谤对象告诉法院才受理,公安机关无权越位”。

“这么点事,你们就要刑拘我?真黑!”谢苏明争辩。

警方只是说:“这事你不能怪我们,要怪就怪王立军。”

深感“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谢苏明无奈地在刑事拘留通知书上签了字。此时他仍乐观地认为,最多10多天就会重获自由。

1998年就开始混迹于网络、自诩“资深网友”的谢苏明没有想到,这条普通跟帖竟会招来一年的劳教。

“不签也要劳教”

在看守所待了近半个月后,谢苏明等来的是一份劳教决定书。警察告诉他,“要怪就去怪王立军”。

被送进看守所后,和谢苏明同住一个舍房的其余20多个人得知他的遭遇后,都认为他很冤。就连看守所的民警都认为“你这个事情,过几天就起飞(重获自由)咯”。

11月17日,谢苏明在看守所见到了吕庆,并得知警方给看守所送来了他的延长羁押手续。

几天后,警方再次到看守所提审谢苏明,并对其手机里面的200多个联系人挨个进行询问,仍旧重复询问“是否有人指使跟帖”。但是,警方接连两天的询问仍旧得到的是“没有人指使”的答案。

度日如年地在看守所内待了将近半个月后,谢苏明没有等来释放通知,却等来了派出所的吕庆。吕庆给他送来一纸“劳教聆讯通知书”,并要求谢苏明签字。

“这是什么意思?不会因为我一句话就要劳教我吧?”谢苏明急了。

“这就是一个程序,到了看守所都要签这个。”同时,谢苏明还记得当时吕庆对他说,如果聆讯的话很麻烦,也耽误时间。不聆讯的话,过几天就会释放他。

由于不了解聆询通知书的意思,听到可以尽快出去的消息后,将信将疑的谢苏明还是在通知书上签了字。后来,他通过咨询律师了解到,聆询其实相当于听证。如果你不聆询,就等于说当事人对劳教决定没有意见。

2009年12月8日下午,看守所民警突然让谢苏明收拾东西,并告诉他可以出去了。

得到这个消息后,谢苏明高兴得除了身上穿的以外,其他的东西都不要了,起身就往外走。当他来到看守所门口时,看到了吕庆和另一名警察。双方碰头后,警察首先让谢苏明签一份取消刑事拘留的文件。

签完文件的谢苏明正盘算坐什么车回家时,意外出现了。吕庆拿出一份劳教决定书说:“不好意思,这次我们要劳教你。”头脑一阵发蒙的谢苏明愤怒地质问:“不是说不劳教的吗?”

“你要怪就去怪王立军吧,我们也没有办法。”

感到受了骗的谢苏明拒绝在劳教决定书上签字。但吕庆却表示“不签也要劳教”。随后,戴着手铐的谢苏明被塞进警车,径直送往重庆市新劳教转运站(又称:人和劳教转运站)。

在转运站待到次日早上,谢苏明便被送上一辆警用客车,和另外几十个人一道,被送往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

他说,当他看着车窗外面熟悉的道路、熟悉的景色时,都感觉是灰蒙蒙的一片,就好像他那时的人生。

事后,谢苏明了解到自己的劳教理由是“寻衅滋事,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他认为这个理由很不靠谱、也很冤枉。但到了劳教所他才发现,比他冤的大有人在。

[责任编辑:PN031] 标签:谢苏明 接龙镇 人头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