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郑永年:司法独立恰恰是为了执政党的最高利益

2012年01月26日 09:15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
  在凤凰卫视1月25日播出的《震海听风录》节目中,接受独家专访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表示,任何的执政党最大的利益,就是党的生存与发展。党怎么样使自己不腐败,一个是社会力量的制约,一个就是法律的制约,执政党服从于宪政,受制于宪政,就是为了执政党本身的最高利益。如果没有这样一个系统的话,没有这样一个制度的话,执政党就很容易腐败,执政党成立的政府也容易腐败。

 

解说:中国30多年经济改革成绩辉煌,但转型过程中问题浮现,总理温家宝曾表示,体制改革才能保证经济改革的硕果,体制改革该如何实现,民主政治是否可行,西方和其他亚洲国家的民主体制,有哪些值得借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做客《震海听风录》,就此发表意见。

邱震海:欢迎收看《震海听风录》,新春佳节之际,今天我们即不谈南海的风云激荡,也不谈今年中国经济到底是硬着陆还是软着陆,我们今天更不谈房价、物价或者民营企业困境,这些曾经困扰我们,现在依然困扰我们,也许未来还讲困扰我们的中国难题。

今天我们来谈一个相对比较务实的话题——民主,人类自古以来民主始终是人类众多的行政体制之一,从古希腊、古罗马时代开始,民主这两个字就一直为人所津津乐道。中国经过32年的改革开放,人民生活得到巨大的提高,国家实力得到巨大提升,现在民主问题也在思想界和老百姓当中,成为一个讨论的话题。

然而到底什么是民主,它的终极目的到底是什么,民主与东西方的文化到底有哪些内在的联系,尤其是世界上到底有哪些民主的模式,这是我们今天在新春佳节之际,跟大家希望探讨的话题,之前我们先看一个短片。

民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解说:民主源于希腊语是人民统治的意思,但民主的统治方法以及人民的构成范围,则有许多不同的定义,民主通常被人与寡头政治和独裁政治相比较,经常被使用于描述国家的政治、民主的原则,也适用于其他有着统治行为存在的领域。雅典是古代历史记载中最早而又最重要的民主国家,并通过法案确保了民主,严厉限制了当时雅典贵族们的特权。

民主在现在国家政府建设中扮演了重要角色,14世纪的文艺复兴,人文主义运动加强了对古希腊民主精神的探索,18世纪美国革命、美国立宪、法国大革命等社会运动,都因民主思潮涌动。在中国19世纪20年代的五四运动,也以爱国、进步、科学、民主为号角,提倡理性精神及性格解放,以最终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邱震海:今天我们讨论民主问题的时候,我们的嘉宾是新加坡的学者郑永年,郑永年这个名字无论是关心中国政治,还是阅读新加坡《联合早报》,还是在其他场合有所关注的朋友们,想必都不会陌生,但是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先看一下郑永年的情况介绍。

解说:郑永年,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国际中国研究杂志》共同主编、《中国政策丛书》主编和《当代中国研究丛书》共同主编,历任中国北京大学政治与行政管理系助教、讲师,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资深研究员,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教授和研究主任。

主要研究领域为:民族主义与国际关系,东亚国际和地区安全,中国的外交政策,全球化、国家转型和社会主义,技术变革与政治转型,社会运动与民主化,比较中央地方关系及中国政治。

邱震海:好,下面我们就来看看我们跟郑永年一起讨论一下,到底什么是民主,民主的定义它的模式到底是什么?我们看一下讨论的现场。

中国现在在经过改革开放30年,市场经济也发展了将近20年,在过去的20年,中国在保持社会稳定的情况下,经济高速的发展,它的成就我们都看到了,就是中国的崛起,但是它的问题也看到了,中国现在内部的,比如政商勾结,比如说社会矛盾,比如说群体事件等等。其实中国现在是一个巨大的成就和巨大的矛盾同时存在,这么一个矛盾体,这个矛盾体未来如何走,未来如何解开这个矛盾?

“民主”并非只属于西方

郑永年:我个人觉得,从人类历史里看也好,从东亚的经验里看也好,民主化最后是不可避免的,这一步肯定是会走的,我们从历史上看,大家有些人觉得民主好像属于西方,实际上你去看的话,任何社会都可以产生一个民主。如果一个社会,当它的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这个社会力量崛起之后,自然而然有很强大的动力可以发展成为民主,这是不可避免的。

有些民主像欧洲、北美或者亚洲其他有些发展中国家的民主做的很好,有些国家的民主就做的很烂,你去看看非洲,看看拉丁美洲,包括我们亚洲也有一些国家。为什么有些民主是好的民主,有些民主是很不好的民主,这里就有一个结构性的问题,像西方的民主为什么运作的比较好,有一个符合民主政治结构在里面,有些国家没有这个结构,但是民主政治也发生了,民主就是我们一般所说的学习,国家领导人。

实现民主先要了解自己国家结构

郑永年:我主张民主不可避免,但你要做什么,要实现什么样的民主,怎么去实现,首先一个前提条件就要看清你自己是什么,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构,因为你不知道是什么方式的民主,肯定在这个结构里面发生,你不认识这个结构的话,随便去做民主政治,就会做成非洲那样的民主政治,或者拉丁美洲那样的民主。

邱震海:民主化是不是唯一的途径,是不是一定要通过民主化的方式来解决,是不是唯一的方案,还是可以有其他的方案?

郑永年:民主化并不是唯一的一个,但是从历史的经验来看,历史的经验来看,民主化往往被用来解决这些问题比较重要的一种方法,当然也有其他的方法,就是现在大家强调的,以前共产主义的兴起,本身就是另外一种方式。

历史上也有,欧洲,包括早期的法西斯主义也是这种方式,这种方式的民主跟权威主义的民主,民主里面也有很多的方式,我是觉得这个可能性不会只有一种,历史是开放的,并不是唯一的一个因素决定的,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自己觉得根据中国的现实来讲,民主是可能性更大的一种。

 
[责任编辑:PN007] 标签:郑永年 政治 公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