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独家评论:从“上访母亲回家”反思中国劳教制度

2012年08月10日 20:58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正在加载中...'

核心提示:“湖南永州幼女被逼卖淫案”广受关注,受害幼女的母亲唐慧因不满该案的终审结果而不断上访,今年8月2日,永州公安局决定对唐慧实施1年零6个月的劳动教养,这一消息引起全国的愤怒,8月10日,湖南省撤销永州对唐慧的劳教决定。凤凰卫视邀请到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问题研究中心的于建嵘主任,以这个案件为引子,反思中国当前的劳动教养制度。

凤凰卫视8月10日《新闻今日谈》节目播出“从“上访母亲回家”反思中国劳教制度”,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茵:今天让我们来关注一起近期引起公众注意的案件,湖南永州11岁的女孩被胁迫卖淫长达三个月的时间,期间还经常受到多人的强奸和蹂躏,受害人的母亲唐慧因为不满意最终这个案件对于七名被告其中两人判死刑而其余或被判无期或被判有期徒刑这样一个终审的结果,而且对于很多其中的民警存在不同程度虚职的情况没有受到相应的处罚不满意,因此不断的在有关部门进行上访,那么在今年8月2号永州市公安局以严重扰乱社会治安为名决定对受害人的母亲唐慧实施一年零六个月的劳动教养,这一消息传出以后被中国的媒体广泛报导,并且引起了全国的愤怒,那么湖南永州的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经过审查唐慧向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提出书面复议的申请,两天以后这个申请启动了复议的程序,并且废除了之前的决定,那么由此看来官方之所以如此的迅速反应,应该是跟媒体的报道和舆论有着很大的关联,但是对于劳动教养大家关注这一焦点上可能还要回归他的法律框架内来为他作出解释,所以今天我们为您请来了嘉宾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问题研究中心的于建嵘主任,请于主任就劳动教养制度来给我们做一个解读,于老师欢迎您。

这个案件我们现在已经把它定义为上访母亲回家,今天我们也是非常高兴得看到唐慧已经回家了,而且跟女儿通上了电话,但是我想现在舆论的焦点仍然是在于这个母亲之前被判劳动教养一年办的时间,我们现在其实有一个问题说这个劳动教养是要把它关起来,那么能够轻易的判他又轻易的撤销了,那么到底劳动教养属于一个什么样的司法制度?它为什么之所以有如此迅速的一个变幻的处理?

于建嵘:这个劳动教养制度在我们国家是在1955年开始的,一个作为缺乏的一个制度,他主要是在55年的时候那个革命的时候,开始有这么一个制度,从苏联引过来的,到了1957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做了一个关于劳动教养的一个通缉,就开始正式在法律的时候就把这个制度作为了一个重要的缺乏那些不够判刑的这些人的一个制度,并由国务院正式公布,这个制度从本质上讲到了文革的时候,  就是说他这个制度也受到了一些冲击,到了1982年国务院又重新恢复了这个制度,这个制度的本质性的意义他是一个由国家行政部门就是说国务院所制订的一个行政法规的一个通知所决定的,对人生自由可进行限制的一个制度,当然劳动教养制度的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是说他的法律信息他不属于刑法,但他也不是简单的行政缺乏,他是限制人身自由可以限制时间的一个制度。

梁茵:就在您看来他的法律性质不属于行政处罚。

于建嵘:他是属于行政处罚,但他在相对一般的行政处罚来讲他就是说他对人生自由的限制他更加严格。

梁茵:我们看到1991年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了一个中国人权状况报告的白皮书,这里边就明确有一条写的是劳动教养是行政处罚。

于建嵘:是,它是行政。

梁茵:它是这样解释的,那么在您看来它跟真正劳动教养现在制度本身,跟行政处罚之间冲突面到底在什么地方?

于建嵘:它最大的冲突面在什么地方呢?我们之所以今天诟病劳动教养制度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它违背了我们国家的一个立法法,我们国家立法法有平稳的规定,限制人身自由,必须要有法律来规定。劳动教养制度效力的来源,来源国务院的通缉,一个条例,一个规定,这个东西它不是法律,虽然它是行政处罚的一个制度性的安排,但这个制度性的安排已经超越了行政处罚所依据的法律依据,所以讲为什么大家这么诟病它,这就是一个最大的问题。

梁茵:即使它算是行政处罚的话,其实在行政处罚第九条也规定说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只能由法律设定。

于建嵘:对,法律设定的意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不能来源于你行政,比如国务院的条例或者通知,应该要由全国人大制定法律,它这么个意思。

梁茵:它除了跟行政处罚法之间,还有立法法之间有矛盾冲突,跟我们宪法,跟我们的刑法之间还有冲突吗?

于建嵘:那当然,它主要围绕宪法的,关于对人身自由的保护。我们立法法的这种规定实际上是对宪法的人身自由保护权利的延伸,具体地规定,我们之所以说这个人的人身自由是受到限制的,或者不能限制的。那么要根据一个法律来规定,在我们国家立法法明确地规定,所有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都必须要依据法律。

你比如讲,现在市场处罚法处罚15天,给你行政拘留15天,它是有法律依据的,但是我们劳动教养,它可以把你到几年,它没有这个法律依据,它依据的是什么?它依据的是宪法的通知和条例。

梁茵:信访通知和调理?

于建嵘:不,它依据的是劳动教养的条例,也通知,它是1982国务院的通知,实际上它是国务院通知的问题。就是国务院是没有权力决定可以对国民权利进行进行限制。

梁茵:对,它只有下达行政命令的这样一个条例,所以它缺乏法律依据。

于建嵘:它最关键违背了立法法,立法法为什么这么立法?它是由于保护宪法关于人身自由保护的权利。

梁茵:那所以对于这个,我现在就要问的说如果他缺乏这样的法律依据,那么执行人又是谁?我们看一下现在从我们今天刚才说的堂会这个事情本身,他出现了一个单位叫湖南省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那么他是一个执法机构吗?

于建嵘:他这个劳动教养委员会的其实是这样的,他是在地市一级都要设劳动教育委员会,县级没有,而且这个劳动教养委员会主要有几个部门来组成的,首先有公关部门,这是司法,还有民政这个部门组成的。那么实际上讲这个劳动委员会他都是在行政,在国务院或者讲政府系统的一个部门的一个协调的一个机构,所以在这个时候他的设计根据了劳动教养我前面讲的统计来设定的,那么他这个设定是市一级和省一级。

一般是有地市一级的劳动教养委员会作出决定,你不服在再向省一级的申诉,那么是他的一个过程,所以这个制度的这个执行的机关,假如从他的条例上讲,从他的那个通知来讲,他是的确有这么个制度,有这么个规定。

梁茵:也就是说他是个综合性的一个部门。

于建嵘:对、对、对。

梁茵:但是为什么我们老百姓在说到这个劳动教养的时候基本上就是说警察就可以决定他抓谁,他关谁了呢?

于建嵘:因为这个制度的核心还有由公安部门来讲的,很多劳动教养委员会就是设在在公安部门,有些没设的市,当然有些也是设在司法局,司法厅,但主要是公安部门来决定的。

梁茵:在劳动教养的案例里面曾经出现过这样的对话,就是说律师因为现在可以介入到劳动教养的这样一个过程当中去,然后申诉说你这个不能是处于行政处罚的,公安部门说我这不是行政处罚,我这就是行政强制性命令,那这个背后意味着什么呢?那不就是等于说强制性命令就是由谁说了算吗?

于建嵘:它一般的情况是这样,它从制度安排上来讲,它好像还是有一套制度的,就是说有地方,就是地、市一级决定劳教之后,你可以不服,可以省一级申诉,省一级你再不服,你可以起诉到人民法院,它从道理上是这样的,但它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在什么地方?就是说它只要地、市一级劳动教养,它实际给你送到劳教所,在这个过程中间你的人身自由已经受到限制了。实际上在很多地方它是不修理你的,它而且有些地方,它连劳教决定书都不给你。所以那些被劳教的人就说劳教票,就说它劳教票都不给我。那么你没办法继续往上面申诉,你没办法申诉,你更不能起诉到法院。所以很多律师实际上没有办法介入到劳教这个问题来,所以他用了一个强词夺理的说法,我不是什么决定,我是一个命令。

实际上律师不能进入的一个很大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说它这个制度安排好像是可以进入,但它不像行政诉讼法那么严格,什么时候可以进入,什么时候可以怎么做,它没有那么严格的规定,所以地方的一些公安部门,或者劳动教养部门它就可以说,你这个问题我是没办法管理的,因为你有些年劳教决定书都没有,所以你根本就没有办法来做到这一点。所以它就今天说我是用这个命令,我也就这么做了。

它最大的问题一个是它决定劳教的时候,它最有一定的过大的权利。就是它决定了,假如哪个领导打个招呼,给他劳教吧,一个适当的理由就给他劳教了。所以北京你看上访,你到北京来了,给他劳教两年。

梁茵:不用通过司法程序。

于建嵘:他从道理讲好像我可以通过,不服你可以法院去,当然实际上你是做不到的,我曾经写了一本书,叫《中国劳动教养制度批判》,我收集了100个关于上访被劳教的案例。我又发现,84%得不到救治,你申诉上去没用,它把你打回来了,一般就是说同意,你起诉的时候一般不可能给你那样,等到你走完了这些地方,你劳教的时间已经过了,一年、一年半过去了,所以这个是一个最大的问题。

 
[责任编辑:PN030] 标签:制度 母亲 劳动教养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